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總統將如何處理中國事務?美國對中共被指控建立奴隸和酷刑營的立場是甚麼?

拜登將如何阻止北京竊取美國的就業機會和知識產權?美國會如何阻止中共入侵台灣?

目前,新政府沒有任何應對中共的具體政策聲明。特朗普總統把與中共脫鉤作為其指導政策,而拜登政府沒有提出這樣的總體政策概念。

鑒於拜登政府的對華政策遲遲沒有出台,大家也只能猜他們的做法。不過,如果可以從拜登最近的政府任命看出點端倪,那就是美國的政策可能會比上屆政府更加妥協。

與中共的聯繫

幾位內閣成員與中共保持親密關係或者至少是重要聯繫,這當然包括拜登本人。更有幾位白宮官員和中共走得太近,實在令人擔憂。

例如,賀錦麗的丈夫道格拉斯‧埃姆霍夫(Douglas Emhoff),據說他通過以前的律師事務所與中國有長期的商業關係。據《國家脈動》(National Pulse)報道,與該律師所合作密切的中國企業都與中共有關聯。這是很不幸的。現在既然賀錦麗當上了副總統,來自她丈夫或其中共聯繫人的任何影響都會糅雜到政府決策裏去。

國務卿安東尼‧布林肯(Antony Blinken)也可能有問題。

據《華盛頓自由燈塔報》(Washington Free Beacon)報道,布林肯是WestExec Advisors諮詢公司的合夥人。這家諮詢公司,在「不危及五角大樓資助的研究經費」的前提下,幫助美國大學從中國籌集資金。人們可能會想,偷偷繞過美國的國防法規,吸引中共的資金進入美國高等教育機構是破壞規矩的行為,但這對拜登來說顯然不是。

伊利‧拉特納(Ely Kahl)是一位資深的東亞問題專家,在被任命為五角大樓的中國問題首席顧問之前,曾擔任新美國安全中心的執行副總裁和研究主任。拉特納是拜登的長期助手,也曾與布林肯在WestExec共事,這不一定是巧合。這就可能有問題了。

還有科林‧卡赫 (Colin Kahl),是拜登的國防部副部長人選。卡赫是史丹福大學弗裏曼‧斯波格利國際問題研究所 (Freeman Spogli Institute)的高級研究員,該研究所與北京大學關係深厚。據《自由燈塔》報道,北京大學黨委書記就是前中共間諜頭子邱水平(北京市國家安全局黨委書記),與美國的間諜案有關。

值得注意的是,《自由燈塔報》指出,澳洲戰略政策研究所嚴重警告與北京大學合作的「高風險」,因為北京大學與中共軍方關係密切。同樣的,像卡赫這樣身居要職的名人,又與中共的關係密切,很容易讓人懷疑他的判斷力。但拜登政府沒有這樣想。

琳達‧托馬斯-格林菲爾德(Linda Thomas-Greenfield)是國務院的元老,也是拜登挑選的聯合國大使人選,她與中共的關係也值得懷疑。她曾擔任奧爾布萊賴石橋集團(Albright-Stonebridge Group)的高級副總裁,該集團是一家全球商業戰略和商業外交公司,在中國設有辦事處,其領導層包括一位「前中共政府高級官員」金立剛。

多元化和群體思維?

這個團隊是拜登任命的政府成員的代表,他們將負責制定統一有效的對華政策。雖然性別種族各異,但從意識形態上看,他們似乎更一致。

每個人都是同樣的立場,這可不是好事,因為這容易助長群體思維。政策會議變成了互相點頭同意,從類似的政策目標和事件解讀出發,得出同樣的假設和分析。當外交政策不僅是實現目的的手段,而且本身就是目的時,這就更會構成重大風險。

外交重於結果?

在拜登生活的時代,美國是世界超級大國是無可爭議的事實。這種對美國實力默契的理解使得美國可以充份地發揮外交手腕,不必開口,而對手已是心知肚明。

這個時代快結束了,尤其在和中共打交道的時候。北京的盤算可不是與美國分享權力,而是取代美國。

但拜登明白嗎?他的顧問們明白嗎?

或者他們認為與北京的關係會給他們帶來某種外交優勢?很可能是這樣,尤其是考慮到拜登政府標榜自己比上屆政府更聰明、更老練。

但是,拜登政府與中共不同尋常的金錢往來真的會給美國帶來好處?還是會導致過度依賴短期的外交姿態,將美國的力量拱手讓給北京,而不是採取對抗中共的具體行動?

在國內和國際政治上挑戰中共都不容易。比如,回想特朗普政府在與中共打交道時,很少依靠微妙的外交辭令。相反,特朗普靠的是用強硬的貿易政策把中共拉到談判桌上。儘管如此,他還是在國內外受到嚴厲批評。

和之前的奧巴馬一樣,拜登的做法基於過時的假設和多邊全球主義目標,而不是更關注美國的利益。這可能是華盛頓沒有宣佈任何應對中共政策的原因。看來,拜登最大的挑戰很可能是在對美國不利的對華政策方面隱瞞或誤導美國公眾。

原文:Will Biden Really Stand Up to China?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作者簡介:

詹姆斯‧格里(James R. Gorrie)是《中國危機》(「The China Crisis, 2013年Wiley出版社出版)的作者,在自己的網誌(blog)和網站TheBananaRepublican.com寫作。現居南加州。

本文只代表作者觀點,不代表《大紀元時報》的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