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聯邦調查局(FBI)的一位資深特工透露,調查人員在盤問賓州郵局吹哨人理查德·霍普金斯(Richard Hopkins)時,採用了逼供的手段,目的是動搖他對選舉舞弊的指控。

吹哨人霍普金斯是賓州伊利縣的一名郵政工作人員。他在日前告訴新聞非牟利組織「真相工程」(Veritas Project),他聽到伊利郵政局局長羅伯特·威森巴赫(Robert Weisenbach)和一名工作人員的談話,內容涉及倒填選票日期,把11月4日收到的選票蓋上3日的郵戳。

隨後,霍普金斯被兩名郵政局調查員詢問,調查員讓他對自己產生懷疑。

根據霍普金斯錄下的錄音,他在詢問中承認自己並沒有聽到完整的談話,也可能誤解了郵局局長的談話內容。

但是詢問結束後,他再次明確堅持最初的指控。

前紐約布魯克林區助理檢察官、在FBI工作了27年的馬克·拉斯金(Mark Ruskin)表示,根據錄音,調查人員所使用的審訊方法似乎通常用來逼供,而不是用來詢問證人。

作為一名審訊專家,拉斯金認為調查人員的做法「簡直令人髮指」。

詢問霍普金斯的其中一位調查員是美國郵政總局監察長辦公室的特別探員羅素·斯特拉瑟(Russell Strasser)。他向霍普金斯提到,自己是一名測謊員。

拉斯金解釋說,這意味著他是「審訊專家」,「這是他的基本工作。因此,他們立刻選他來處理這件事就告訴你,這不是一次普通的調查。」特工的任務「顯然是控制損失」,而不是調查是否發生了選舉舞弊。

調查員斯特拉瑟在一開始就告訴霍普金斯,他的指控已經引發了一場「風暴」,他來是為了「在(事情)變得太瘋狂之前把它收回來」。

拉斯金說,詢問的第一部份是以「虛假友好」的語氣進行的,目的是與霍普金斯建立信任。緊接著,調查員就試圖削弱霍普金斯對自己證詞的信心。「他們開始剖析他的話,讓他產生自我懷疑……用他們的話替換了他自己的話。」

斯特拉瑟斯在錄音中說,「我想確切地知道,哪些話是你『知道』自己聽到了,哪些是你『認為』(自己聽到了)。」

這個問題似乎是為了幫助霍普金斯避免他的證詞受到質疑,因為他是在「冷場」的情況下,在「房間的另一端」聽到的對話。

過了一會兒,霍普金斯的信心開始出現動搖。他說,「你讓我在這一點上質疑自己。」

另一名調查員、郵政督察查理斯·克萊因(Charles Klein)回答說,「這就是我在這裏的目的。」

克萊因後來再讓霍普金斯描述他聽到的內容時,霍普金斯重複了同樣的內容,但措辭發生變化。

他說,「根據我所聽到的推測,他們把4號收到的(選票)蓋上了3號的郵戳。」

克萊因後來利用了這一點。他說,「你可能沒有意識到,你說了一些非常重要的事情。」「你說『我以為我聽到了』。」

霍普金斯解釋說,他這麼說是因為知道自己沒有聽到整個談話,但克萊因打斷了他,並向他保證,說「推測」不會對他不利。

克萊因似乎使霍普金斯相信,他所聽到的第一手消息大部份是憑空想像出來的。他說,「這甚至不是道聽途說,而是一個假設,這才是最重要的。」

接著,克萊因又建議如何「解讀」霍普金斯的證詞。他說,「如果我們將其描述為『我認為那些話是這個意思』,那和『他們說了這些話』就非常不同了,是吧?」

拉斯金對此質問,「為甚麼他(克萊因)要以幫助他(霍普金斯)為幌子,竭力淡化羅伯特(由局長)的話的意思?」

在詢問的第二部份,調查人員一步一步地審閱霍普金斯的宣誓書,暗示他應該怎麼說。

拉斯金說,調查人員系統地削弱了宣誓書的措辭,讓霍普金斯同意這只是他的印象,他的假設,他既不確定,也記不清。

最後,調查員還要求霍普金斯把他們所說的內容親筆寫下來,把那當做他自己的話一樣。

「從頭到尾,都是相當令人震驚的行為。」拉斯金說。

霍普金斯事後對「真相工程」的創始人詹姆斯·奧基夫(James O’Keefe)說,「我感覺自己就像被耍了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