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一名中共專家自爆中共過去幾十年如何利用華爾街搞定美國的內幕,其演講影片在網絡瘋傳。正在調查美國大選舞弊的著名律師鮑威爾(Sidney Powell)也轉發了這個演講。

這位演講者叫翟東升,任中國人民大學國際關係學院副院長、中共對外戰略研究中心副主任兼祕書長、國際貨幣所特聘研究員等職,又被稱做為「習近平的智囊團成員之一」。

翟東升的演說疑似發生在上月28日,現在影片在海外瘋傳,引發各種評論,中國大陸已經把這個影片刪除。

翟東升的影片被配上中英文字幕,在網上熱傳。(網絡截圖)
翟東升的影片被配上中英文字幕,在網上熱傳。(網絡截圖)

律師鮑威爾也轉發了翟東升的影片。(鮑威爾Twitter帳號截圖)
律師鮑威爾也轉發了翟東升的影片。(鮑威爾Twitter帳號截圖)

翟東升在影片中毫不掩飾地聲稱,在1992年到2016年之間,中美之間各種危機都可以在「兩個月之內搞定」,原因是中共在美國有高層關係,「美國的權力核心圈有我們的老朋友」。

他舉例說,一名華爾街頂級金融機構的亞洲區總裁老太太不但有中國國籍和北京市戶口,還在東城區長安街邊上有套四合院,她一出馬就能幫中共擺平不少「困難」,因此翟東升得出的結論是,在過去的美中關係中,中共砸錢辦事,暢通無阻。

但是為什麼現在對特朗普政府不靈了呢?翟東升稱,雖然華爾街在70年代開始,對美國的內政和外交有非常強的影響力,但2016年特朗普上台後,華爾街搞不定特朗普,中美貿易戰過程中華爾街也試圖幫忙,但心有餘而力不足。

「但是現在拜登上台了!」翟東升認為美國跟中共的關係會緩解,他所透露的信息,影射出中共收買拜登兒子,搞定拜登家族。

「傳統的精英、政治精英、建制派,他們跟華爾街的關係是非常密切的,加上特朗普說拜登的兒子在全球都有基金公司。」他說,「誰幫他建的基金公司,明白了吧?這個都有買賣。所以這個時候我們以恰當的方式進行一定的善意表達,肯定能緩解中美的緊張關係。」

綏靖政策 源自華爾街及政客

評論員橫河在其12月7日的「橫河直播」節目中對翟東升這段影片內容進行了分析。他認為,翟的話說明了過去美國對中共的綏靖政策來自兩個來源:一個是華爾街;另外一個就是權力中心的「老朋友」,「不是華爾街,也不會是金融公司,就是被統戰、被收買的政客」。

他說,翟的話本來不是秘密,但現在被熱傳,還被翻譯成英文,傳到全世界,「恐怕會有一些人會感到非常不自在,無論是在中國或美國都會有人覺得不自在!」

橫河對翟在演講中舉了一個例子非常感興趣;翟提到2015年,習近平訪問美國之前,在美國華盛頓著名的書店裡要搞一個習近平一本談治國理論英文版新書的發佈會,翟東升把它當作習訪美的熱身活動,結果書店的老闆不配合,翟想用錢搞掂但不成功。

事件後來是通過華爾街頂級金融機構的亞洲區總裁老太太出面,在一天之內擺平,第二天就開發佈會。根據翟東升的說法,書店老闆是黑著臉, 很不情願的佈置場地,橫河認為,書店老闆的不情願,「不是被錢收買的,而是被權勢壓平的」。

橫河認為,例子充分顯示「這些年來中共是如何操縱美國社會的,要知道這件事不會是某間美國公司、銀行、金融公司的經濟利益,他們出面不是為了自己公司的經濟利益,而是中共中央某一個部委在美國要執行一個特定的政治任務,就被這些人幫助他完成,翟說了這個話,一個是共產黨的任務;是黨的任務,不是政府的任務。」

華爾街是中共政治代理人

「中共中央一共有4個部,發行習近平的書應該是中宣部的,那次的事情出動了中宣部的副部長,而華爾街就聽命了,就是說,華爾街已經是中共的政治代理人,並不僅僅是經濟,或其他方面的代理人。原來翟東升要用錢辦的事情,到中央副部長出面的時候,中共一分錢都不用花,華爾街頂級的金融公司全都操辦了,一分錢都不用花了。也就是到了部長級的時候,不是他(中共)去求華爾街,而是華爾街反過來求他了。」他續說。

橫河又認為,翟東升在影片內不是無意之間一時口快,他在講這個故事的時候,自己就提醒自己,「說這個報告有百萬人在線觀看,要掌握好這個『度』,這些事情在中國從來都不是秘密,在國內生活過的人都知道,這些在國內都是當做成就來吹噓的,翟也是把它當做自己的成就來吹噓的,但後果什麼樣,我看這次他不見得討好!」

翟在講話中提到亨特拜登,反問誰幫亨特拜登建資金會,橫河認為,從翟的口中提到亨特拜登,就是從中共這方面直接證明了硬碟門的真實性;「之前我們只是看到硬碟內容,但從來沒有中方的證實,這次可以說是中方第一個比較官方的證實:就是硬碟裡面的內容是真的。」他說。

橫河指,翟的講話其實是很大的事情,並認為美國的左派媒體肯定不會報道,他說,雖然這段話沒有中共直接干預大選的證據,但是說明了幾個問題:1、中共希望拜登上台,替換掉他們搞不定的特朗普,而他們對拜登很有信心,相信一定能搞定;2、中共精於用各種手段壓美國社會就範,連開個新書發佈會要一個地方,它都不惜動用華爾街頂級機構去幫他擺平,

美利益集團 以中共利益為依歸

華爾街和其他利益集團,包括高技術公司為了討好中共,試圖影響美國大選,改變美國大選的結果,至少已經有動機;他們為了討好中共,而他們知道中共希望誰上台的,「這就可以至少解釋像網絡巨頭公司為甚麼要像今天這樣做,就是這些公司實際上是為了中共的利益,而不是美國人民的利益,也不是美國國家的利益,他們可能有其他目的,不限於大選的目的,但大選肯定是其中一個目的。」橫河分析說。

他有列舉中共對美國大選的直接和間接影響:1、利用在美國的親共組織對選舉造勢對某些派別的直接支持,例如對黑命貴運動、安提法提供援助和資金,這個主要是加州的華人進步會,是很早的一個共產主義組織,被人揭出來,提供消息的是前新西蘭行動黨的副主席、作家和製片人勞登,他專門研究包括「華人進步會」 在內的美國共產主義組織。11月上旬 在華府應對中共當前危機委員會一個 影片研討會,會上勞登說過,像中領館和「華人進步會」這些親共團體就控制了幾十萬美國選民,明目張膽的控制美國大選,並舉了很多例子;

另外,他提到德國的服務器,鮑威爾提過,大選數據被送到國外,可以直接取得這些數據的國家和地區包括中共;瑞銀在大選前不到一個月的時間,向Dominion 公司母公司注資4億美金。瑞銀通過瑞銀證卷和中共保持了緊密的關係。

還有美國自媒體 “Gateway Pundit” 在這個月的 5 日有個報告,說中共有個紅三代叫伊啟威在網上公開了在中國內印假選票的片段,供應3個州:Mississppi、Florida、N Carolina。

證據一經證明 即可動總統令

他認為,以上的情況算不上是鐵證,但如果當中只要有一個被證明,那就是中共干預美國大選的證據,即可以啟動2018年特朗普簽署的,關於外國勢力干涉美國大選的總統令。

美國這一次是200多年來從未有過的特殊選舉,幾方面的舞弊都與中共有關係,中共干預美國大選有動機、有手段,有結果,相信證據很快浮出水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