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股市發生的有關遊戲驛站(GameStop)股價大漲的故事,最近兩周成為全球熱點話題。和華爾街有關的話題,通常都和金錢有關,這次也不列外。但例外的是,幾乎所有觀察者都覺察到了故事背後的政治腥味。按照《紐約時報》專欄作家凱文若斯(KEVIN ROOSE)的話,「散戶出手了,華爾街將不復從前」。

GameStop事件背後的政治錢腥味帶出了這個社會正在變化的方向和趨勢,以及對未來的一些啟示。

首先簡單介紹一下過去幾個星期,圍繞著GameStop發生了甚麼。GameStop是美國一間實體遊戲銷售企業,主要是出售遊戲機的硬件和軟件。GameStop在美國有很多門市,不少商場都有GameStop的店舖。

去年年底,華爾街大型對沖基金梅爾文資本管理公司(Melvin Capital Management)持有GameStop的大量空頭頭寸(bear covering/Short Position)。有知情者爆料,該公司在GameStop的股價下跌上押注了超過5,500萬美元。當時GameStop公司的股票大約17美元。

隨後,大批散戶進入市場購買GameStop的股票,導致股價大幅上漲。到上星期五(29日)收市,也就是大概一個月的時間,GameStop股價報328美元。也就是說,賣空GameStop的梅爾文資本,將出現巨額的虧損。

GameStop主要出售遊戲機的硬件和軟件,在美國有很多門市。圖為紐約市一間店舖。(Spencer Platt/Getty Images)
GameStop主要出售遊戲機的硬件和軟件,在美國有很多門市。圖為紐約市一間店舖。(Spencer Platt/Getty Images)

關於賣空股票的概念,通常投資者買股票是因為看好一間公司的業績。但如果投資者不看好,或者認為這些公司業績未來將會很差,也可以賣空股票,就是手上沒有持有這些股票,也可以先賣了,等股票下跌後,再買回來。所以,一般是先買後賣,賣空就是先賣後買。英文叫short selling。

賣空是從技術賺錢的,它的風險比先買後賣大很多。例如一隻股票現價10美元,買入後,最大的風險是股票價格跌到零,損失了10美元。但如果是賣空,理論上股票價格上漲可以是無限的,所以風險變成了無限的。當然實際上不會如此,但風險肯定比10美元要大得多,比如股票價格上漲到100美元,賣空者就要以100美元買回來,這樣每股就損失90美元,比正常先買後賣多虧了九倍。

所以,賣空通常都是那些專門玩金錢遊戲的大資本企業的專利,因為他們有大資本,也就有各種社會關係,有媒體幫忙,有銀行照顧,甚至有政府在暗中扶助,因此他們虧大錢的時候並不多。

這些大企業擁有很多所謂著名的分析師,會定期告訴一般投資者哪些股票好,哪些不好,然後所謂主流媒體會跟進報道。所以,當中的遊戲就可以這樣玩了;先買股票,然後推出前景樂觀的報告,股票上漲於是賺大錢。也可以反過來,先賣空股票,然後推出悲觀的報告,股票大跌,於是也賺大錢。

這次,梅爾文資本卻遇到了大麻煩。他們在20美元賣空GameStop,上周股價最高升到430多美元。根據金融分析公司S3 Partners 的估算,1月份的三個星期,賣空GameStop的企業總共虧了50億美元,上周一,1月18日當天就虧了9億多,上周五,1月22日,更是虧了16億美元。其中梅爾文虧了多少,沒有人知道具體的數據,但已知道的是梅爾文資本緊急向另外兩家投資大基金調錢周轉,總共借了27.5億美元。

這些華爾街的企業,是典型的資本市場大鱷,擁有所有的優勢,但這次不是被更有錢、更有勢力的企業狙擊,而是被美國主流媒體說的「一群網絡暴民」打得落花流水。這群所謂暴民,其實是聚集在一個社交媒體中的投資散戶。

簡單來說,這些散戶投資者們在網上組織起來,開始集體購買GameStop的股票,使股價飆升,迫使賣空的基金出現巨大損失。一些人稱為是「蟻多咬死象」、「團結的韭菜有力量」、「韭菜翻身做主人」。

一個名為「華爾街賭注」(Wall Street Bets)的Reddit論壇,匿名的成員最先擁有兩百多萬會員,近日隨著GameStop這一戰,增加到近六百萬。他們不相信專家,不相信主流媒體,不相信體制,他們用很少的錢來展開大的反抗。對於反抗產生的結果,華爾街大驚失色。大部份媒體認為這很危險,交易所和股票經紀將一起聯手,希望能夠把這些反抗者剿滅。甚至政府也可能會介入。

反抗帶來樂趣遠大於金錢

媒體採訪一些參與這場我稱之為「反抗運動」的年輕人。一個中西部的年齡只有十七歲的男孩,興奮地向記者展示他的股票賬戶,他賺了1,000多美元,記者問他,會不會趕快賣掉套現,他說不會,因為反抗本身帶來的樂趣,遠遠大於金錢本身。

有趣的是,在這場反抗中,左派和右派會有同樣的立場。例如紐約左派議員AOC和德州右派議員克魯斯;又例如投入100美元的年青人和矽谷一些大戶。Social Capital首席執行官查馬斯-帕里哈皮蒂亞(Chamath Palihapitiya),也加入了行動。

當然,華爾街建制派的反擊不可小覷。1月28日,專門吸引小投資者的手機股票交易App羅賓漢(Robinhood),宣佈停止用戶買入GameStop的股票,之前他們已經宣佈最多買兩股,現在是乾脆徹底封殺了。

不但如此,大媒體對數百萬散戶的行動全都批判。《紐約時報》把他們形容成一群網絡惡作劇者,財經作家們批評這種操作危害了別的投資者,或者是危及「市場健康」,包括右派的FOX TV(霍士電視),也認為這種操作有大問題。FOX News的商業和金融評論專家Stuart Varney直接說,雖然散戶們贏了這場遊戲,但以後會發生甚麼?想起來會很危險,以後會有不少人傚仿,投資市場會變成賭場,股價升跌靠的不是業績和企業盈利,而是資金規模。

這其實不用他提醒,很多市場早就已經這樣了,而且不是由散戶們帶動的,而是有資金規模的那些「專業投資者」帶動的。

但最有意思的,是CNN(美國有線新聞網)的編輯克里斯斯里里薩(Chris Cillizza)認定,這次GameStop股票市場的暴動,完全是「特朗普主義」帶來的惡果。他在文章中說,特朗普主義的核心是,精英們認為,他們比民眾更了解,他們認為,他們可以告訴民眾如何生活或者信仰甚麼,但實際上,人民比他們這些精英更聰明。

話聽起來,怎麼有點像毛澤東說的?!

克里斯用很「專業」的方式分析了市場,認定對沖基金是對的,那些非精英的散戶們是錯的,他們之所以搞出股市暴動,正是中了特朗普的毒。所以他說,散戶們的方式有很大侷限性,解決不了問題,他們只能用這種方法表達絕望、憤怒和無助。就算是短暫給了大家良好的感覺,但最後沒有幫助。

他也許是對的,但實際上,世界上只有不多的事情可以用純粹理性去分析,而且建制派精英經常同樣不是理性的。Twitter禁了七萬多人的帳戶,Google 封了《大紀元》Youtube 帳號,或者Amazon取消了Parler數據服務的時候,他們也是不理性的。

2008年華爾街引發次按危機,政府用納稅人的錢搶救企業,但普通人卻要承擔經濟衰退惡果,那不是理性的。華爾街絞盡腦汁,用大資本開路,發明了各種各樣的金融工具,對普通人而言,一點也不「理性」。

很多時候,社會運動都不是理性的,用純粹理性分析起來,都沒有甚麼邏輯。美國建國者們,寧願戰爭死人,也不願意受英國國王管治,不是理性的。中國人寧願打八年戰爭,死兩千萬人,也不願意接受日本人統治,也是不理性的。但這個世界歷史卻是由這些不理性的人推動的。

CNN這篇文章有一點肯定是對的,就是有關「建制派精英」和民眾的對立。

這一點,怎麼看,都很像是最近美國發生的社會性大事件。《紐約時報》的凱文若斯也注意到了。他在文章中說:最終,國民警衛隊到了,監管者出現了。我們已經看到GameStop小分隊已經處於極限。上周三(27日),Discord——一個被Reddit日間交易員變成虛擬賭場的聊天應用程式—— 違反其仇恨言論政策為由關掉了Wall Street Bets的服務器。

上周四(1月28日),一直宣稱自己是「與小人物站在一起」的羅賓漢手機App阻止了用戶購買GameStop的股票以及WallStreetBets版塊成員瞄準的其它幾隻股票。

但是對於他們而言,重要的勝利總是象徵性的。他們可能會輸得精光,但他們已經傳達出這樣的信息;即只要有足夠的熱情和火箭飛船表情符號,一群我行我素的、不懼權威的頹廢者就能使股市逆轉。

凱文這話是諷刺性的。但事實是,上周四GameStop股價下跌了,但上周五卻急速回升。在互聯網的社交媒體上,不止是Reddit,到處都有Hold the line的留言。一位投了十多萬美元的大戶留言說,他可以隨時轉立場,但向大家保證,只要大家堅持,他就堅持下去。

華爾街不能完全決定股價專家不能迫人們如何思考

小人物的目標,已經不是「錢」這種理性的東西,而是一種情緒,一種表達;希望社會精英們能從這些情緒中,看明白一些基本的道理:華爾街不能完全決定股價,專家不能強迫人們如何思考,社交媒體不能封住民眾的嘴,精英不能代替別人去生活。

被華爾街金融巨頭認為是「笨蛋」的散戶們,有選擇「笨蛋」生活的權利;這種權利,才是美國建國的最根本原則,它比民主和法制更重要,名字就叫做:「自由」。◇

(主標題有改,小標題為編輯所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