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月6日,數百名溫哥華的香港移民自發聚集在列治文Brighouse天車站外舉行集會遊行,聲援47名被香港政府非法逮捕的參與泛民立法會初選的人士。

下午2時,遊行的人群從天車站出發,途徑列治文市府大樓,人們手舉港英時代的香港米字旗、加拿大國旗等旗幟和各種標語橫幅。一路高喊:「光復香港,時代革命!沒有暴徒,只有暴政!」 等口號。與此同時大溫民眾組織的退黨遊行車隊鳴笛呼應,場面熱烈。志願者們在現場發起簽名行動,呼籲港府放人,並幫助香港612星火基金籌款,用以營救被捕人士。

2月28日,中共和香港政府逮捕並控告47名參與去年泛民立法會初選的人士。罪名是在北京通過強加香港的國安法中的「顛覆國家政權罪』。被告人士中有已在獄中的黃之鋒,有正在流亡的許智峰,張崑陽。

香港移民:港人依然在痛苦中

參加遊行的Canny在香港移交主權前隨家人移民加拿大,之後回流香港工作,最近又回流加拿大,屬於「回回流」的一批。她說:「我們對這一次它突然間抓了47個參加初選的議員,也不是只有議員的,就說參加初選的人,我們感到很憤怒。因為它其實基本上就是毀滅了香港的法制,令香港僅有的法制精神都沒有了。可以說它基本上已經將香港摧毀了。」

「我們在這裡遊行,希望可以得到大家的關注。希望在外國的,在外地的大家都可以支持香港的人。同時希望可以喚醒世界各地的人覺醒,讓他們知道,其實香港依然有很多人在痛苦中。有47個人無緣無故的被抓了,我們很希望可以釋放他們。」

Canny希望通過遊行集會等形式,告誡中共政府立即釋放那些無辜的人。「我不會叫他們政治犯,因為他們沒做錯甚麼,他們不是犯人,他們是無辜被抓了的人。」

參加活動的志願者中,有不少年輕人,也有白頭老人。Canny說: 「 我相信這裡應該有幾百人啊,因為在香港現在已經沒有這些活動了。我自己也是剛剛從香港回流回來不太久,大概半年左右。但是自從2020年,其實是自從香港立了《國安法》以後,基本上也沒有這些活動了。連「擺街站」都不允許了,更加不要說搞遊行了。「擺街站」簽個名都會被抓的,也沒有人夠膽再做任何事情了。但是我們不想因為這樣被人遺忘,以為香港沒事了,以為香港人沒事了,香港回歸和平了。」

她認爲,香港政府正在秋後算賬,「其實現在香港政府正做著去抓參與過的人,逮捕他們,隨便安一個罪名給他們。還有很多很不公義的事情正在發生著。在香港有很多人都已經離開了,或者是真的怕了,不敢再出來了。所以就好像沒有聲音了一樣。我們很希望在外國,我們可以做到喚醒大眾的注意。其實香港依然有很多事情發生著,甚至比以前更差。在2019年,它就用暴力打香港人。但是現在它是用政治,它們用所謂的「法律」來抓香港人。抓走所有不同聲音的人,讓他們滅聲。」

她表示,「希望多些人可以覺醒,香港依然是一個很水生火熱的地方。不要以為過了2019年以後香港就好像已經處於平淡了,已經回歸和平了。其實不是的,從去年到今年都有很多人被抓了。」

為聲援香港手足,3月7日溫哥華支聯會將在溫哥華 Granville 街中領館前舉行快閃集會,抗議港版228政治大迫害,並譴責中共在香港實行的政治迫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