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人權日期間,中國大陸多名維權律師及其家人、異見人士被當局嚴密監控,被禁止出門,相信是為了阻止他們出席外國使館舉辦的人權日活動。

12月10日是世界人權日。就在人權日前一天,家在北京的維權律師王全璋和妻子李文足、律師律師李和平和妻子王峭嶺、維權律師余文生的妻子許豔等人,都被中共國保嚴密監視,不讓他們出門。

中共國保早6點就堵王全璋家門

王全璋的妻子李文足12月9日對大紀元記者表示,9日早上6點多鐘的時候,門鈴就響了。「我突然被驚醒,打開門一看,門口全是人,他們說不讓出去。後來到9時許,我帶著爸爸出門去醫院,要拿昨天檢測的一個結果,再做進一步檢查,他們就攔住我們不讓出去。」

李文足說:「我要求出示證件,他們也不吭聲,然後我就問他們為甚麼,他們就不說話,一群人在門口堵著不讓走。我說下午2點要去醫院。我爸昨天檢查後心臟有點異常情況,9日要去做一個心電圖,這個也不能耽誤啊。

「他們沒有說出來甚麼原因,我們覺得可能是因為人權日子,限制我們自由,不讓我們出去。」

但當李文足要出門時,這些人就說:「進去,進去。」

李文足表示,這些人從12月7日開始就嚴密監控他們了,當天「我出去辦事的時候,就發現小區門口有一輛藍色的別克商務車裏坐著人,一直對著我們拍攝。」

王全璋:看管他們的是北京和濟南警察

王全璋指,負責看管他們的是北京石景山的警察和山東濟南的政保,2020年4月他被釋放後被送到濟南,負責管他的人是濟南的警察,後來他回北京,他們也跟著過來了,一直就在這兒。

當時妻子李文足跟這些警察說話的時候,王全璋沒有跟他們談。後來他想知道怎麼回事,過了一個多小時,王全璋給他們打電話交涉。

「他們意思是今天、明天不讓我出去,因為我有些事情需要做,他們就向領導匯報,到8點時我就送孩子去上學,他們就在後面跟著,到學校後,我回家,他們也跟著回來。」王全璋說。

王全璋指,另外一幫警察是負責看李文足的,不讓她出去。包括後來他們提出要求帶著岳父去醫院去看病,但這些警察不讓李文足出去,「允許讓我帶著老人去醫院」。

王全璋是9日中午12時30分許接受大紀元記者的採訪。他披露,當時門外仍有六七個人守在樓道裏,樓底下還有一輛別克麵包車。

中共警察一直監控王全璋

李文足表示,警察看管他們「已經有一段時間了,表面看起來很平靜,沒有正面的交涉,其實他們私下裏一直在活動」。

李文足指,影片中指著王全璋律師的那個人,是濟南的一個警察,姓魏,之前一直負責維穩全璋的。全璋4月27日從濟南被送回北京,其中就有他。

她還披露,全璋出來之後,去家附近一個公園,看到裏面有一群老人演奏樂器,其中有薩克斯,全璋正好想學,家裏也有一個,就說好了想加入他們中,他們也很歡迎。

但等到第二天王全璋去的時候,這些人全都不見了。而且當時全璋去的時候,後面跟著的人就拍照。

「所以你看,我們生活中最最普通的生活,他們都要來干擾的,跟蹤、監控、騷擾確實沒有停止過。」李文足。

李文足最後還表示,非常感謝外界及媒體一直對709家屬和律師的關注,到現在還是在關注他們。

許豔家門口被堵

維權律師余文生的妻子許豔9日對大紀元記者表示,現在還有兩個人看著門口,他們把門都堵上了,「他們坐在門口了,我門都開不了,走不了」。

許豔指,北京市石景山國保隊長李谷說,她12月9日,10日肯定出不去,11日中午左右才有可能解除。「但是他可以肯定的是說,9號、10號不讓我出門,不讓我走。」

李谷稱「世界人權日」,要阻止許豔出門。但是許豔說要出去運動,李谷都不允許,而且連超市、商場這個肯定是不讓去。

許豔說,她為丈夫余文生維權,自己的身體也出現了許多健康問題。「我前段時間生病了,去體檢,醫生跟我說要運動,注意飲食等很多方面,有點強烈地要求我要每天運動,改善身體體質,所以這段時間我每天都出去運動,醫生要我每天至少要走5千步。所以這段時間我每天都去走5千步。」

所以許豔就跟李谷提出,不讓她到別的地方去,她到運動場走5千步,但是他也不允許,完全破壞了她的生活。

許豔表示,雖然她不能去超市買東西,但是對她家的吃飯問題影響不大,因為她家裏雪櫃裏的吃的東西吃兩天沒有問題。但是他們的行徑對她孩子的影響很大,孩子上下學看到的話,都是一種傷害。

「我從做一個母親的角度來說,我也是強烈地要求,一定要保護孩子,不要故意去傷害小孩兒。所以我向他們提出,保護孩子這個事情,但是他們怎麼做,我不清楚。至少說,9日早晨他們的做法非常不妥,因為我早上送孩子,一開門他們就站在那兒,就已經不讓出門了,實際上是讓孩子看到這些,其實已經是一種傷害了。」

許豔相信,當局早已預計一批709案律師或家屬會前往歐盟和美國使館參加國際人權日活動,所以先發制人,與往年相比,2020年的維穩措施有所擴大。

許豔要求中共當局立即從這些被監控的人家門口「撤崗」,因為這不僅侵犯了人私隱權,而且侵犯人的自由出行權。「世界人權日」應該是保障人權、體現人權的一個時期,為甚麼剝奪人的自由出行的權利。

許豔籲無罪釋放余文生

許豔還希望:中共當局再不要拖延余文生案件了,該案進入二審已經長達6個月左右了,至今她和辯護律師都不知道余文生的情況;希望無罪釋放余文生,不要再偷偷摸摸對余文生案秘密判決了。

余文生律師於2018年1月在北京被非法抓捕,2020年6月被徐州中院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秘密判刑4年,剝奪政治權利3年。

許豔希望二審有一個公正的判決結果,因為一審的判決太重了,余文生本人和她不服才上訴的。她希望當局在釋放余文生之前,能夠對他的身體、健康情況給予治療,包括他的右手問題,殘疾的問題和牙齒的問題等。

李和平家被堵

另外,維權律師李和平和妻子王峭嶺等人,也被嚴密監控。他們家門口在12月9日早就有人「站崗」,數名不速之客堵住大門,不讓他們出門。

據了解,北京的野靖環女士,成都的異見人士也均被要求這兩天不能出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