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年以來,特朗普政府清洗美裔受聘中共「千人計劃」的參與者,令國際各國警惕。近日傳出,日本至少44名研究人員參與中共「千人計劃」;另有報道說,中共不惜血本大力網羅日本人才,2018年以來,已有上千名日本科學工作者去中國參與「千人計劃」。

分析認為,多年以來日本對中共採取綏靖態度,深陷中共「千人計劃」也不設防。日本內閣府特別機關亦有多人參加該計劃。1個多月前,日本45所高校還與具中共軍方背景的7所大學簽署尖端技術交流協定。日本政府開始擔心可用於軍事目的的技術外流中國,擬於2021年仿效美國,推出一系列監管措施。

44名日研究人員參與「千人計劃」武器研究 

《讀賣新聞》1月1日獨家揭露,中共「千人計劃」已滲透日本,至少44名日本研究人員參與,有些日本研究人員獲得本國政府大量研究經費資助,同時亦在與中共軍方有關的大學任教。

據報道,有24名研究人員承認參與中共「千人計劃」,或曾經接受中方表彰。另從日本各大學官方網站或涉事者個人網頁等,尋獲20人參與「千人計劃」;包括東京大學、京都大學等多名國立大學退休教授。主要研究領域是機械人、人工智能(AI)等與軍事有直接連結項目;物理學、數學及化學等國家科技基礎領域的學者亦不在少數。

報道說,日籍研究人員參加「千人計劃」,可能是因為不少研究人員看中計劃保證研究人員可獲得高額研究經費;或因「千人計劃」涵蓋的研究環境,比日本更受吸引。

據報道,過去10年,44名涉事者中,有13名研究人員獲得日本政府科研經費,總額高達45億日圓。其中一人獲批經費達7.6億,曾任教中國沿海地區一所大學。

有8人任教於中共軍方有關的「國防七子」7所高校,其中4人任教7校中的北京科技大學,在「機械人研究中心」研究及教授人工智能(AI)、機械人工學與神經科學等,該中心官網標明,正在研究誘導彈道導彈的軍民兩用機械人等;該校亦被稱為「武器科學最高研究機構」之一。

另有4人任教北京航空航天大學,該大學疑因開發大量破壞武器的導彈,被日本經濟產業省列入貨物或科術輸出之前,必須先經過許可的「外國人使用者名單」。

東京擬仿傚美國設置監管措施

日本政府非常擔心可用於軍事目的的技術外流中國,這將令日本的國家安全惡化。《讀賣新聞》說,目前,日本政府制定一項政策,要求已獲得日本政府資助的研究人員,必須公開他們在海外的相關活動,以防止日本國內與經濟及安全技術的重要技術外洩。

但目前在日本,尚無監管「千人計劃」參與者的相關法規與管制措施,日本亦無法掌握實際狀況。東京擬於2021年內參照美國做法制定準則,並針對由日本政府投入資金的研究項目,要求研究人員參與海外人才延攬計劃或接受外國資金時,必須公開有關信息。

「千人計劃」已滲透日本內閣府特別機關

此外44人中,有5人曾是日本學術會議前成員,且曾經與日本學術界合作。

另據看中國1月1日報道,2020年發生首相拒絕任命日本政府智囊「日本學術會議」部份成員風波後,即傳出在該智囊中疑有成員已參加中共「千人計劃」。由於「日本學術會議」是一日本內閣府的特別機關,因此智囊成員的忠誠度,與中共「千人計劃」滲透日本的情形受到關注,已作為議題被提出來討論。

日本共同社曾在2020年10月20日報道,日本自民黨稅制調查會長甘利明在網誌發文表示,該學術會議為中共「千人計劃」提供合作,其研究成果可能被中共用於軍事。

報道說,隨著日本削減研究預算,大學等就業崗位減少,很多學者前往海外。擔憂日本人理科研究生減少的聲音亦十分強烈,普遍認為「日本的基礎研究處於危機狀況」。

據報道,當時,在中國沿海地區某大學從事基礎科學研究的日本研究人員,被日本網民批評參與中共「武器研究」、被當作「間諜」。他表示「遭到無端指責,精神上很痛苦」。另一在北京某大學從事研究的日本學者說,自己「甚至被日本的親屬當成『賣國賊』」。

中共不惜血本對日科研人員推「千人計劃」

另據日媒報道,一物理學名譽教授接受採訪時表示,自己目前在北京航空航天大學教授軟凝聚態物質物理學。早在9年前,被邀請到北京理論物理學研究所授課時,受邀參加「千人計劃」。

他還說,自己僅是個掛名譽頭銜的退休大學教授,想不到,應聘中國大學的待遇比在日本大學任職時還高些,職銜與之前一樣,且平時授課可根據自己的情況,不給學生上課也行。有專門的副教授幫填寫申請科研經費,輕鬆取得。但在日本的大學,科研經費需要竭盡全力去爭取。

該教授曾任日本防衛大學,研究課題主要以軍事研究為主。但他說,不擔心自己的研究成果會被濫用,認為他僅是按照自己的興趣,自由地開展研究。

據「新聞周刊」報道,中共大力網羅日本人才。自2018年以來,已從日本徵募千人以上的科學工作者去中國參與「千人計劃」。相關的許多研究成果非常可能被用於軍事領域。而這些人才的流失對於日本來說也是一個極大的損失。

報道說,日本政府包括科學研究資金等前期投資,等於是為中共作了嫁衣。而日本本國的科學研究無形中被延誤進程,在一定程度上造成日本國力衰退。

「千人計劃」是中共當局招聘歐美等外國高科技人才的一項計劃,通常以重金禮聘,入選者皆為傑出的科學家,亦有諾貝爾獎得主。自2008年12月起組織實施,由時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中組部部長李源潮負責推動。至2018年已有7,000多名外國研究人員參與。

美國司法部早前認定,中共「千人計劃」支付報酬令研究人員竊取機密訊息,違反出口管理規定。美國能源部要求,從海外獲得超過一定數量資金的研究人員需公開相關信息,且禁止使用能源部預算的公司及大學等相關人員,參與外國招聘計劃。

美國參議院小組委員會於2020年6月舉行聽證會,披露中國「千人計劃」背後肩負間諜使命,美國國防及情報官員在聽證會上表示,中共推動「千人計劃」的目的,是通過合法及非法的手段將,美國知識產權、技術等轉移至中國。美國、澳洲、德國等均是該計劃的重災區。

多年綏靖態度令日本深陷「千人計劃」

自由亞洲1月1日報道,日本靜岡大學人類學教授楊海英表示,從國家層面來說,日本多年間對中共採取綏靖態度,在技術上也不設防。他說:「日本淪陷得很嚴重,在中國『千人計劃』裏陷得非常深,不光是44個人。」

近年,日本不斷受到中共霸凌,因此終於意識到,技術流向獨裁國家對本國安全的風險。楊海英說:「日本現在也認識到這是一個大問題。不得不把這個當回事。」

法國時事評論員王龍蒙表示,北京一直將情報間諜戰掩蓋在學術交流的合法外衣下,中共「千人計劃」就是其中的一種模式。

王龍蒙說:「技術在民主國家可以提高人類福祉,但在獨裁中國,我們看到人臉識別這樣的技術把中國變成奧威爾的《1984》,軍事技術的增強為中國(中共)霸凌台灣及其他鄰國添了底氣,這些研究者為了利益正在扮演助紂為虐的角色。」

日本是被稱為「亞洲小北約」的「四方對話」成員國之一,盟國之間可分享情報、技術等;亦被認為是阻止中共對外擴張的重要聯盟。王龍蒙說:「如果日本成為中共滲透和竊秘的漏洞,會影響到該聯盟的作用。日本必須出台監管法規與措施,不僅是維護本國利益,也是維護民主聯盟。」

日本45高校與具共軍背景大學交流尖端技術!

此前自由亞洲2020年11月30日引述共同社消息報道,有45所日本高等院校與中國7所大學簽署學術交流協定。由於該中國大學與共軍關係密切,當時即引起日本各方關注,擔心尖端科技會變相被解放軍竊取,用作軍事與武器研發用途。

據共同社當時報道,上述7所大學亦參與共軍裝備開發,其中北京航空航天大學、西北工業大學、哈爾濱工業大學及哈爾濱工程大學,被美國政府列入禁止出口的實體清單。其餘3所大學,被認為有可能把技術轉用於開發大規模殺傷力武器,已被日本經濟產業省列入需要技術出口許可的外國用戶名單。

外界亦擔心,日本大學與中國這7所大學交流,可能令學術界研究成果外流。

當時日本楊海英教授表示,中共極渴望得到日本的尖端科技。他說:「北京航空航天大學掌握全(中)國的衛星、導彈、導彈;西北工業大學直接掌握操作酒泉衛星發射基地與羅布泊核試驗基地;哈爾濱工業大學是製造東風導彈的大學。」

「航天航空技術牽涉到它(共軍)的導彈導彈,還有人造衛星的技術。電子電腦高性能機電工程牽涉到半導體。也就是說,日本的這些尖端技術沒有一項不牽涉到中國的軍事技術,所以它(中共)非常渴望得到這些技術。」

此外,北京正將「軍民融合」作為其一項國家戰略,將尖端的民用技術用於強化軍事力量、開發和引進最先進的武器,並在日本周邊加強霸權主義行為。

楊海英說,中共的「軍民融合」實際是軍隊優先,任何企業與個人都有義務向政府提供情報,信息與資金。過去中共「靜悄悄的、慢慢的去盜竊」,誰都不會認為中共有不道德的行為,「(2012年)習近平上來以後,把這個政策喊得非常響亮,甚至要修改(相關)法律,就引起國際社會全面警惕。」

迫於美方壓力 中共「千人計劃」悄然「消失」?

另一方面,陸媒2020年5月6日報道稱,「千人計劃」已悄然在中國大陸失去蹤影,幾乎未留下任何蛛絲馬跡。這轉折點似發生在2018年,有多名申報或被招攬的「海外高層次人才」被美國相關機構調查,已有人員被以「間諜罪」起訴。之後,「千人計劃」一詞便少見於中國的公開文件與報道中。

當年9月,傳出美國FBI已將「千人計劃」學者列為調查重點,按名單一個一個查。

不久,互聯網上流傳一份「千人計劃青年項目評審工作小組」署名,有中共國家自然科學基金委員會代表蓋章的公文中,該小組列出注意事項稱,「基於做好海外人才安全保障工作,請各單位在通知面試答辯過程不要使用郵件,應採用電話、傳真等方式,以邀請回國參與學術會議、論壇等名義進行通知」,並要求:「文字通知中不出現『千人計劃』字眼。」

同年9月,美國德克沙士理工大學在一封警告全體教員的信中表示,美國國會將「千人計劃」視為中共「打造技術優勢的全面戰略」的一部份,國務院與國會相信,該計劃「與中國軍方密切相關」。這或在一定程度上說明美方的態度。

時至12月份,FBI反間諜部門助理主任比爾‧普利斯塔普(Bill Priestap)警告美國參議院一委員會說,中共的「人才招聘和『人才引進』計劃……鼓勵從美國機構竊取知識產權」。

2020年2月份,美國司法部長威廉巴爾(William Barr)在華盛頓一場會議上,向媒體表示,「對於中國(中共)來說,成功是一場零和遊戲。(For China, success is a zero-sum game.)」他提醒美國大學與科研機構,警惕中共「以學術自由為幌的技術盜竊(theft of technology under the guise of academic freed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