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一些民調顯示,拜登和民主黨將在總統大選中大獲全勝。然而,在提前投票中,在四個已經有可被使用數據的搖擺州中,有三個州,民主黨人並沒有能夠達到他們所需要的提前投票優勢,以抵消預期中共和黨人將在選舉日投票中獲得的巨大優勢。

華盛頓《國會山報》(The Hill)報道說,不知道民意調查專家是否調整了此前在2016年曾犯的錯誤,但政治新聞與民調數據網站RealClearPolitics公佈的民調統計數據顯示,拜登將以341比197獲得大選勝利,而且民主黨將控制參議院。這是對民主黨人來說最樂觀的民調結果。

還有一種所謂的喜憂參半的民調結果,各州的民調平均值與2016年相差無幾,這意味著威斯康辛州、愛荷華州和北卡羅來納州都將支持特朗普,但最終特朗普的票數仍然低於拜登:310-228,而共和黨將再次贏得參議院:51-49。

第三種情況是,大多數受訪者認為,他們的鄰居肯定都會支持特朗普。這表明,特朗普真的會贏,但人們卻不敢,或不願說出自己就是特朗普的支持者的真實想法。

如果人們就是害怕,或不願把自己的真實觀點告訴民意調查者,那麼要預測大選結果,還有一個選擇就是,去看看民眾已經投票的實際情況。

福布斯民調顯示,大約一半的選民計劃提前投票。其中,62%的民主黨人計劃提前投票,而72%的共和黨人則計劃等到選舉日再投票。如果發生無黨派人士各支持一半(上次特朗普贏得了他們)的情況,那麼民主黨人需要在提前投票階段至少贏得70%比30%的優勢,才能在選舉日的實際投票中抵消自己的31%對69%的劣勢。

但全美選舉項目(US Election Project)的數據表明,民主黨只在四個關鍵州中的一個州達到了這個目標。而四個州是擁有早期選民投票的黨派分析數據的州。

例如,在賓夕凡尼亞州,民主黨支持者提前投票的人數為94.6662萬人,而共和黨支持者提前投票的人數為26.2838萬人,兩黨得票率分別為79%和21%。79%遠高於民主黨提前投票所需的,可以抵消共和黨在選舉日的投票率優勢的70%。換句話說,民主黨在賓夕凡尼亞州取得了優勢。

在愛荷華州,民主黨人提前投了33.6780萬票,共和黨人提前投了19.9586萬票,民主黨以63%對37%的優勢領先,但這遠遠低於他們所需要達到的70% 。就是說,共和黨人在愛荷華州佔了優勢。

在佛羅里達州,民主黨在迄今的提前投票中以192.6055萬票對146.3281萬票擊敗了共和黨。然而,這57%的黨派份額遠遠低於他們所需要的70%來擊敗預期的共和黨高得票率。如果民主黨在選舉日那天以31%對69%落敗,那麼實際上,他們在提前投票中所獲得的優勢,遠遠達不到贏得該州大選所需要的水平。佛羅里達州的共和黨人再次獲得了優勢。

內華達州可能是最能說明問題的州,儘管很難精確計算出結果。到目前為止,民主黨以17.0689萬票對12.2735萬票擊敗了共和黨,獲得了58%對42%的優勢。乍一看,這個數字遠遠低於其它州所需的70%。然而,在內華達州,他們只需要在提前投票中獲得59%到41% 的優勢即可,因為只有大約五分之一的選民會等到選舉日再去投票。選票已被寄給了所有的選民。甚至在2016年,該州有超過60% 的選民是通過郵件投票的。這樣,在內華達州也是共和黨佔優勢。

如果拜登在賓夕凡尼亞州、密歇根州和威斯康辛州的郵件投票優勢得以維持下去,那麼即使是把內華達州翻轉過來,特朗普的選舉人票也會少5張,只有264張。然而,關於民主黨在郵件投票中的優勢的報告是被誇大的,因為像加利福尼亞這樣的非搖擺州已經有290萬民主黨人提前投了票,而共和黨人只有110萬人提前投了票。如果真的有72%的共和黨人要等到選舉日才會去投票,那麼競爭將變得非常激烈。

一個強有力的實地競選活動對民主黨人來說至關重要。這通常包括,到從大學校園到療養院的各個地方收集選票,以及在選舉日開著裝滿潛在的支持者的數千輛麵包車前往投票站。但因為疫情,這一切都不可能發生。而且他們也是第一次試圖在沒有實地競選活動的情況下贏得選舉,結果將會以兩位數的失敗告終。

事實上,在選舉前的最後幾周,共和黨人每周都會去敲開100萬扇住戶的門,而拜登一扇門也沒有去敲,這將導致共和黨多贏得數百萬張選票。到目前為止,民主黨在提前投票中還沒有建立起他們所需的70%比30%的的優勢,以達到最終贏得勝利的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