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月9日,美國參議院投票後授權對前總統特朗普進行彈劾審判,駁回了被告所稱的,因為特朗普現在是普通公民,所以參議院沒有彈劾審判他的管轄權的說法。

在4個小時的時間裏,眾議院彈劾案經理和特朗普的律師提出了支持和反對進行彈劾審判,以及它是否符合憲法的問題的論點。最終,44名共和黨參議員投票贊成取消彈劾審判,因為這個彈劾是非法的。但這距離終止彈劾審判所需的多數票還差7票。

首席彈劾經理,民主黨眾議員傑米·拉斯金(Jamie Raskin)表示,因為特朗普已經離職而取消彈劾審判將創造一個總統職務的「一月免責」(January exception)。因為未來的總統在此期間都可以濫用權力,而不用擔心被定罪和被禁止在未來擔任公職。

拉斯金說:「如果你在擔任總統的第一年,在擔任總統的第二年,在擔任總統的第三年,在擔任總統的第四年的絕大多數時間裏,要是犯了罪,那就是犯了罪,但你可以在任期的最後幾周突然去犯罪,卻根本不用面對任何憲法問責。這將創造一個全新的相對於美利堅合眾國憲法的總統『一月免責』。」

特朗普律師之一布魯斯·卡斯特(Bruce Castor)認為,「一月免責」的說法是無稽之談。

他說:「如果我在眾議院的同事真的認為特朗普總統犯了刑事罪… … 那麼在他下台之後,他們就會立即去逮捕他。因此,美國的總統不可能在任期結束的一月份肆無忌憚,然後還逍遙法外。司法部知道如何對其處置。」

卡斯特還指出,那些闖入國會大廈的人都並沒有被指控與總統密謀。

科羅拉多州民主黨眾議員喬·內古斯(Joe Neguse)引用了美國參議院歷史上的兩個先例,其中包括彈劾陸軍部長威廉·貝爾納普(William Belknap)。當時貝爾納普辯稱參議院不能審判自己,因為他已經在彈劾投票開始的幾分鐘之前辭職了。內古斯指出,當時的參議員對這一說法感到憤怒,經過商議,投票決定繼續對他進行彈劾審判。

內古斯說:「貝爾科納普案是一個明確的先例,參議院必須繼續進行這次審判,因為它此前曾駁回了審前辭職的理由,確認其對此擁有管轄權,並開始考慮案情本身的是非曲直。」

辯方在一份審判備忘錄中對此評論說,貝爾納普的案子對此案不適用,原因之一是他並非總統。

特朗普的律師大衛·舍恩(David Schoen)辯護稱,彈劾審判應被立即駁回,因為眾議院沒有經過正當程序就對特朗普展開彈劾。眾議院在沒有聽取證人證詞、出示證據或允許委員會審議的情況下就投票決定彈劾總統。他指出,考慮到民主黨人在通過彈劾條款後,推遲了12天才向參議院提交彈劾條款,他們倉促推進彈劾程序的理由是行不通的。

捨恩說:「眾議院領導層單方面、自願等待了12天,才把這個彈劾條款提交給參議院,開始審判程序。換句話說,眾議院領導層扣押這一彈劾條款的時間,要比之前通過這一條款的整個過程所花的時間都要多。」

另一位彈劾案經理人、羅德島民主黨眾議員戴維·西西林(David Ciciline)表示,眾議院的正當程序沒有必要,特朗普將在參議院獲得正當程序,他將有機會對證據作出回應,並有機會出庭作證。

雙方在演講中都使用了影片剪輯。拉斯金播放了一段人群衝進國會大廈的延長片段,其間穿插了特朗普同時發表的演講以及大廈內部的進程。影片顯示,當另一群人突破國會大廈外圍時,特朗普還在步行需要30分鐘距離以外的地方,對著他的聽眾人群發表講話。

舍恩播放了一段民主黨政客從2017年初開始就一直要求彈劾特朗普的影片。他指責民主黨純粹為了黨派目的利用了彈劾。並警告說,如果彈劾審判繼續進行下去,將為未來的立法機構建立一個先例,即可以根據當前多數黨派的單方面願望,去審理前任官員。

捨恩說:「根據他們的非憲法支持的理論,以及對憲法文本的惡性解讀,如果任何當選眾議院議員的黨派團體認為,曾經被認為對國家有重要貢獻的東西現在應該被取消,那麼,每一位曾經服務過公職的文職官員,都有遭到彈劾的風險。」

首席彈劾經理、民主黨眾議員拉斯金在開場白的最後,動情地向參議院描述了他的家人在1月6日的痛苦經歷。當回憶起自己已經成年的女兒告訴他,她再也不想去國會大廈時,他顯得十分激動。

特朗普的律師卡斯托在開始辯護時,譴責了在國會大廈發生的暴力。

他說:「除了以最強烈的方式譴責暴亂者的暴力行為,以及那些攻破國會大廈的人之外,你不會聽到前總統特朗普的團隊發表任何其它言論。國會大廈是我們民主的堡壘,每當你試圖說明我們在談論美國時,電視上就會出現國會大廈這個標誌,這個即時的象徵。對它進行攻擊,在任何意義上說,都是令人厭惡的。因此產生的生命損失也是可怕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