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中共循例發佈中央一號文件聚焦三農,同時針對中共此前宣佈「如期全面完成脫貧攻堅目標」一事,強調要設立5年「過渡期」。專家認為,農村問題積重難返,不改革土地集體所有制度就只能隔靴搔癢。

中共授權新華社21日發佈的中央一號文件,比往年更加強調糧食安全問題,要求中國各省在2021-2025年期間提高糧食產量。擴大稻穀、小麥、粟米三大糧食作物完全成本保險和收入保險試點範圍,支持企業融入全球農產品供應鏈。

中共農業農村部部長唐仁健22日在新聞發佈會上稱,隨著人口增長,特別是消費的升級,中國糧食需求還會有剛性增長,再加上外部形勢的不確定性、不穩定性也明顯增加。所以在糧食安全問題上一刻也不能掉以輕心。

疫情持續蔓延之下,全球瀕臨50年來最嚴重糧食危機,糧食安全對十幾億人口的中國是重中之重。

2020年,中共高層多次提到糧食安全問題。習近平也曾下令要制止中國的餐飲浪費。中共黨媒也曾刊發中聯部原副部長周力的文章,提醒要做好全球性糧食危機爆發的準備等。同時中共要求各地農民「退耕保糧」,也顯示糧食危機嚴峻。

中央一號文件還要求對擺脫貧困的縣,從脫貧日起設立「5年過渡期」,健全防止返貧和幫扶機制;實施脫貧地區種養業提升行動,深化拓展消費幫扶;持續做好組織勞務輸出工作等等。

文件還稱,「民族要復興、鄉村必振興」,主要目標包括:2021年農業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深入推進,糧食播種面積保持穩定、產量達到1.3萬億斤以上等等。 

唐仁健在22日的新聞發佈會上將其總結為「兩個決不能」:鞏固拓展脫貧攻堅成果和糧食安全決不能出問題。

習近平在去年12月年底的中央農村工作會議上也曾直言,目前最艱巨最繁重的任務依然在農村,最廣泛最深厚的基礎依然在農村。

美國的中文政論雜誌《北京之春》雜誌榮譽主編胡平告訴自由亞洲,中央一號文件就是強調兩個大問題,一是糧食緊平衡,並不寬裕;一是鄉村振興,反而表明農村現在存在很多基本的嚴重問題,和中國的經濟發展戰略有直接關係。

去年底中共宣佈如期脫貧。不過外界對所謂貧困縣清零一事不相信,諷刺說:「你願意幾時清零就幾時了,反正媒體是你們的」。

在中共宣佈全面完成脫貧攻堅目標後,中共國務院扶貧辦於2021年變身成為「國家鄉村振興局」,新的領導人夏更生、洪天雲,綜合司司長蘇國霞大多是扶貧原班人馬。

胡平表示,中共的扶貧成果相當脆弱,這次以鄉村振興繼續新瓶裝舊酒,「就是原班人馬,面臨同樣的問題,農村的狀況不會因為中共做了一聲宣佈馬上變樣。它只要在數字上做手腳或者臨時給貼補,看上去就達到目標。」

中共官方發佈的農村發展報告預測,到2025年,從事農業人員比重將下降到約20%。鄉村60歲以上人口比例將達到25.3%,約為1.24億人。

長期研究中國農村問題的美國三一學院經濟系終身教授文貫中說,農村問題積重難返,如果最終不解決土地集體所有制和戶口制度,就只能隔靴搔癢,農村人口就免不了共享貧窮。

去年中共如期宣佈脫貧後,一位體制內官員對希望之聲說,中共脫貧主要有四大戲法:一是全面降低脫貧標準線;二是脫貧數據全面造假;三是「突擊慰問全民脫貧」,臨門一腳,沒辦法只能給他送錢;四是「野蠻封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