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據美國國防部向國會提交的《2020年中國(中共)軍事與安全發展年度報告》,中共海軍艦隊擁有艦船總數達到350艘,已超過美國的296艘。在過去的30年裏,中共的國防開支實現了兩位數的增長。 2021年達到13,553.43億元人民幣(約2090億美元),年增長6.8%。美中經濟與安全評估委員會說,2021年,中共海軍軍費將從314億美元增至571億美元,增幅達18%,接近中共平均軍費增長率的三倍。

20世紀70年代的051型驅逐艦是當時中共海軍最大的艦艇之一,也不過3,600噸而已,其重砲武器在當時就已經過時。 50年後的今天,其新型055巡洋艦已經能夠與美國海軍老舊的提康德羅加級巡洋艦相提並論,儘管與美軍新型艦艇仍有相當差距,但其發展趨勢已令人矚目。

2012年「遼寧號」航母下水後,中共又完成了第二艘航母「山東號」,目前第三艘航母正在建造中。其最新的航母,計劃將配備電磁彈射及核動力裝置,這些技術的應用將增強航母的遠航能力和作戰水平。中共海軍艦艇規模在短短20年內增加了三倍多,現在仍在以驚人的速度建造水面艦艇、潛艇、航空母艦、艦載戰鬥機、兩棲攻擊艦、核導彈潛艇、大型海岸巡邏艇和極地破冰船。

中國的商業造船能力已居世界第一。根據聯合國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引用的數據,2018年,按噸位計算,中國占據了世界造船市場的40%,遠遠超過佔據25%的世界第二韓國。中國已經具備使中共海軍成為世界體量最大海軍的基本建設能力。

五角大樓指出,中共海軍正在強力推動水面作戰艦艇建造計劃,生產新型導彈巡洋艦、導彈驅逐艦和護衛艦。這些裝備將提升中共海軍的防空、反艦和反潛能力。美國海軍情報辦公室(ONI)預測,到2025年,中共海軍將擁有400艘作戰艦艇,而同期美國的目標是355艘。

數量龐大並不代表質量和真實作戰能力。中共海軍現有裝備包括86艘導彈巡邏艇、49艘護衛艦、53艘巡防艦、32艘驅逐艦、1艘巡洋艦、52艘核動力和常規動力攻擊潛艇、4艘導彈核潛艇、58艘兩棲艦艇以及2艘航空母艦,這些艦船分佈在北部、東部和南部戰區。中共海軍的裝備結構表現為小型艦艇佔主體,大型遠洋艦艇數量少,總噸位小。看上去像一個肚子大,腦袋和四肢萎縮的怪物。

目前中共艦隊總噸位約為180到200萬噸。而美國海軍的總噸位則高達460萬噸。從噸位上看,美國海軍的規模遠大於中共海軍,但中共激進的造艦計劃正在迅速縮小這一差距。

目前,中共海軍的實際裝備水平將其限制在中國沿海附近。由於中共大部份艦船只能近海淺水作戰,其海軍協同作戰能力會隨著距離的增加而減弱,在第一島鏈以外的實戰能力並不大,但隨著後續裝備的加強會有所增加。從發展趨勢看,中共的興趣已經跨越第一島鏈,邁向第二島鏈和整個印太地區,以致在某些情況下發展全球範圍的進攻性作戰能力。

相比之下,美國海軍的真正優勢在於其成熟的航母作戰群和先進的兩棲攻擊艦。美國擁有11艘10萬噸以上的核動力航空母艦,同時還有兩艘具備電磁彈射系統的10萬噸級核動力航母在建。而中共的兩艘6萬噸級柴油動力航母只能在近海活動,遠涉西太平洋都難,更不用說全球範圍的力量投射了。儘管中共海軍有艦艇部署到印度洋、地中海及北大西洋的俄羅斯北部港口,但數量有限,頻率不高。

中共海軍低端艦隊擁有137艘導彈巡邏艇和護衛艦,但其綜合噸位還比不上一艘美國航母。美國擁有的導彈驅逐艦和巡洋艦比中共多得多。美國海軍的50艘潛艇全部為核動力潛艇,而中共的62艘潛艇中只有7艘核動力潛艇。美國水面艦艇擁有9000多個垂直導彈發射單元,而中共只有1000多個。以兵力而言,美國海軍的規模更大,現役人員超過33萬人,而中共海軍是25萬人。

國防戰略分析師邁克爾·奧漢隆(Michael O'Hanlon)認為,問題不在於艦艇的數量多少,美國的艦艇一般要大得多,能力也更強,美國海軍的噸位是中共海軍的兩倍。雖然中共擁有相當數量的短程柴油動力攻擊潛艇,但美國在航母空中力量、遠程攻擊潛艇的質量和數量上都遠遠超過中共。

美國海軍在70多個國家和地區保持近800個海外軍事基地,其中相當部份分佈在印太地區。美軍在日本和韓國的軍事基地數量分別為124個和83個。美軍在東南亞地區也有大量可用軍事基地,特別是新加坡樟宜海軍基地可為航母提供補給,是美國海軍在南海區域軍事存在的重要依托,使美軍在西太平洋和南海的軍事行動不會因為遠洋作戰而受到任何牽制。因此中共海軍在近海作戰中,並不佔有地理優勢。

中共海軍的另一個致命問題是戰場上的指揮與控制。大家知道,現代戰爭不是單一兵種的對抗,海戰也不只是海軍之間的作戰,還涉及到太空、網絡、通信、情報以及聯合戰場信息的指揮與控制等等。這是一個龐大、複雜、敏感且瞬息萬變的作戰體系,與中央集權控制體制格格不入。指揮與控制的區別在於決策層對作戰單位的微觀管理程度。隨著中、美在西太平洋地區發生軍事對抗的可能性日益上升,這種作戰理念上的區別可能成為決定戰爭勝負的關鍵。

一般說,中共軍隊遵循的指揮模式是自上而下的命令形式,中共講究下級服從上級,絕對服從命令聽指揮。蘭德公司的分析指出,2016年,習近平對中共軍隊進行了影響深遠的重組,旨在確保中共對軍隊的完全控制,包括對軍隊指揮系統的掌控。軍隊為了表示對中共的忠誠,就必須堅決服從和執行中央的指揮控制,由此而來的僵化的作戰體系,會成為中共艦隊的巨大負擔,特別是新組建的航母戰鬥群。蘭德公司認為,中共不會容忍一個擁有更高獨立決策權的海軍。

當然,中共海軍還沒有成熟的航母戰鬥群指揮官,也不具備在現代聯合作戰環境下指揮不同軍艦和飛機的經驗和能力。中共在來不及消化現代戰爭作戰形態的情況下,加速購置組建航母戰鬥群,導致裝備的發展比掌握作戰方法和建立指揮體系的速度還要快。

相比之下,美軍則遵循較為寬鬆的指揮與控制概念,人們稱之為「任務指揮」,即高層設定目標,然後由具體作戰單位設法完成。蘭德公司的研究表明,後者更適合高科技海戰。海上「任務指揮」使作戰單位能夠在實戰中更好的發揮作用,導致更快、更有效的結果。特別是遠程導彈和電子戰系統的複雜作戰環境,進一步強調了「任務指揮」的重要性。

現代戰爭中,即使小型戰艦也配備打擊數百英里外目標的能力。同時,電子干擾、電子偵查、太空與網絡作戰,使戰場信息複雜多變。這就要求年輕的基層軍官必須具備獨立決策的能力,使「任務指揮」的概念越來越重要。相反,中共正在試圖加強對部隊的中央控制。

美國海軍的行動越快,中共海軍的反應就會越慢,因為被中共決策層遙控的艦隊指揮官將難以跟上作戰的節奏。中共的問題就是美軍的機會,美軍可以利用「任務指揮」的優勢,建立適合美軍的戰爭規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