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在已公佈的「十四五規劃」全文內容中提到,明年(2021)上半年將正式宣佈中國「全面建成小康社會」。而就這一句話,可以說首先認領了相關政策的2張空頭支票。

那就是2012年11月,中共18大報告提出「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習近平當時表示,到了2020年,要達成「全面脫貧」、「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的目標。現在這兩個承諾確定跳票,而且明年也是不可能兌現的。

中共統計局自己的調查數據指出,低收和中低收入共佔比40%,家庭戶對應人口為6.1億人,月均收入近1,000元(人民幣,下同)。而這1,000元是個平均數,有人可能月入僅幾百塊,或者零收入。換言之,在6億人溫飽仍成問題的情況下,「全面脫貧」、「小康社會」不成現實。

不過,可能比「6億人月收入1,000人民幣」更衝擊小康社會的是,現在的中國90後,年紀輕輕就欠了一身的債。

現任螞蟻集團掌門人的馬雲曾說過,中國年輕人不擔心借不到錢,有「310」借錢模式,3分鐘申請1分鐘錢就到賬。這句話說出當下年輕人借錢消費盛行,也是網貸市場快速崛起。而作為目前中國最流行網貸產品螞蟻花唄,其廣告標語直接訴求「年輕,就是花唄」,花唄不僅開通的門檻近乎為零,而且借貸額度會伴隨著使用不斷地提升。

螞蟻花唄發佈的《2017年輕人消費生活報告》數據顯示,在中國近1.7億90後中,開通花唄的人數超過了4,500萬,也就是說早在2017年,平均每4個90後就有1人使用花唄進行信用消費。報告指出,大部份使用分期產品的大學生,都是用於購買電子產品、奢侈品和化妝品等非生活必需品。報告還頗為得意地宣稱:90後們雖然熱愛買買買,但剁手時並不任性,99%的人都能夠按時還款,還是挺靠譜的。這種「靠譜」的代價是甚麼呢?

例如,在網文「花唄,正在摧毀中國年輕人的生活」中寫道:花1萬5,還掉5萬。花5萬,還掉9萬。花唄、借唄等網貸平台挖了一堆太深的坑。但最壞的情況還不是高利貸分期購物所引發的惡性循環「以貸養貸」、「以債養債」,而是在幾年後,苦心維持的資金鏈終於斷裂時,裸貸、被暴力催債、跳樓、毀掉人生、連累親友每天不得安寧等惡性事件接踵而至。

2016年「雙11」,淘寶分支天貓祭出口號「沒有一個姑娘會因為買買買變窮,尤其是漂亮的姑娘」。僅僅一個月之後,161名女孩裸貸照片流出,這些17至23歲之間的少女為了籌錢買包、化妝品、電子產品不惜上傳身份證和照片。

2017年4月,廈門華廈學院的一名大二在校女學生因「裸貸」負債57萬,最終不堪重負,無力償還,選擇自殺。另一個「裸貸門」的女大學生的採訪自白,她一開始只是想用花唄買一隻名牌限量口紅,未料只用了不到半年的時間,便滾雪球似的欠下26萬,拆東牆補西牆,最終淪為貸款平台的「商品」。據陸媒2019年調查報道,裸貸並未銷聲匿跡,並且發展出產業鏈,也就是不知其數的女學生仍深陷網貸漩渦。

曾被媒體廣為引用的滙豐銀行一組調查數據顯示,中國90後人均負債12萬,是個「負翁」。相關分析報道指出,90後未出校門的學生,或是剛剛出社會的,收入都沒有這麼多,何來的負債十幾萬?信貸消費,但其主要方向是物質消費,而非協助完成學業。

年輕人被逼得走投無路,花唄如今已經有超過3億的用戶,累計已經借出超過3,000億了,這裏有多少未出校門就負債高的90後,而這僅是一家數據。事實上,與螞蟻花唄、借唄相似的網貸還有很多。

當中國90後已經成為螞蟻花唄等網貸的重度用戶,原本應該在校園裏的莘莘學子,多成了「卡奴」甚至「負翁」,這是一個比貧窮更嚴重的社會問題了。中共「全面脫貧」、「全面建成小康社會」都是喊給自己聽的口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