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月4日,中共外交部發言人在主持例行記者會時,稱中共國務委員兼外長王毅已經啟程,開始對尼日利亞、剛果、博茨瓦納、坦桑尼亞和塞舌爾等非洲五國進行正式訪問,其目的就是繼續「發展同非洲國家的友好合作關係」。

在美國特朗普政府連番重拳、中美脫鉤幾成定局,以及西方國家追隨美國,加大對中共、伊朗、委內瑞拉的制裁下,中國經濟遇到了前所未有的挑戰。北京當局為了解決當下困境,加大與非洲國家的投資和合作,加大其在非洲的存在是其一個必然選擇。

在王毅出訪的這五國中,尼日利亞是非洲人口最多和最大的經濟體,是非洲最大的原油生產和輸出國,也是中共在非洲金援和交好的主要國家之一。中共海關總署數據顯示,2018年1月,尼日利亞繼續保持中共在非洲第三大貿易夥伴地位,同時繼續保持中共在非洲第二大出口市場地位。尼日利亞佔中國與西非共同體貿易比重為38.9%,佔中國與非洲貿易比重7.4%。

此外,尼日利亞還是中國在非洲的第一大工程承包市場,領域涵蓋鐵路、公路、房屋建設、電站、水利、通信、打井等領域。有著如此重要的經濟關係,自然雙邊的政治關係也很親密。

再看位於中非的剛果,其自然資源豐富,素有「世界原料倉庫」和「地質奇蹟」之稱。全國蘊藏多種有色金屬、稀有金屬和非金屬礦,其中銅、鈷、工業鑽石、鋅、錳、錫、鉭、鍺、鎢、鎘、鎳、鉻儲量頗為可觀,在世界上佔有重要地位。鐵、煤、黃金、銀等儲量也很豐富,還有白金、鉛、磷酸鹽、矽酸鹽等。其中鈷在鋰電池、飛機發動機、永磁性材料等領域得到廣泛應用。

很多中國礦企,如紫金礦業、洛陽鉬業、金川集團等都在當地有合作項目。如世界第五大銅礦的卡莫阿—卡庫拉銅礦,紫金礦業擁有49.5%的股份。全球第二高品位的地下活性銅礦Kinsenda地下銅礦,金川集團擁有77%權益。

位於非洲內陸的博茨瓦納鑽石業是其經濟支柱,產值約佔國內生產總值的三分之一,中共從其大量進口鑽石。

東非的坦桑尼亞礦產資源同樣非常豐富,森林面積佔國土面積的46%,出產安哥拉紫檀、烏木、桃花心木、烤樹等。2020年10月26日,中國與坦桑尼亞達成協議,開始從該國進口大豆產品。去年習近平在同坦桑尼亞總統馬古富力通電話時,提到了雙方的合作領域,即基礎設施、資源開發、農業、製造業、旅遊等。

位於馬達加斯加島東北印度洋海面上的塞舌爾,經濟以旅遊、漁業和少量手工業為主。中共自1977年起對其提供了大量援助。也因此,2011年塞舌爾曾邀請中國在馬埃島設立軍事基地,但中共最終選擇在吉布提興建軍事基地。不過,2010年後,中共海軍艦船經常對塞舌爾港口進行訪問,進行補給或休整。中共還向塞政府贈送兩架「運-12」飛機,幫助該國增強對專屬經濟區的海上監視能力。2019年12月,中共國防部長首次訪問塞舌爾,隨後塞政府宣佈,將為中共在印度洋上執行護航任務的海軍艦船提供後勤補給。

無疑,王毅選擇出訪上述非洲五國,目的性極強,那就是一方面安撫這些國家,在能源、原材料方面,如大豆、石油、金屬等加強進口,降低中共因為美歐制裁造成的損失。另一方面鞏固中共在非洲的軍事存在,解決補給等問題。

很明顯,中共為了達到自己的目的,一定會給予非洲這五個國家很大的甜頭,包括提供大量經濟援助等,但這些國家是否明白,與邪惡的中共靠得越近,未來危險就越大。海外中文媒體大紀元早已點出,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就是針對那些親共的國家、政府和個人的。根據非洲疾控中心的數據,截至1月4日,非洲54個國家確診病例累計超過280萬例,死亡病例累計67,246例。

值得注意的是,從去年12月開始,非洲多國感染和死亡病例都快速增加。數據顯示,截至11月底確診人數為210萬左右,死亡51,708例,一個多月剛剛走過,就增加了確診70萬例、死亡一萬多人。這其中被曝光死於中共病毒的有親共的尼日利亞總統布哈里最親密的顧問之一、總統辦公室主任阿巴·基亞里(Abba Kyari),被懷疑死於病毒的布隆迪總統恩庫倫齊扎。

中共隱瞞疫情,有意在全球散播病毒也引起了非洲國家的憤怒。在去年5月的世衛大會上,一項由澳洲推動、歐盟起草的呼籲對中共病毒來源進行獨立調查的決議案,獲得120多個成員國的支持,其中就包括非盟55國。可見,非洲國家領導人並非不知道中共的邪惡。

不過,利益當頭下,如果王毅出訪的非洲五國繼續選擇與中共為伍,繼續幫助中共苟延殘喘,的確讓人憂慮,而其所付出的代價將是巨大的。簡言之,王毅代表中共給這些國家帶去的唯有災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