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來以自由著稱,被譽為「東方明珠」的香港,在2月28日發生了港府以誘捕方式,對民主派議員進行了大抓捕,令香港瞬間「色變」。3月1日港府對議員們開庭審理的當天,香港《紫荊》雜誌3月號,刊登了中共港澳辦主任夏寶龍一周前(2月22日)在港澳研究會的講話全文。文中打臉鄧小平,從新定義「愛國者」標準,宣佈五類「非愛國者」不得「染指任何公權力」,而且還將對他們實施「嚴懲」。這篇講話洩漏了香港這次大抓捕的始作俑者就是中共。

劉慧卿提早預言香港「色變」  

一個國家或一座城市,如果被邪惡勢力入侵佔領,通常都會被形容為「淪陷」,或「色變」。這次對民主黨議員的大抓捕,驗證了香港在中共管制下,已經變成了一座紅色恐怖城市。

一名中共紅三代,去年在網絡節目「路德訪談」中表示,中南海的老領導們告訴她,中共「要讓香港一天天地亂下去,一天天地爛下去,然後變成一個普通的中國城市。」

民主黨前主席劉慧卿,在大抓捕三天前,即在2月25日,聽聞港人申請BNO人數超過申請特區護照人數時,對《蘋果日報》表示:香港「勢色唔對」(香港色變,形勢不對頭),「港人驚(怕)呀」。當28日發生了對民主派議員大抓捕事件後,回過頭來看,劉慧卿這句話竟然變成了一個超準的「預言」。

香港民主派於去年7月舉辦初選,旨在確保初選獲勝的參選人能夠在九月立法會選舉中取得過半席次。時隔半年後,香港警方今年1月6日在全港大搜捕,拘捕了包括47名議員在內的50多名泛民主派人士,指控他們去年舉辦的初選,意圖使行政長官下台、癱瘓特區政府,犯下「港版國安法」中的「顛覆國家政權罪」。2月28日又用誘捕的方式,把議員們通宵扣押,第二天直接送上法庭。

對此,泛民人士Sophie Max發推說,「香港民主運動的主要聲音現在或者被打入監獄、或者流亡,或者被控顛覆罪」。

英國管治下的「東方明珠」,在主權轉移給中共只有二十多年,就黯然失色。許多時評人士和港民,在網上怒罵中共用獨裁和暴政,活生生扼殺了香港的自由和港人創造的令世界矚目的經濟奇蹟,把香港變成了一座紅色的大陸城市。他們把林鄭月娥和港府官員罵為「狗官」,指控他們「參加賣港、 毀港、滅港大比賽,用迫害香港人來邀功領賞賜。」也有人批評中共獨裁專政,根本無能管理好香港這個「原本活在自由普通法的城市」。

而歐洲聯盟在2月28日指出,港府的「這一指控的性質清楚無疑地表明,香港從今以後已不容忍合法的多元政治的存在。」

3月1日的庭審,歐盟、英、美、德、法、荷、加、澳洲等國分別各有代表到場等候入法院旁聽。歐盟駐港辦事處副主任韋理斯表示,到場是希望表達歐盟持續關注這一事件。

香港中西區區議員梁晃維2月22日對自由亞洲電台說,早在去年他參選立法會被DQ時,「其實都已經知道這是一個剝奪政治權利終身的情況。」當局肯定會有更多不同原因,去阻止支持民主自由的港人參政,預料將來民主派仍能參選的機會不大。因此自己無意再參選,並指對選舉制度沒有任何期望。

他說,已經感覺到中共「不打算給予民主派機會繼續進入體制內抗爭。」「而夏寶龍所講的『愛國者治港』,只是找一個所謂好聽的原則,將民主派完全排除於香港選舉之外。」

擺林鄭月娥上祭壇

警方指控民主黨議員的其中一個罪名,稱他們意圖使行政長官下台、癱瘓特區政府,犯下「港版國安法」中的「顛覆國家政權罪」。

香港特區政府2019年推動修訂「逃犯條例」,引發香港1997年以來香港最嚴重的政治危機,二百萬人上街「反送中」,中共政權終於不顧保障香港「一國兩制」司法獨立的承諾,於2020年6月底取代香港立法會,強行通過「港版國安法」,制定四大罪名:顛覆罪、分裂罪、恐怖主義罪、勾結外國勢力罪。而夏寶龍的講話,表明中共將進一步改變香港的選舉制度。  

夏寶龍在講話中說,不允許「非愛國者」佔據行政、立法、司法等職位,限制和干擾行政長官行駛權利和執行中共的命令。他首度提及,知道有人呼籲對參與香港管理的公職人員要嚴格審查把關,認為這是很值得重視的建議。  

立場新聞在周二(3月2日)刊登了前社區主任顧書維在其個人面書發表的文章:《何不直接改以人大、政協取代兩級議會?》,文中提到,「其實選舉二字,在中國來說,有選賢舉能之意,不過中國共產黨(中共)的管治下,大多數賢能都只落得倉皇出走、鋃鐺入獄的下場。」

文章嘲諷北京和港府,要把「反對中央」的聲音從議會中撲滅,針對特首產生辦法及立法會選舉的改革作出「裁決」,如此費煞思量,何不直接利用協商、委任等形式決定下任特首人選呢?政協們還可以擔任被視為「諮詢架構」的區議會議員,再安排一堆政治閒人,包括全國政協副主席前特首梁振英成為十八區區議會議長,不就是最好方案?

顧書維說,當然,如此一來,會讓所有人看到「這個被鄧小平誇下海口的『一國兩制』,是如何欺騙港人,是到如今是何等荒謬諷刺。」在世界各國看在眼裏,如此改制後的立法會,形同香港市人民代表大會。而這樣的香港,怎不教人哀痛?

香港是世界金融中心,也是世界級大都市,香港的「一國兩制」,是中共一黨專政的一面遮醜布,也是中共與世界各國打交道的一扇門面和橋樑。但是,香港的「一國兩制」,也是插在中共眼中的一顆釘子,港人可以批評中共各種弊端,這裏有思想自由,各種學說林立,也有宗教信仰自由,特別是中共在大陸殘酷迫害的法輪功學員,在這裏可以公開合法的煉功和舉辦各種講真相活動,此種自由國家公民的正常活動,卻被中共視為眼中釘,恨不得除之而後快。

中共也知道公開破壞香港的自由,破壞「一國兩制」會受到國際社會的嚴厲譴責和制裁。而這次,夏寶龍以「意圖使行政長官下台、癱瘓特區政府」的罪名抓捕民主黨議員,等於把尋求連任的林鄭月娥擺上祭壇,將來一旦國際社會的反應強烈,那就犧牲林鄭月娥,讓被港人叫作「加速婆」的林鄭承擔責任,為中共當替罪羊。反正林鄭與魔鬼做交易就是要付出代價的。

打臉老鄧的何止夏寶龍

據《壹周刊》2月14日刊文引述大陸維權人士指出,夏寶龍是一名宗教殺手,靠拍馬屁,靠給習近平擦鞋上位,講話必提習近平。

公開資料顯示,夏寶龍2003年起長期在浙江省工作,曾經是時任浙江省委書記習近平的副手,並於2012年被提拔擔任浙江省省長和中共十八大中央委員,而且,同年底被火速提升為中共浙江省委書記,成為浙江省第一把手。

夏寶龍在2017年的一次公開演講中說,他最大的政治抱負就是把「習近平在浙江工作時作出的一系列戰略決策部署,在浙江大地落地生根、開花結果」。拍馬屁到毫不掩飾的地步。

夏寶龍擔任駐港辦主任一年來,一直非常低調,2月22日是他第一次公開露臉講話,按照每次講話必提習近平的習慣,他把習近平2013年在俄羅斯莫斯科的演講中,提到的「鞋子合不合腳」,加到了自己的講話稿中。

夏寶龍講話中代北京宣旨,為「愛國者治港」定下新標準就是「愛國要先愛社會主義,愛社會主義要先愛中共」,列出「新黑五類」非愛國人士以及涉違「港版國安法」、曾搞公投者等在內的人,不允許他們佔據行政、立法、司法等職位。他宣稱,在選舉制度問題上,要堅信符合香港實際情況、有利於維護國家安全,和保持香港長期繁榮穩定的選舉制度,就是最好的制度,直言:「鞋子合不合腳,只有自己穿了才知道」。

夏寶龍在講話中,對所謂「愛國者」的從新定義,被外界認為打臉鄧小平,否定了鄧小平在中英談判過程中對愛國者的定義。

據香港資深記者程翔介紹,香港的主權移交之前,香港人非常牴觸讓中共獨裁政權管治香港。中共對此十分清楚,因此中共和鄧小平向國際社會製造了一個又一個泡影,從「一國兩制」、「五十年不變」,到「港人治港、高度自治」等等,其中也包括了鄧小平對「愛國者」的定義:只要求他們愛祖國、愛香港,不管他們相信資本主義,或者相信封建主義,甚至相信奴隸主義都是愛國者。

據雅虎2月22日報道指出,中共人大常委譚耀宗肯定夏寶龍的講話「是全面展示習近平講話精神,將愛國者的要求講清楚。」

夏寶龍本來是要拍習近平的馬屁,卻不小心洩露了,原來,打臉鄧小平的,是在中共政府的領導下幹的。也讓外界進一步聯想到,這次對民主黨議員的大抓捕,公開破壞「一國兩制」,有沒有總書記的「親自部署」?至少,夏寶龍和林鄭月娥一定要得到中共的首肯在先,才敢如此不顧一切膽大妄為。

提「高跟鞋」拍馬屁扎出一排血窟窿

2013年3月,習近平上任後的第一次外訪,選擇到俄羅斯。在莫斯科發表演講中,他為中共的獨裁製度作出辯護。他說:「我們主張各國和各國人民共同享受尊嚴,鞋子合不合腳穿著才知道,一個國家的發展道路,只有這個國家的人民才知道。」

習近平的首次出訪就用「鞋子」公開告訴全世界,一黨獨裁專政,最合中共的腳。但是他的講話惹怒了許多大陸網民,網民們冒著被抓的危險,在網上講出自己的心聲。

據自由亞洲電台報道,大陸網民們說,「一國人民連說話都缺乏自由,談鞋子合腳是不是過於奢侈了。」

有網民留言說,「某男子腳下的鞋子不合腳,準備換,它們說你一個人不能代表人民,人民覺得這個鞋子很合適。他說,那全民公決下吧,看看大家對鞋子有甚麼感受。因為這句話,他被判刑了。」

有人更批評說,「你讓你的家屬在那邊穿合腳舒適的好鞋子,卻強迫我們穿不合腳的破鞋。」

「弱弱的提問下,這鞋子我不合腳怎麼辦?是給我換鞋子,還是削我的腳?」

「儘管腳已被硌的血肉模糊,而自己根本不能表達對『這只鞋子』的感受!」

「如果你說得太多,他們就會給你安個罪名把你關起來。」

「建議習近平把現在的高跟鞋改成拖鞋,高跟鞋看上去漂亮風光,但經不起走幾步,拖鞋雖然不雅,但絕對自由舒服。」

現在,中共又要把不合腳的鞋子,硬是套在香港人的腳上,「港版國安法」和港警的暴力執法,給香港製造出前所未有的恐懼感,令港人紛紛尋求移民他鄉,帶上資產遠走高飛。

西方國家一直誤以為,只要讓中國的經濟發展起來,中國人富裕起來,中共就會放棄獨裁專政制度,轉而實行西方民主制度,因此幾十年來一直在經濟上對中共讓步和開綠燈,其中包括讓中國加入世貿組織等。幾十年後的2013年,中國已經發展成為超過日本,僅次於美國的世界第二大經濟體。那個時候外資爭先恐後的湧入中國。可見當時中國的經濟成績,並不是中共有能耐,而是西方國家的支持和幫助之下達成的。

當2016年特朗普擔任美國總統後,美國改變政策,採用「美國優先」的政策,中美開始了貿易戰,中共因為不講信用,多次毀約,特朗普政府被逼出台更加嚴厲的政策,以維護美國利益,例如增加關稅,使得大陸境內的外資企業紛紛離開,轉移到東南亞地區。隨著外資的撤離,工廠關閉,大量工人失業,中國的經濟受到重創。

中共和習近平為此提出了各種各樣的口號,比如「六穩」、「六保」等等,但是都無濟於事。連一直以來下金蛋的香港,2020年的經濟萎縮竟然超過負值百分之六,林鄭甚至公開央求中共提供優惠政策,讓香港依靠大鵬灣經濟圈求生。

眼下習近平正在尋求第三次連任,他必定要拿出成績單才能擊敗政治對手,獲得連任的資格。夏寶龍在北京公開演講一周後,林鄭政府就大肆抓捕民主黨議員,撕掉中共「一國兩制」的偽裝,令中共成為世界各國譴責的標靶。習近平交出這樣的「成績單」,會不會變成對手攻擊他的子彈呢?

無論如何,夏寶龍提著「社會主義一黨專政」這只高跟鞋,既不合中國人的腳,也不合香港人的腳,而且已經被全世界唾棄,也是中共執政無能的標誌。那尖尖的鞋後跟,扎的馬屁一個一個血窟窿。自稱「偉光正」的中共一旦追究責任,夏寶龍和林鄭月娥,誰先被雙規落馬呢?中共為了保命,總書記也是可以隨時丟棄的棋子。

讓我們拭目以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