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當地時間10月20日,在亨特拜登硬碟門曝出後1周,《華爾街日報》打破了美國主流媒體對拜登醜聞的冷處理或故意轉移視線等反應,以「拜登與中國(中共)的生意——即使他大選獲勝這個故事也不會沒有解釋就消失」為題,發表了代表媒體觀點的重磅社論,明確要求民主黨總統候選人喬拜登(Joe Biden),哪怕是出於自己的政治利益考慮,都要對美國民眾交代清楚他與中共的利益關係。

社論說:「大多數媒體都忽略了亨特拜登(Hunter Biden)手提電腦中發現的電子郵件,但這並不意味著它們不是新聞。喬拜登有義務回答有關他兒子(對他的)影響力的兜售,以及他自己的財務往來的問題,尤其是有關中國(中共)的問題。」

文章回顧了上周《紐約郵報》(New York Post)揭露的亨特拜登硬碟內容,以及民主黨方面的眾議院情報委員會主席亞當希夫(Adam Schiff)「稱其為『抹黑運動』,是沒有任何證據的『俄羅斯的虛假信息』」。

不過,社論也引述了美國國家情報總監約翰拉特克利夫(John Ratcliffe)的話,反駁了希夫的說法:「政府沒有情報來支持有關虛假信息的指控。」

社論著重地描述了有關與拜登父子有交易的中國華信能源集團(CEFC China Energy)的相關郵件內容:

「2017年5月的一個電子郵件,主題包括與六個人的『薪酬待遇』討論,這是與中國(中共)能源巨頭華信集團進行商業交易的一部份。」

「郵件顯示,拜登父子都受益於與華信的交易。郵件中將亨特拜登標識為『主席/副主席,取決於與華信達成的協議』;在股份的分配上,註明代表亨特的『H』持『20』個百分點,而且『H』還代某位『大佬』(Big Guy)持有10%。」

文章還說,霍士新聞(Fox News)已經與一位收件人確認了電子郵件的真實性,並援引其消息來源證實,郵件中所說的「大佬」就是喬拜登。

社論還描述了2017年8月亨特拜登發給華信一名高管的一封電子郵件,表示將把最初的每年1,000萬美元的諮詢費用的交易,改成「我和我的家人更感興趣」的一個合資計劃,這樣可以50/50「權益和利潤」分成。

針對拜登競選團隊的辯稱,「說拜登擔任副總統時的納稅申報表沒顯示他與中國投資有關」,以及民主黨媒體所說的,「即使這些電子郵件是真的(並且拜登一家也不否認其真實性),也無法證明拜登違反了任何法律」,社論強調,「重罪並不是政治行為的最低標準。即使拜登在2017年是一名私人公民,但他那時正在考慮競選總統,而讓他(或他的兒子)成為與中共關聯實體的合夥人的交易,就會引發有關判斷、以及(如果)作為總統他將如何處理與中國(中共)關係的質疑」。

社論呼籲拜登:「即使出於自己的政治利益考慮,也應該澄清與這家中國公司的關係問題」,並要求拜登回答「他是電子郵件中的『大佬』嗎?這筆交易是怎麼進行的?」等問題。

社論最後說:「與中國(中共)關係將是拜登最嚴峻的外交政策挑戰之一,即使他當選,這些沒做任何解釋的文件也不會消失。如果共和黨人掌控參議院,可以肯定會有更多的東西被挖出。」

「但不管真相如何,公眾應該有權知道比那位CBS記者得到的回答更多的信息。」這位記者是迄今為止唯一一位勇敢地詢問拜登硬碟門事件的人,他當時得到的回答,就是「我知道你會問這個問題」。

郵件中提到的與拜登家族有關聯的華信能源,被指有中共前黨魁江澤民的派系背景,起家於江的老巢上海,而其主要從事的石油產業,則是曾慶紅和周永康的利益地盤。根據大陸財新網在去年3月1日發表的特稿,華信背後跟政、商、軍、黑都有關係,其黨委書記和理事長都是前軍方高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