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考驗人們靈魂的時刻,那些歲寒不經霜的士兵和只能見陽光不能見陰霾的愛國者們,在這個危機中將會動搖退縮,而不敢再為國效勞,但是那些堅持下來的人們,現在理應得到人們的愛戴和感激。」

華盛頓將軍命令手下為他的士兵大聲朗讀上面這段文字,他的軍隊將在可怕的冬季風暴中東渡特拉華河發動進攻,以贏得特倫頓戰役的主動權。美國獨立革命也因此度過了艱難的1776年。儘管獨立戰爭在1783年結束,但為「美國理想」而進行的鬥爭一直持續至今。

人們會思考,當年的國父們能否預見到他們所做設計的規模?一個複雜而巨大的運行機制:作為主權國家的公民可以和平且有效地自我管理。閱讀約翰·洛克(John Locke)的話是一回事,圍繞這樣的根本原則建立一個社會是完全另一回事。

為此,我們許多人很難領悟「美國理想」的真正獨到之處。世世代代的美國人在這裏幸福地享受著像華盛頓這樣的人所堅信的個人自由,而這種自由已被世人所熟知。

就像已經習慣智能手機的即時連接一樣,我們今天很少考慮美國帶給其公民,乃至整個人類的影響。言論和宗教自由,強大的自由市場經濟,基於績效和生產力的社會經濟流動。在歷史書籍裏、在匾額中、在雕像上,我們都能找到這些「陳舊」的詞彙,但是現在我們自己不僅忽略它們,甚至抵制它們!那些書籍被焚燒,雕像被摧毀,這就是我們時代的荒謬。

2020年,至少對美國來說,是動盪的一年。在我看來,它最糟糕的地方不是流行病、政治和種族緊張局勢,也不是導致暴力抗議和騷亂的內亂,而是一直以來美國人對自己的憎惡,看到眾多美國人公開貶低自己的國家,這令人沮喪。他們被錯誤信息所困擾,被集體敘事所淹沒。他們開始相信,美國現在只不過是衰落的超級大國。而更糟的是,當他們回顧美國歷史時,看到的只是過失,而非成就。

美國不是一個烏托邦。人們應該在適當的背景下觀察這個國家的歷史成敗。我們得知道,美國所得到的最大恩賜就是,而且一直以來都是,其適應時代、不斷發展的能力。在這個國家中,社會可以決定何時才是改變的時機,人民可以決定甚麼是對大眾重要的,並表達這種決心。

因此,這個國家經受住了每一次考驗和磨難,在此過程中積累了令人難以置信的經驗。美國推翻了帝國主義,擊敗了法西斯主義,並戰勝了共產主義。

美國在全球創造和分配的財富超過以往任何文明。美國使人類翱翔天空,踏足月球,擴展著人類的想像力。從20世紀到21世紀,它一直是地球上最重大的技術創新樞紐,同時為世界各地人民的福祉作出了貢獻。

美國是第一個此類國家:一個移民國家,人們從世界各地蜂擁而來,為了逃離迫害或是尋求改善生活的機會。

具有諷刺意味的是,與許多一生都在盲目享受的美國人相比,這些人擁有更多「美國理想」的奇蹟。美國不是一個烏托邦。但卻是最能接近成為烏托邦的國家了。

以上開頭的文字摘自「美國危機」,這是托馬斯·潘恩(Thomas Paine)撰寫的兩部開創性著作之一。托馬斯·潘恩也許是有史以來美國最偉大的理想主義者。

他的話在1776年成真,即使在今天也能聽到它的回聲。這是愛國者們提醒自己的國家和世界的時代,美國代表了我們最好的一面,因為它的目標是看似站不住腳,但結果往往令人驚訝。這不是一次完美的嘗試,但卻是一個令人難以置信的宏大而誠實的嘗試,僅此一項,就值得讚揚。

再次引用潘恩的話:「美國的事業在很大程度上是全人類的事業。」因此,可能世代相傳。

原文America Essay Contest: This Country Is the First of Its Kind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作者簡介:

喬斯·吉爾(Jose Gil)現是一名賓夕凡尼亞州阿靈頓的牙醫,與妻子和三個孩子一起追逐著屬於自己的美國夢。

本文為英文《大紀元時報》「我為甚麼熱愛美國」徵文比賽參賽作品。#

(本文僅代表作者觀點,並不一定反映《大紀元時報》的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