國際品牌公司因拒用新疆棉陷入中國國內抵制潮之後,中共官員再次顛倒黑白,警告H&M等品牌別玩政治。

中國作為世界上最具社會主義政治色彩、共產黨領導的國家,中共發言人通常是「施暴者」身份、卻扮演「受害者」角色,把黑的說成白的、白的說成黑的,標榜自己是自由與正義的守衛者。

新疆維吾爾自治區政府新聞發言人徐貴相周一(3月29日)在新聞發佈會上說,新疆棉花根本不存在強迫勞動,美國等西方國家以此為由進行「政治操弄」,其目的是通過打「人權牌搞亂新疆、遏制中國」。

他還表示,H&M等企業應該搞自己的經營活動,不應把經濟行為政治化。

H&M早在3月24日的公開聲明中說,該集團一貫秉持公開透明的原則管理其全球供應鏈,確保全球範圍內的供應商遵守其可持續發展承諾如《經合組織負責任的商業行為準則》,並不代表任何政治立場。

這些外國品牌商因為擔憂新疆存在嚴重的侵犯人權行為——包括強迫勞動和大規模關押維吾爾族人——決定不使用新疆地區的棉花後,無意中被拉入中共國內的抵制風潮。

中共共青團將H&M拉入抵制潮

中共組織共青團3月24日於其微博官方帳號,最早抨擊H&M於去年所發佈之停用新疆棉的舊聲明,說H&M「一邊造謠抵制新疆棉花,一邊又想在中國賺錢?癡心妄想!」該言論引來四十多萬名中國網民一面倒的支持,「滾蛋」、「別指望又吃中國飯,還砸中國鍋」的抵制聲充斥網絡。

H&M同日聲明說,拒用新疆棉不代表任何政治立場;中共官媒《人民日報》旗下「人民日報評論」微博對此稱,「中國網民不會買帳」,並強調「國家利益高於一切」,繼續要求抵制H&M。

緊接著,中國電商平台京東率先下架H&M的商品和店舖,並引發淘寶和天貓等其它平台的跟進。此抵制風隨後蔓延其它品牌,一波演藝界明星也紛紛跟進,與被波及的品牌切割。

過去一周,至少有40位中國演藝界明星取消了與包括H&M和耐克(Nike)在內的一些利潤豐厚的外資服裝品牌的贊助合同及合作。

淘寶、京東等電商平台,甚至是百度地圖和滴滴出行等乘車服務都將H&M的店舖抹去,甚至手機應用程式app也遭Android應用商店下架。

新聞發佈會紡織工人現身 「家裏生活越來越好」

在周一的新疆新聞發佈會上,主辦方還邀請維吾爾族紡織工人現身來講述工作經歷與工作待遇。

來自新疆阿克蘇地區的紡織工人阿麗米熱·吐爾孫在博樂市一家紡織公司上班,她說,公司提供了優質的食宿條件,在博樂市工作後,她每月都向家裏寄錢,家裏的生活也越來越好。

為了抵消國際對新疆維吾爾人的關注,中共政府一直在推廣各類新疆的「微笑」宣傳影片或照片,比如: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在海外社交媒體平台推特上放出的、新疆工廠內微笑工作的工人,傳播「我們的許多生活習慣得到了改變和改善」。

英國廣播公司(BBC)曾在2019年獲准階段性地進入幾個新疆拘留營後,其記者約翰·薩德沃思(John Sudworth)曾這樣寫到:「我們被帶到經過精心修飾的地方,因為衛星圖像顯示,許多安全基礎設施(營地)最近剛被拆掉。」

他還描述了教育營內被拘留者「一成不變的微笑」,那些被拘留者表態說,他們自願接受「思想改造」,並表演編排的音樂和舞蹈,意在給記者留下印象——他們過去是「受極端主義影響」的囚犯、現在在拘留營獲得「重生」。

世界維吾爾代表大會發言人迪里夏提告訴自由亞洲電台,他相信,周一新聞發佈會上的紡織工「證人」是被迫配合宣傳的演員。

他說:「這是一場有計劃、有目的,為對外欺騙所搭的一個政治作秀的舞台,這些所謂的證人,都是中國政府刻意安排的。我確信,這些所謂的證人,如果沒有任何的壓力,他們不會充當中國政府對外宣傳的工具。」

新疆強制勞動 外企需在人權與金錢之間選擇

幾十年來,在華經營的外國公司大都很謹慎,不想給人留下對中國(中共)政府持批評態度的印象,即使受到中共日益增多的民族主義網絡水軍攻擊也都選擇息事寧人。

這次的抵制風是在中國與西方國家的關係跌到了幾十年來最低點的背景下爆發的,在中美阿拉斯加會談不歡而散、美國聯手歐盟、英國和加拿大對4名涉入鎮壓新疆維吾爾族人的中共官員以及1個實體祭出制裁令之後。

《紐約時報》報道說,隨著北京想方設法反駁國外批評,外國公司在中國的地位可能會變得越來越不穩定;而且,為了政治目的顯示自己的經濟實力(恫嚇)是中共當局的慣用做法。

一些國際人權組織說,新疆維吾爾族自治區的拘禁營中關押了至少一百萬維吾爾和其他穆斯林少數族裔。據指控,被關押的人們在營中遭受了酷刑、強迫絕育、性虐待、政治灌輸以及強迫勞動等侵犯人權的行為。

新疆棉花生產中存在的強迫勞動是中共當局打壓維吾爾人的一種方式。美國國會及行政當局中國委員會(CECC)去年就曾在一份研究報告中顯示,新疆地區普遍存在以「再教育營」為載體的強迫勞動現象,其中棉花、成衣面料、製鞋等商品領域為重災區。

美國今年1月還宣佈禁止從新疆地區進口棉花和番茄產品,因為這些產品被控是由強迫勞動生產的。

美國國務院發言人波特譴責中共政府「主導」了這一場社交媒體運動。她說,社交媒體運動和消費者抵制行動的打擊目標是美國、歐洲和日本公司。

「我們讚賞並支持遵守美國法律並確保我們的消費產品不是通過強迫勞動來製造的。」她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