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美國大選已經從選舉戰演變成法律之戰、正邪之戰,這場「大戰」不僅發生在美國社會的各個角落,在美國的鄰居加拿大同樣燃起了「戰火」。大選在加拿大華人社區引起了持續的高度關注。

移民加拿大20多年的劉子琪一直在關注美國大選的進展,他說:「從選舉的那天開始我就覺得此次大選已經超越了黨派之爭,感覺上好像是一個正邪大戰那樣,是自由和專制的爭奪, 而且越演越烈。」 

下面是劉子琪對美國大選的感想和看法:

大選對世界的影響深遠 

美國是自由世界的火車頭,加拿大是美國的後院,加拿大有點像在美國的庇佑、影響之下。火車頭帶得好,我們就會好,帶得不好就會不好。 

拜登跟中共走得很近,執政理念跟社會主義很相似,按他的理念,美國可能就會走向社會主義了。我們從社會主義國家過來的人知道,社會主義不可能是一個良性發展的社會。我們一家人來到加拿大就是想生活在一個沒有社會主義的國家。

雖然我沒有權利參加美國的大選,但是根據我本人對兩位候選人的認知,我會選特朗普,因為覺得特朗普是真正為人民著想 。我很接受他的理念:小政府、自由經濟、低稅收。特朗普的理念是社會的公平性,不可以依賴政府。每個人都要讓他們發揮自己的才能,有能力你就做多一點、賺多一點 ;沒有能力就少一點;如果真是完全喪失能力, 政府就幫你。我覺得這樣才能令這個社會良性循環,這是社會發展的方向。 

拜登是對選民承諾發錢,這種執政理念我是不認同的。因為大政府就是要人民去依賴政府,這不但不是一種良性的循環,反而是一種社會的倒退。 

就是因為這麼多的舞弊舉證,才會覺得事件已經超出了民意和選舉的概念,這簡直就是一個政變。這需要每個美國人的覺醒和立即行動才能扭轉這個局勢。如果很多美國人能夠明白拜登當選的話,美國就會走向社會主義,噩夢就不會發生。如果這次大選在全世界人民注視下,拜登都可以肆無忌憚地作弊,而且又能夠堂而皇之地上台,這個世界就會是一個黑白顛倒的世界。這對每個人都是有影響的,對這個世界的影響是很深遠的。 

美國社會被中共滲透到骨髓 

這次選舉已經超出了選舉的範疇 ,從一個更大的範圍來說,這個世界是在洗牌。在過去奧巴馬執政的八年裏面, 以及前幾任的總統執政期間, 美國不斷地被中共滲透了, 中共所起的作用這次就爆發出來了。 

這次選舉讓我們才很清楚地看出來, 原來美國社會已經基本上是要走向社會主義的邊緣了,美國社會已經被中共滲透到骨髓了。如果更多的人去了解去反思, 情況也許會有所改變。 

主流媒體誤導大眾 

我沒有看主流媒體,因為它們不報道舞弊問題,還誤導了一些受眾。我通常是看自媒體、《大紀元》和《新唐人》。 

我不是現在才開始看《新唐人》和《大紀元》的,我以前就一直在關注它們,有與其它媒體的對比和自己的驗證。對於基本事實,特朗普、拜登兩方面的新聞它們都會報道。當然,每一個媒體都會有自己的立場,它們的分析也會有自己的角度,也許你不一定接受它們的觀點,但是作為一個媒體,它們報道的手法客觀、公正,這對於我來說已經足夠了,所以我不覺得會被誤導。 

大選應該彰顯正義 

感覺孩子們更容易接受主流媒體的觀點。現在左媒都在說拜登是當選的,你好像也沒辦法改變這些報道。我覺得現在好像是正邪在交鋒,希望正義會戰勝邪惡,讓事實來教育孩子吧! 

這個事情很重要。我覺得美國人民應該多一些出來支持特朗普,多些支持敢於報道真相的媒體,寫信給參議員、眾議員表達自己的態度和心聲。幾個周末好像都有很多人在不同的州去集會、遊行,抗議大選作弊。還要讓更多的人知道真相,也應該讓那些觀望的人、誤信拜登的人知道發生了甚麼?人民是有力量的,大選應該是彰顯正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