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總統特朗普11月22日表示,他的政府讓美國從全球氣候協議中退出,但民主黨總統候選人祖·拜登(Joe Biden)想讓美國重新加入,拜登的想法不僅無法挽救地球,而且還會破壞美國經濟。

特朗普:巴黎氣候協議不是為拯救環境而設計

特朗普周日在白宮發表20國集團(G-20)峰會視訊講話。他說,《巴黎氣候協議》「不是為了拯救環境而設計的,而是為了扼殺美國經濟」。

「為了保護美國工人,我使美國從不公平和片面的《巴黎氣候協議》中退出,這是一個對美國非常不公平的協議。」特朗普說。

特朗普總統在2017年表示將要退出該協議,但要等到該協議生效三年後才能正式啟動撤出程序。「巴黎氣候協議」於2016年11月4日生效。美國國務卿蓬佩奧2019年11月4日曾宣佈,特朗普政府正式通知聯合國,美國將退出巴黎氣候協議,從而啟動了撤出程序。退出巴黎氣候協議需一年時間,這也意味著2020年11月4日,美國正式退出該協議。

在美國正式退出巴黎協議後,拜登在推特上宣佈,他的政府要讓美國重新加入。

美國2020年總統大選被指存在諸多欺詐事件,特朗普團隊已經在多個搖擺州提出法律訴訟。11月7日,美國主流媒體宣佈拜登勝選,引發全美範圍內的民眾抗議。《大紀元時報》在有關美國大選的所有法律挑戰尚未解決前,不會宣佈勝選者。

巴黎協議將扼殺美國經濟 特朗普:美國減碳比任何國家都多

美國傳統基金會的數據顯示,到2035年,美國會因加入巴黎協議而使得每個家庭平均損失2萬美元,國內生產總值(GDP)損失2.5萬億美元。

根據巴黎協議的規定,到2025年之前,發達國家每年要向發展中國家提供大約1000億美元的援助資金,幫助他們在能源結構和工業化技術上取得發展和改進。而在一百多個簽署國中,美國獨自每年就要承擔75%的費用,也就是大約750億美元。特朗普認為這不公平,給美國帶來沉重的經濟負擔。

特朗普政府認為巴黎協議不公平的另一個原因是,對各國的減排要求有區別,會造成美國失去競爭力。

特朗普舉例說,在該協議下,中國還可以增加碳排放13年,他們在這13年不受減排約束,而美國就不行。巴黎協議是不公平的,尤其對美國。

除了退出巴黎條約,特朗普還力求扭轉前總統奧巴馬的許多氣候行動政策。這包括在2019年廢除奧巴馬標誌性的「清潔電力計劃」(CPP),該計劃旨在到2030年將美國電力部門的碳排放量比2005年的水平降低32%。特朗普總統用「負擔得起的清潔能源」規則取而代之。

美國國家環境保護局局長安德魯·惠勒(Andrew Wheeler)表示,奧巴馬的「清潔電力計劃」會要求美國中低收入者承擔上屆政府氣候計劃的成本。

「有分析預測,在清潔電力計劃下,40個州的電價會有兩位數的上漲」,惠勒說。

「The Heartland Institute」環境與氣候高級研究員安東尼·沃茲(Anthony Watts)在2019年接受英文《大紀元時報》採訪時表示,巴黎氣候協議對大幅減少氣候變化是無效的,即使它真的有些進展,也會給美國經濟帶來重大損失。

沃茲認為,由於縮減部份產業,到2025年,巴黎協議將使美國損失約270萬個工作崗位。到2030年,美國的鋼鐵產量將減少38%,天然氣產量減少31%,煤炭產量減少86%。

他補充說,預測顯示,到2040年,美國工業界將損失價值3萬億美元GDP,以及650萬個工作崗位。

沃茲補充說,現有數據顯示,1970年至2018年期間,美國和歐盟的二氧化碳排放量總體上保持不變或下降,這部份是因為改用天然氣和可再生能源。

特朗普總統在22日的G-20演講中表示,自退出巴黎協議以來,美國減少的碳排放比任何國家都多。#

(英文大紀元記者Tom Ozimek對本文有貢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