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月27日和29日,在伊朗「核武之父」被遙控機槍自動射擊身亡後,伊朗革命衛隊高級指揮官沙赫丹也被無人機襲擊身亡。分析認為,儘管中共表面上給伊朗打氣,但內部萬分驚恐,一直以來,中共高官都擔心自己會成為美國無人機攻擊的下一個目標。

伊朗指揮官沙赫丹被無人機導彈炸死

據伊拉克阿拉比亞電視台報道,當地時間11月29日傍晚時分,在伊拉克和敘利亞邊境附近的加伊姆地區,伊朗革命衛隊高級指揮官穆斯林·沙赫丹(Muslim Shahdan)乘坐的車輛遭到無人機襲擊,沙赫丹與3名隨行人員均在襲擊中身亡。

沙赫丹是伊朗伊斯蘭革命衛隊一名極具權威的高級指揮官,當時沙赫丹在3名隨從的陪同下,乘坐一輛汽車,正在通過安巴爾省的邊境檢查站,待進入敘利亞境內之際,突然發現一架軍用無人機來襲。

隨即,無人機發射導彈,精準命中沙赫丹一行的座駕,於是車毀人亡,沙赫丹本人及其隨行的3人均喪生。

伊朗境內再次驚現刺殺事件,且遭襲喪生的還是該國伊斯蘭革命衛隊的高級別指揮官,此事自然引起中東媒體的震驚。

伊朗經常走私武器到敘利亞和黎巴嫩

近期伊朗正同以色列在敘利亞一帶進行激烈的角力。據路透社報道,兩名伊拉克安全官員表示,沙赫丹裝滿武器的車輛在越過伊拉克邊界進入敘利亞後,不久遭到襲擊。

沙赫丹此次遇襲時,車上載有許多武器裝備。也就是說,沙赫丹是因為走私武器而被殺死的。沙赫丹遭襲身亡之後,其屍體在伊拉克支持的民兵武裝份子的幫助下,已經被運回伊朗。

以色列和美國多次指控伊朗及其特工,企圖通過伊拉克將武器走私到敘利亞和黎巴嫩,用於打擊以色列這個猶太國家。

事後以色列國防軍負責人科哈維(Aviv Kohavi)表示,以色列不會放棄任何阻止伊朗支持的戰機在敘利亞立足的行動。據不願透露姓名的官員說,攻擊行動包括對與伊朗和載運武器車隊的目標進行數千次空襲打擊。

而在2天前的11月27日,伊朗國內首席核科學家穆赫森·法克里薩德遭到刺殺後身亡。

伊朗「核武之父」被遙控自動武器射擊身亡

11月27日,被稱為伊朗「核武之父」的首席核子科學家法克里薩德(Mohsen Fakhrizadeh)被遙控武器射擊身亡。

生於1958年的法克里薩德是德黑蘭伊瑪目薩達姆大學物理學教授,生前兼任伊朗國防部副部長。作為伊朗頂級核物理學家,法克里薩德一直被西方認為是伊朗核計劃中的關鍵人物。

兩天後伊朗法爾斯通訊社披露了法克里薩德遭暗殺的細節內容。

事發當天,法克里薩德與他的妻子在三台保鏢車的護送下,從伊朗北部馬贊達蘭省出發,途徑德黑蘭省的阿伯薩德地區。此時,一台保鏢車輛離開車隊,去檢查目的地的安全性。

正在這時,法克里薩德乘坐的車輛被子彈擊中,他以為該聲音是車輛出現故障或受到其他物體撞擊所致,於是從防彈車中走出。

與此同時,一架遙控機槍從一輛停在150米之外的尼桑汽車裏開始射擊,三發子彈當場擊中法克里薩德。

被子彈擊中後,法克里薩德身邊的保鏢試圖通過肉盾的方式保護他,一些子彈同樣擊中了保鏢。片刻之後,該尼桑車發生爆炸。隨後法克里薩德被送至德黑蘭的一所醫院,但因搶救無效死亡。

根據法爾斯通訊社報道,整個暗殺行動持續三分鐘,並且暗殺現場沒有人為因素,槍擊全部由遠程控制的自動武器完成。除保鏢外,無其他人員傷亡。目前伊朗政府已經查明該尼桑車車主身份,但該人早在10月29日就已經離開伊朗。

據海外網援引《以色列時報》報道,目前伊朗方面已發佈涉嫌此案的4名嫌疑人照片。

伊朗國有廣播公司新聞電視台援引身份不明的「消息靈通人士」的話說,從事發現場的殘餘判斷,以色列的武器被用來殺死法克里薩德。

伊朗安全首長沙姆卡尼(Ali Shamkhani)也認為,以色列和一個流亡的反對組織27日使用遠端遙控武器,射擊了「法克里薩德」座駕。他對伊朗媒體說:「操作非常複雜,是使用電子設備進行暗殺,沒有人在現場。」

被殺者是國際恐怖份子 但有人還同情

美國前中情局局長布倫南(John O. Brennan)聲稱,這場暗殺為「國家資助的恐怖主義和公然違反國際法」,歐盟外交事務發言人彼得·薩諾(Peter Sano)也聲稱這是蓄意謀殺案件。

不過英國退休上校坎普(Richard Kemp)上校表示,法克里薩德(Fakhrizadeh)被斬首,可以拯救無數人的生命,他是伊朗革命衛隊的準將,不僅是高級軍事指揮官,還是國際恐怖份子。

不只如此,法克里薩德是伊朗非法核武器計劃的創始人和長期總監。聯合國國際原子能機構(IAEA)證實,他領導名為Amad的計劃,該計劃以民用核能項目為幌子發展核武器。

坎普表示,自1979年伊斯蘭革命以來,伊朗就一直高喊「美國之死」口號,與美國、以色列及其西方盟國交戰,利用代理人團體在伊拉克、阿富汗、黎巴嫩和其他地方殺害數百名美國人,並在中東、歐洲、美國和拉丁美洲發動恐怖襲擊。

美國在2019年已經將伊朗革命衛隊列為外國恐怖主義組織,特朗普政府對伊朗採取極限施壓,以迫使伊朗接受更為嚴厲的談判條件。

在11月30日下午的中共外交部例行記者會上,發言人華春瑩聲稱,中方對伊朗科學家遇襲身亡感到震驚,對這一暴力犯罪行徑表示譴責,希望該事件得到徹查。

美國急調航母防不測  中共最害怕

正值當前中東地區這一高度複雜敏感的特殊時期,3天內突發2宗暗殺事件,在伊朗引起極大震撼。伊朗官方聲言要報復,不過伊朗高官內部卻非常驚恐,因為這兩次暗殺讓他們看到自己毫無防範之力。

今年1月3日,伊朗伊斯蘭革命衛隊聖城旅指揮官蘇萊曼尼在伊拉克首都機場遭美軍刺殺。蘇萊曼尼的死亡,與剛剛發生的伊朗指揮官被炸死事件有相似之處,兩者都是在乘車出行、遭遇空襲時死亡的。

蘇萊曼尼死後,伊朗方面聲言報復,5天後伊朗伊斯蘭革命衛隊出手對伊拉克境內的阿薩德空軍基地發起導彈襲擊,不過美國並沒有受到多大傷害。伊朗方面稱「百餘名美軍官兵遭到不同程度的腦震盪」。

截至目前,美國和以色列均未就此事作出官方回應。但有媒體報道,目前以色列駐各國大使館已處於「高度戒備狀態」。與此同時,美國在伊朗方面聲言復仇後,已緊急將美海軍「尼米茲」號航母調回波斯灣。

不過真正害怕的,出了伊朗高官之外,還有中共高官。

有內部消息說,上次蘇萊曼尼被無人機炸死消息傳到中南海,習近平率領高官們連夜召開緊急會議,討論後七常委都很緊張,因美國衛星能看清北京地上的一個火柴盒,美國的導彈能在幾分鐘中準確發射到地球上任何一個地方。一旦美國把中共高官認定為消滅對象的話,那幾乎是防不勝防,除非躲在地洞裏。

後來有消息說,疫情期間中共高官真的隱蔽到防空洞裏了,名義上是躲避瘟疫,其實也是擔心美軍突然報復,畢竟中共病毒害得美國成了全球疫情最重的災區,美國經濟也遭受前所未有的下跌,中共高層擔心美國總統特朗普隨時可能像對付伊朗那樣來對付他們。

特別是今年11月特朗普換上代理國防部長米勒之後,中共更害怕了。米勒曾是美國特種部隊的頭,也是反恐中心的負責人,他上任後公開表示,將用特種部隊來結束以往那些久拖未決的戰爭。

外界評論,這次伊朗兩個高官被無人機和遙控武器殲滅,也許就是米勒風格的體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