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三(10月21日),香港國泰航空(Cathay Pacific)公佈集團將全球削減8,500個就業崗位,其中裁減約5,300名香港員工,其附屬公司港龍航空亦即時停運。曾任國泰航空機師的立法會議員譚文豪指出,先前政府已向國泰大額注資,其金額幾乎可收購國泰,並派駐兩名觀察員進入董事局,應負起責任介入國泰裁員、保障航空業人才,並避免因港龍航空停止營運而造成的「骨牌效應」。

譚文豪表示,國泰集團大幅裁員屬意料之內,然而政府先前注資國泰逾270億,若以國泰市值計,該筆資金差不多已收購國泰,並有2名觀察員進入董事局,應有一定程度的話語權,對於此裁員決議不應將責任推得一乾二淨;當局應負起責任保護港龍的人才,國泰亦不應單以「商業機構」、「商業行為」之名大規模裁員。

譚文豪亦擔心,港龍航空停止營運可能會造成「骨牌效應」,或引發其它企業效法,即使獲政府「保就業」計劃補貼亦可大幅裁員。「點知呢間(怎麼知道這間)政府大額注資嘅公司,就唔(不)申請第二期保就業(計劃)⋯⋯當其他企業睇到(看到),你有政府幫,你都要咁樣(這樣)裁員,會唔(不)會製造骨牌效應,令其他企業都咁(這樣)做呢?」他又提及,很多周邊的商業活動都圍繞港龍營運,憂慮這類公司都會倒閉。

譚文豪形容國泰此次做法「好狠」,相信國泰1年前收購香港快運航空時,已為港龍停運埋下「伏筆」。

他認為,國泰應有比大規模裁員更好的做法,例如可採用停薪留職或放無薪假,當航空業復甦,從業員即可復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