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14日刊憲,訂立《預防及控制疾病(對若干人士強制檢測)規例》(第599J章),並於昨日(15日)生效。公民社會發展資源中心聯同多名區議員及醫護界人士,昨日召開記者會反對強制檢測,擔心政府藉此進一步侵犯人權。有前線護士擔心,強制檢測會損害醫生與患者之間的互信,或令部份輕症病人抗拒看醫生。

第599J章授權政府可以按疫情發展,藉在憲報刊登的強制檢測公告,要求某些人群接受中共病毒(武漢肺炎)測試。也授權醫生按臨床判斷懷疑某人已感染中共病毒時,可以向對方發出書面指示,要求其檢測。違反強制檢測者,可被定額罰款2,000元,並收到強制檢測令,如果再不遵從,可被罰款25,000元及監禁6個月。

公民社會發展資源中心成員歐贊年宣讀聲明,強調個人的人權不能受到任何侵害,因此反對有違反個人意願、具刑罰的強制檢測。他強調採驗、是否願意提供自身的唾液樣本,是屬於個人的尊貴人權。政府可以倡議、鼓勵、勸說有需要的市民參與檢測,或提供方便地點、設施讓市民容易參與檢測,但不應該訂立刑罰,強迫市民檢測,侵犯人權。

歐贊年續指,強制受懷疑的社群去做檢測,茲事體大。認為應廣泛諮詢,讓香港人清楚明白和充份討論檢測會否令自己的人權受到侵害。他批評,政府決定前沒有諮詢公眾,甚至沒有諮詢受影響最大的醫學界的意見,就將醫生拉進政府的人身管控流程。

他又以政府在暑假期間的「普及社區檢測計劃」為例,政府把收集和測驗樣本工作判予中國大陸的化驗公司,令香港人擔心個人私隱蕩然無存,更擔心基因資料被送中成為政治監控的受害者。歐贊年認為,這次的強制檢測同樣令人擔憂,接受檢測的市民難以得知自己的基因資料去了甚麼地方,私隱是否受到保障,基因資料是否用作政治監控。

若病人拒絕求醫不利防疫

曾在亞博館抗疫的香港專職醫療人員及護士協會幹事劉凱文批評,政府強制檢測對醫患關係「百害而無一利」。他擔心,有輕微症狀的病人不想面臨強制檢測及罰款、監禁,可能因此拒絕求醫,反而不利防疫。

荃灣區議員潘朗聰斥責政府濫用第599J章,「像緊急法一樣,想怎麼做就怎麼做」。他指政府在防疫上雙重標準,記協申請遊行不獲批准,然而親共團體卻可以在全港各地擺設街站。「政府做的每個決定都是政治決定。」

「安心出行」或變全民監控

潘朗聰還質疑,政府推出「安心出行」應用程式,可以記錄人的行蹤,「是邁向健康碼、全民監控的開端」。雖然政府聲稱程式是自願安裝,但是在中國大陸,健康碼也是所謂「自願安裝」,但是沒有健康碼就不能進出很多公共場所,失去出行的自由。

外界也擔心政府推行強制檢測,為全民檢測,以至於建立DNA資料庫鋪路,加強監控市民。西貢區議員范國威說:「現在這是第一步,在特定群組、特定處所某類人士被政府定義為需要強制檢測。觀乎政府過去的行事模式,我們擔心,未來可能全民都要強制檢測。」

歐贊年也擔心,之後如果有公民團體集會、遊行,政府可能會用第599J章強迫所有參與集會人士檢測。他認為,提供更多方便市民的檢測地點及地點開放時間,都能鼓勵有需要市民做檢測,不需要推行問題極大的強制檢測措施。又指在邊境入境上主動防疫才是最重要,在入境時有適當政策,才是能真正防止疫情擴散,保障海外旅客、回港人士和香港本地市民健康的正確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