緬甸局勢動盪,亞太利害相關各方有無良藥協助緬甸走出政變危機成為關鍵,但英國廣播公司(BBC)一篇專文認為,美、中等國目前能做的有限,緬甸問題將是極為複雜的外交遊戲。以下是中央社引述專文所做的報道: 美、中與聯合國均非明燈

緬甸這場危機發生在拜登政府上任之初,此時拜登政府剛開始制定理應標榜民主價值的亞太新路線,並與東盟(Asean)10國等區域夥伴攜手合作。

美國對亞太的影響力已衰退不少,遠不及1990年代上一次對緬甸祭出廣泛經濟制裁之時;何況即使90年代的制裁對緬甸經濟造成重擊,仍難以影響當時緬甸軍政府的決定。

至於如今比較有限的針對性制裁措施,只為了對付直接涉入政變的人物及軍有企業,同樣難以改變緬甸軍方的盤算。

中國看似緬甸政變贏家,實則不然。眾所周知,中方與昂山素姬旗下的全國民主聯盟政府打交道比較適意,雙方關係也有所改善。

但與難以預測的軍政府打交道則不然,因為緬甸軍方對中方的影響力抱持源於歷史的深度不信任感,尤其在涉及緬甸北部武裝叛亂團體問題時更是如此。

但北京疑暗助軍政府政變的觀感,激起示威群眾的反中情緒,迫使北京出面闢謠,否認幫軍政府建置網絡防火牆或協助打壓示威。

至於聯合國與緬甸的接觸更是失敗紀錄一籮筐,1988年緬甸民主運動以來的幾次聯合國特使與推動民主任務均告失敗,歷次的聯合國人權問題特別調查員的報告,成果也大多有限,當地的聯合國常駐機構對2017年洛興雅危機沉默以對更是引發爭議。

東盟難發揮 印尼斡旋以失敗告終

東南亞國家協會的慣例是決策時採共識決,且不干預彼此內政,緬甸作為成員,讓東盟處理起緬甸政變危機時,挑戰性特別高。

東盟在緬甸政變上口徑已然不一,泰國、越南、柬埔寨,甚至曾在人權與民主上最自由的菲律賓,對政變都不願直接批評而稱之為緬甸的國內事務。

緬甸最大外來投資的新加坡算是批評分貝最高的東盟國家,但也只是表達「嚴重關切」,以及稱對示威者動用致命武器「不可饒恕」。

印尼是個多民族大國,也與緬甸一樣經歷過殖民統治,軍方在國家建構上扮演核心角色,而印尼有時還被緬甸軍方視為楷模,理論上本應最能提供解方。

但已擔任外長一職6年多,4年前曾積極設法要解決洛興雅危機的印尼外長蕾特諾(Retno Marsudi),是區域內經驗最老到的政治人物之一,看似能提供最佳解方,但最後仍無疾而終。

極為複雜的外交遊戲

緬甸示威者認為,折衷方案無疑是接受軍政府這次推翻去年11月大選,只會鼓勵軍政府日後對選舉不滿又可發動更多政變。

BBC專文認為,儘管有諸多問題,東盟仍是唯一能與緬甸溝通的管道,供軍政府與外界傳遞訊息並聽取彼此想法。

雖然西方施加的制裁當下,難以撼動軍政府,但未來取消制裁,仍可當做勸使軍政府緩和對內鎮壓的談判籌碼。亞洲鄰邦對緬甸的交往行動若能與西方施加的制裁妥善配合,未嘗不能促成正面的結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