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冇搞錯,11月11日。

今天是所謂光棍節,四個一擺在一起,所以就光棍了。光棍是國語中單身的意思,但也是不要命的代名詞,說一個人光棍,就是這個人可以不顧任何道德原則,不顧任何代價,去實現那些他們想要達到的目標。

有冇搞錯國語版的影片,即將搬到一個新的地方去了。以後,粵語的還會在石山視點頻道,國語的節目,會搬到石山角度頻道,那邊都是國語的,方便我們聽不懂廣東話粵語的觀眾。

我們先來看一下這段短片。

https://twitter.com/jamesokeefeiii/status/1326337154050641920?s=12

講話這位,是美國非盈利新聞組織「真相工程」(Project Veritas)創始人奧基夫(James O’Keefe),他昨天發佈一段影片。這位奧基夫,就是前些天揭發賓夕凡尼亞州郵寄投票舞弊問題的那位。

奧基夫說,《華盛頓郵報》11月10日刊登一篇文章,說他已經撤銷了他的說法。在這段短片中,奧基夫強調,他從未對自己的指控,有任何的改變。他要求華盛頓郵報改正那篇不實的報道。

故事還要從最開始說。

美國大選投票第二天,就是11月4日,奧基夫報道了一個新聞,一位在美國郵政署工作的人,Richard Hopkins指控,關鍵搖擺州賓夕凡尼亞州的郵政署署長,要求員工將4日收集到的郵寄選票全部蓋上3日的郵戳,這樣這些選票才能夠被有效計入。

這是第一個郵寄選票造假的指控,影響非常大。

隨後,Hopkins受到美國郵政署的總監察長辦公室(Office of Inspector General)特工的盤問。

https://twitter.com/JamesOKeefeIII/status/1326323334800437248?s=20

周二,奧基夫發布了這位特工試圖脅迫和恐嚇Hopkins的錄音。

在新公佈的錄音中,特工Russell Strasser對Hopkins說:「我想讓你稍微聽話點(I am trying to twist you a little bit)。」

特工說:「我們有參議員參與。我們有司法部參與」

Hopkins打斷了Strasser說,總統特朗普的律師也一直在與他接觸。

特工說:「我想稍微讓你聽話點,因為無論你相信與否,你的腦子會開始有反應。」

特工說:「我們喜歡控制我們自己的思想。當我們這樣做時,我們可以說服自己的記憶。但是,我會特意為你做點事,當你開始承受一點壓力,那樣你的腦子會更清晰。我們也可以做另一種練習,也能讓你的頭腦變清晰。」

Hopkins在周二上傳影片,稱自己沒有撤回選舉舞弊指控。

發佈這段影片的奧基夫表示,他們有10分鐘的錄音,能證明審案的特工試圖恐嚇和強迫檢舉人退縮。

Hopkins已經收到郵政署的信,他已經被停薪停職。

民主黨主導的國會眾議院監督委員會(Oversight Committee of House)周二下午5:22連續發出3則推文,回應此事:

第一則推文:「最新消息:根據郵政署總監察長辦公室的消息,賓州Erie市的郵政署檢舉人在被調查人員詢問後,完全撤回了他的指控,檢舉人之前指控主管篡改郵寄選票。」

第二則推文:「事實如下:Hopkins是賓州Erie市的郵政署(USPS)僱員。他簽署了篡改/欺詐選票指控的作證書,並通過『真相工程』(Project Veritas)項目公之於眾。」

「美國郵政署總監察長辦公室於上周開始調查此事。」

第三則推文:「郵政署總監察長辦公室的調查人員今天告知委員會工作人員,他們在上周五跟Hopkins進行了面談,Hopkins昨天(9日)撤回了他的指控,但沒有解釋他為何簽署虛假的作證書。」

晚上8:08分,《華盛頓郵報》刊登記者Shawn Boburg和Jacob Bogage的署名文章,題目為「官方說,郵政署員工撤回了篡改選票的指控」。

文中寫道:「據不願透露姓名的官員說,現年32歲的Hopkins周一告訴美國郵政署總監察長辦公室的調查人員,指控不實,然後他簽署了宣誓書,撤回了他的指控。眾議院監督委員會的民主黨人周二晚發推文說,『舉報人完全撤回指控』。」

文章還說,舉報人Hopkins沒有回應《華郵》的置評訊息。Hopkins的主管稱指控「100%假的」,沒有在選票上倒填時間舞弊。

在《華郵》報道發表前,一直跟舉報人保持聯繫的奧基夫發推文說,舉報人有試圖與《華盛頓郵報》的記者聯繫,讓他們知道他們的故事是虛假的,但一直被忽略。

「他們甚至拒絕與他交談或發表他的評論,」奧基夫寫道。

這位郵政署的員工Hopkins,是一個退伍軍人,他說這幾天受到的壓力,比他在阿富汗所忍受的還要艱難。

總統特朗普的私人律師朱利亞尼(Rudy W. Giuliani)周二稍晚轉發新曝光的錄音,並推文說:「郵政特工要做什麼來『扭曲』(twist)證人。只是試圖嚇唬他。全部都在錄音上。有人會找出這位特工Strasser在為誰工作嗎?」

所以,才有了我們看到的最早的那條影片,奧基夫告訴大家,他沒有淡化指控,《華盛頓郵報》沒有採訪他,所以要求《華盛頓郵報》更改這個報道。

最近幾年,類似這樣的事情幾乎天天都在發生。民主黨、極左派,那些所謂主流媒體,每天都在努力,他們合作的最大目標就一件事情,推翻特朗普,這個美國人合法選舉出來的總統。

美國2016年大選後,民主黨為打擊特朗普,利用媒體、官員,試圖捏造事實構陷特朗普,結果一無所獲。2020年大選,民主黨瘋狂作弊卻力阻特朗普及其支持者指責的聲音,資深媒體人稱民主黨人會自食苦果。

《華盛頓觀察家報》(Washington Examiner)首席政治記者約克(Byron York)是《左翼大陰謀》(The Vast Left Wing Conspiracy)的作者,自2000年以來,他負責對喬治布殊、奧巴馬和現任特朗普政府,以及國會和每次總統競選的新聞報道。

11月8日,約克在《華盛頓觀察家報》發表了一篇評論文章,指出自從4年前,特朗普贏得大選後,民主黨人就開始利用媒體無中生有、捏造證據來指責、打壓特朗普。如今,他們為了贏得大選而作弊,當特朗普指出事實時,民主黨人及其媒體盟友卻表現出截然相反的態度。約克仔細清理了4年來民主黨人及其媒體盟友對總統特朗普無中生有的調查和指控,並認為,民主黨人將因其所作所為面臨後果。

約克認為,民主黨人不僅僅是指責特朗普幾次就罷手,而是月復一月、年復一年,不斷地延長對特朗普的攻擊,並竭盡所能地使特朗普受到的傷害達到最大化。由於美國左派媒體不斷與民主黨合作推波助瀾,報導有關特朗普的虛假新聞,特朗普不得不發推文以道明真相。

4年前,這些媒體說大選有舞弊,所以特朗普上台了,後來說是俄羅斯黑客,所以特朗普上台了,反正就是不承認特朗普贏得大選。但現在面對特朗普指責民主黨作弊,左媒完全是另一個態度。他說:「在2020年投票之後,特朗普的指責不會產生相同的效果,這些指責會被駁回,然後許多媒體不報導,這與2016至2019年媒體每天頭條新聞都出現毫無根據的反特朗普指控完全相反。」

但約克同時認為,民主黨針對各種投訴指責的態度,會讓他們自己處於弱勢。
約克詳細回顧了民主黨人4年來指控特朗普「通俄」的政治策略:

2016年大選前幾個月:希拉莉(Hillary Clinton)的競選經理Robby Mook就開始暗示特朗普與俄羅斯「串通」。然後,希拉莉競選團隊和民主黨全國委員會(Democratic National Committee)派遣了一名前英國間諜,以彙編一份聲稱特朗普與俄羅斯勾結的虛假指控文件。

2017年1月6日:即特朗普正式就任前兩周,國會在聯席會議上開會,以認證選舉人團的選舉成果,這是傳統的慶典儀式活動。但是,幾名眾議院民主黨人試圖阻止認證各州的選舉結果。眾議員Barbara Lee「代表數以百萬計的美國人,包括情報界人員,對俄羅斯人干涉我們選舉的證據感到震驚」,因此反對認證。由於反對者在參議院中缺乏任何支持,因此反對被否決。

隨後的幾年,對特朗普通過俄羅斯操控選舉的所謂通俄門的指控一直在進行中,從未停止。參與進行調查的人員,包括奧巴馬政府中的FBI和CIA的官員。

最後,在2019年4月,也就是特朗普做總統兩年多之後,特別調查委員發表穆勒報告,指出:「調查未確定特朗普競選團隊成員在選舉干預活動中與俄羅斯政府密謀或協調。」在長達四百多頁的報告中多次重複了這一聲明。

約克評論道:「在所有的指控之後,一個擁有了他需要的所有資金、他需要的所有人員、他需要的所有時間以及美國政府全部執法權的調查員做出了一項判決:共謀(作弊)沒有發生。穆勒調查了競選團隊的所有主要和次要人物,沒有一個人被指控犯有與俄羅斯的陰謀或協調有關的任何罪行。」

目前,儘管美國主流媒體宣佈拜登勝選,但隨著選票統計的繼續,特朗普團隊正在針對大選欺詐推動更多的法律挑戰。與此同時,國會參眾兩院的共和黨領袖表示,大選遠未完結,共和黨人不會退縮,只應計算合法選票。

全美各地特朗普的支持者也走上街頭,指控民主黨偷竊大選,支持特朗普連任。

而自稱「當選」總統的拜登已在要求被指控者和指控者在「新的民主黨政府」中「給彼此機會」,約克認為並不現實,他在文章結尾寫道:「如果此事不發生,就是所謂給所有人機會這個事,肯定沒有人會感到驚訝。」

民主黨中的左翼進步派代表人物AOC(Alexandria Ocasio-Cortez),就已經發出號召,要對特朗普和他的「同謀及哈巴狗」,進行全面清算。這是一個很嚇人的訊號。在她的推特下面,有人讚揚說,祖瑟夫會為你感到自豪的。祖瑟夫是誰,是祖瑟夫史太林,是那個殺掉幾千萬人,把俄羅斯變成共產極端專制的那個獨裁者。還有人說,毛澤東也會感到安慰了,但仍有很多路在走。

他們是民主黨嗎?當然不是,他們是共產黨,藉著黑命貴和平等的旗號,裏面顯然是共產黨那套專制專政的東西。先打土豪分田地,用加稅,增加福利來籠絡,然後用破壞體制的方式,取得政權,然後再不擇手段壓制反對派,全面控制政府力量。最後把美國變成一個專制的所謂社會主義制度。蘇聯共產黨這麼幹的,和孟什維克合作,然後再幹掉孟什維克,中國共產黨也是這麼幹的,和國民黨合作然後幹掉國民黨。現在,美國民主黨似乎正在走同樣的路。

這才是很多人擔心這次美國大選的真正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