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聯邦總務署(GSA)署長埃米莉·墨菲(Emily Murphy)近日拒絕了拜登團隊試圖進行權力移交的要求。11月13日,佐治亞州共和黨眾議員喬迪·希斯(Jody Hice)致信墨菲,糾正民主黨人對1963年《總統交接法》(Presidential Transition Act)的歪曲表述,並呼籲聯邦總務署必須根據憲法來確認當選總統。

拜登單方面宣佈「勝選」後,其團隊曾試圖要求GSA啟動權力移交事宜,但被拒絕。GSA發言人11月9日表示,權力移交事宜尚未確定,GSA和署長只有在根據《憲法》規定的程序確認當選總統後,才會啟動權力移交程序。

共和黨眾議員希斯13日說:「GSA遵守了法律的字面意義,並非像眾議院民主黨人投訴的那樣。各州選舉結果應由州政府認證,而非媒體,也非政黨。選舉結果得到認證後,我們確信GSA會採取必要的、適當的做法。在此之前,我們首先必須要確保這是一場公平、自由的選舉,確保計票過程誠實可信。」

他在信中表示:「民主黨眾議員有關《總統交接法》賦予您的責任之內容,存在歪曲事實之敘述。我在此予以糾正。」

「根據1963年制定的《總統交接法》,GSA署長有權協助總統和副總統的權力移交工作,其中涉及移交聯邦政府資金。但是,啟動移交工作的前提必須是,有明顯勝選的候選人擔任總統和副總統,這一點署長您也確信無疑。」

希斯在信中列舉了適用於2020年總統大選的三種情況,均說明目前尚未產生當選總統。他說:「目前各州的訴訟案足以說明,尚未產生當選總統和副總統。根據此前的先例和立法史,有以下三種情況也可以證明尚未產生當選總統:

「1. 《總統交接法》起草者認為,如果發生以下三種情況,則說明沒有產生當選總統:(1)票數相同,打成平手;(2)相對多數票(勝出者未獲得超過半數票);(3)出現大範圍的選舉欺詐或脅迫行為。第三種情況適用於2020年總統大選,特朗普團隊已經在多個州提出質疑並已提起訴訟。

「2. 《總統交接法》起草者的結論是:「如果GSA署長有任何疑問」,就無需開展交接工作。目前一些州尚未認證勝選者,一些州仍在計票,現在不能確定哪位候選人勝出。

「3. 根據2000年總統大選的先例,要產生當選總統,需要另一方承認敗選——2020年大選沒有人承認敗選;或者沒有持續進行的相關法律訴訟挑戰——這也不符合2020年的情況。」

希斯在公開信最後說:「GSA發言人近日表示,『如果按照憲法規定的程序產生明確的勝選者,GSA署長就會予以確認。』我強烈支持您『確認當選總統時遵循憲法和此前的先例,而不是媒體』的做法。民主國家依靠的是法律制度,人們必須遵守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