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於新年伊始,回首2020年,確實向來蕭瑟。武漢肺炎(中共肺炎)、限聚、學校停課、試題風波、12港人送中羈柙、立法會選舉延期、DQ議員、流亡、打壓傳媒、打壓大學,尚有更多來自法庭荒謬判詞……上至八十、下至三歲,香港人的精神及肉體沒有一天不受極權的逼害。我們可以不痛恨嗎?而痛恨過後,我們還有甚麼可以做?

有人會說,移民吧,去尋找另一片世外桃源,正如《詩經‧碩鼠》:「誓將去汝,適彼樂國」。然而,連你在社交網站發帖或者追蹤外國政壇名人都可以顛覆國家政權時,那天底下還有甚麼事是不會推翻國家的呢?你會懼怕連走進大使館都可能被控勾結外國勢力嗎?當然極權喉舌會說有陽光司法,一切定當依法辦事,明眼人卻知這不過是一個笑話,一切都只是莫須有。極權連人民離開的自由也要剝奪走時,香港人又何去何從呢?當然這只是筆者的臆測,但天知道往後還有沒有更荒謬的說辭呢?

那麼理想的桃花源到底在哪裏呢?人總是有惰性,總希望能靠著前人所種之樹,希冀著得來全不費功夫的成果,所以遙望彼邦樂土,在這裏卻一事無,總以為自己還有後路。但陶淵明明明白白地告訴我們,「尋向所誌,遂迷,不復得路。」依循過去的路,最終可能只會迷失,或者找到了,卻不如心目中想像般美好。筆者認為,桃花源大概還得靠自己開山劈路,才能尋獲。去年、前年,我們開創了很多不同的方法去追尋桃花源,而撒下的種子,正漸漸的在各地開花結果。誰說香港不可能成為桃花源呢?只是你我還沒意識到、你我還未有盡全力地去開發罷了。

忽爾又想起了愚公移山的故事,家園眼前的環境惡劣,愚公沒有想過要搬家,卻說出了「子又有子,子又有孫,子子孫孫,無窮匱也。」最終將太形、王屋二山移平。雖則當中有天神之力,不過即便沒有神助,憑著愚公堅定的心志與毅力,二山始終也能移平。可見不論眼前環境如何惡劣,桃花源也許不在別處,就在腳下,只看你是否願意放手一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