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大選前夕,在特朗普總統施壓之下,希拉莉郵件門有了新進展。美國國務院日前在其官網上公佈了前國務卿希拉莉刪掉的3萬多份電子郵件;其中與中共相關的郵件中,記錄了2012年震驚世界的薄熙來與王立軍的案件。

2012年2月6日,王立軍逃進成都美領館,停留了30個小時,但美國奧巴馬政府及時任國務卿希拉莉最終拒絕了王立軍的政治避難申請;王立軍被中共國家安全部官員帶走。批評人士說,希拉莉的處理,是擔心得罪中共當局,是一種綏靖政策,令美國失去一個獲得中共內部秘密的好機會。 

特朗普施壓 蓬佩奧公佈希拉莉刪掉的三萬多封電郵

法廣10月10日報道,距離美國大選還有24天之際,選戰似乎白熱化了: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在特朗普的罕見批評和壓力下,公佈了前國務卿希拉莉刪掉的三萬多份電子郵件。

美國國務院網站頁面顯示,被公佈的電郵數量是35,575個。公眾可以一個個點開查看其中的內容。那麼,這些電郵中有甚麼敏感的內容?這些內容能給本次選情帶來甚麼影響?特朗普為甚麼執意要公佈這些4年前的東西?希拉莉克林頓在本次大選中扮演甚麼角色?有待觀察。

法新社報道說,之前從未在公眾面前受到特朗普批評的美國國務卿蓬佩奧10月9日承諾,他將發佈民主黨人希拉莉克林頓(Hillary Clinton)備受爭議的電子郵件。特朗普陣營認為,這些在2016年大選時被曝光被希拉莉刪除的郵件將會把希拉莉送上法庭。

蓬佩奧10月9日接受霍士新聞採訪,被問及美國總統批評他遲遲不公佈希拉莉刪除的郵件時回答說:「我們已經拿到電子郵件,即將對其做披露。我們將儘快行動。我當然相信,大選前還會有更多看點。」

蓬佩奧說:「我們將把這些信息全部披露出去,讓美國人民能夠看到,並記住(這個教訓)——將機密信息存在私人服務器上,這是萬萬行不通的。」「希拉莉克林頓(Hillary Clinton)絕對不應該這麼做,這種行為是不可接受的。」

希拉莉擔任國務卿期間,在未經授權的私人電子郵件服務器上處理公務,這成為其在2016年大選中的主要問題。

特朗普促解密「通俄門」文件與希拉莉電子郵件

10月8日,美國總統特朗普表示,希拉莉克林頓的這些電子郵件「就在國務院,但邁克蓬佩奧卻沒有能力將它們公佈出去,這非常不幸。」 特朗普說,「這件事上,我對他不滿意」。「他是國務院負責人,他應該把它們公佈出來。」

特朗普於10月6日發佈推文稱,他已「全面授權」對與「通俄門」相關的所有文件統統解密。同時,他呼籲對與該調查有關的人進行起訴。因為「他們對我和本屆政府犯下了罪行!」

「我已全面授權將與美國歷史上最大的政治犯罪個案——『俄羅斯騙局』有關的所有文件全部解密。」他說,「希拉莉克林頓電子郵件醜聞也同樣(解密和公佈),無需編輯!」

特朗普後來補充說:「所有『俄羅斯騙局醜聞』信息很早以前就被我解密了。對我們國家來說不幸的是,人們行動非常緩慢,尤其是這可能是我國歷史上最大的政治犯罪。行動起來吧!!!」

希拉莉郵件曝薄熙來與王立軍事件秘密

美國國務院官網10月10日公佈的被前國務卿希拉莉刪除的電子郵件中,多封郵件涉及王立軍叛逃事件。

2012年2月2日,王立軍被撤重慶市公安局局長和黨委書記。2月6日,他突然進入了美國駐成都總領館要求政治庇護,釀成轟動一時的重大國際事件。中共高官向外國求助特別是到外國駐華使領館申請政治庇護極為罕見。作為副部級官員,王立軍此舉可謂創了紀錄。

王立軍事件是薄熙來事件的導火線,薄當時是重慶書記,王是其「唱紅打黑」的主要助手。王立軍在2月6日當天攜帶著指控薄熙來及其家人違法犯罪的資料,出現在成都的美國駐華領館,他焦慮不安,講述了有關腐敗和謀殺的事件。

薄熙來當時緊急派人馬前來,試圖強行闖館搶人。而當時美領館內的美國海軍陸戰隊,則已經搭起防線,在牆頭架好槍,全副武裝且子彈上膛。

時任四川省委書記劉奇葆緊急封鎖美領館周圍區域,調動成都警備區對重慶警車實施反包圍,並逐步控制重慶軍警,最終制止重慶軍警靠近。最後時任中共國家主席胡錦濤給薄熙來打電話,薄才無奈收兵回渝。

經過仿如驚險片的前後約36小時,王立軍最終沒有獲取美國領事館庇護,走出領事館後,被中共國家安全部官員帶走。

中共官方披露的信息顯示,王立軍將原本想交給美國政府的,特別是薄通過王部署篡位的信息交給了中共,加速了薄的垮台。

據指王立軍進入領館後,美國駐成都總領事何孟德跟北京美國駐華大使駱家輝聯繫,駱家輝馬上同美國國務院高官聯繫,並建議給予王立軍庇護並允許他待在領館內。但是,白宮因擔心影響中美關係而不批准駱家輝的提議。而當時美方特別是考慮到再過幾天中國副主席習近平要抵達美國進行訪問,而習近平在當年秋天召開的十八大上即將成為中共最高領導人。

被解密的希拉莉郵件中披露了美國國務院對尋求庇護的王立軍如何處理:「(美國)國務院主動聯繫了北京的中共官員(而非薄熙來的勢力),他們來到重慶,將有一大堆話要說的公安局局長帶回首都,在那裏他已被拘禁。」「2月初重慶公安局局長王立軍在走進美國駐成都領事館時,他隨身攜帶著政治炸藥。而美國在此時對搖搖欲墜的中國(中共)起到了穩定的作用。」

電郵還解釋了奧巴馬政府為甚麼這麼做的理由:「一些共和黨議員抱怨華盛頓拒絕了叛逃者,但這種抱怨很愚蠢⋯⋯美國的支持作用一直持續到2月習近平訪美,他將是中國下一任主席。奧巴馬政府對中國的內部動盪保持沉默,因為他認為習近平的到訪很重要,因為他看重與帶領中國度過下一個動盪十年的人建立良好的關係。中國需要與美國建立良好的關係⋯⋯從中方的困境中獲取短期利益是愚蠢的,尤其是當中國正在向新的、希望是更加開放的領導層過渡時。」
 
2012年3月,時任中共重慶市委書記薄熙來被撤職遭軟禁。9月王立軍被判處15年徒刑,罪名是徇私枉法、濫用職權、叛逃和受賄。薄熙來同月被「雙開」並移送司法。2013年9月薄熙來在山東法院被判處無期徒刑,罪名是受賄、貪污、濫權。當年10月,山東高院二審維持原判。薄熙來後來還被官方定性為「野心家」、「陰謀家」,這也印證了傳聞的薄與周(永康)政變之說。

希拉莉拒收王立軍 三十六小時錯失中國變局

美國前國務卿希拉莉在回憶錄中,披露王立軍在成都美領館避難36個小時的一些內幕。王立軍事件導致中共高層發生巨變,有美媒稱,由於當時的奧巴馬政府錯誤地處理王立軍事件,把其交給中共當局,美國錯過了能影響中共政局的最佳時機。  

大陸財新網2013年10月17日曾刊文稱,希拉莉首次披露了王立軍在美國駐華使領館尋求庇護的細節內幕。

希拉莉表示,王立軍是薄熙來的左右手和警察頭子,他進入美國領館要求庇護,他的故事非常精彩,他說他知道薄熙來的妻子殺死了一個英國人。

希拉莉說,王立軍不符合美國給予(外國人)政治庇護的所有類別。「他腐敗凶殘,是薄熙來的打手,在這方面他『記錄』不彰。」

當時美國駐成都領事館曾被(武裝)警察包圍,希拉莉推測,這很可能是薄熙來的直接安排,或是薄熙來的支持者所為。

希拉莉說:「薄王兩人或許相處得不和睦,現在王立軍想要躲到一個安全的地方。與此同時,(美國)領事館也很快被其他(武裝)警察所包圍。」

「很快,這就演變成了一個危險的局面。」希拉莉表示。

她說:「我們告訴王立軍不能進入使館,我們沒有理由給予其庇護,允許其進入(領館)。但王立軍不停地說,他只是想讓北京知道真相,讓中央政府知道到底發生了甚麼。」美方表示,「可以安排」。

希拉莉後來在回憶錄《艱難的抉擇》中,也披露了王立軍事件的一些細節。希拉莉寫道,「薄熙來是中國一顆上升的明星,但是他的行為,包括監聽胡錦濤的談話,惹惱了中國的政治老人,他們對薄和王進行了調查。王立軍害怕自己也像那個被下毒的英國人一樣,所以帶著一腦袋(這裏,希拉莉沒有說文件,用的是a head full of stories)的情報走進了美國領館。」

「薄熙來的手下包圍了領事館,局勢一度很緊張。」希拉莉寫道,「我們詢問了王立軍的打算以後就聯繫了北京的中央政府,提議說,如果他們願意聽王立軍的情報的話,王會自動向他們投降。」

「我不清楚王的情報有多大的爆炸性,或者北京如何對待這些情報。我們同意對此事隻字不提,北京方面對此很感激。很快,多米諾骨牌開始動起來了,薄熙來被剝奪了權力,他妻子被判殺人罪。」

希拉莉後來表示,當時美國並不知道王立軍事件有多麼嚴重,也不知道北京會如此看重這件事情。

王立軍事件發生後,有不少人責怪希拉莉,假如當時允許王立軍留在美領館,一定會對中共造成更大的打擊;如果再把他送到美國在自由世界爆料,效果一定更加震撼。

《紐約時報》的報道稱,一些美國國會中的共和黨人質疑,奧巴馬政府錯誤地處理王立軍事件,把他交給了中共當局,因為當時王立軍想交給美方的是能影響中共最高層權鬥的爆炸性信息。
 
美國《華盛頓時報》記者格茨曾發表多篇報道,援引相關外交人士話說,美國國務院不給予王立軍庇護並將王交給中方,是擔心得罪中共當局,這是一種綏靖政策。

眾議院外委會時任主席羅斯雷提南曾專門發函國務院,要求交出所有當時外交電報內容、電子郵件和相關外交密件和材料。但後來,這件事不了了之,沒了下文。

王立軍叛逃時攜帶機密文件

2016年9月6日,《華盛頓自由燈塔》報道,王立軍的出逃過程比間諜小說的情節還精彩。

2012年2月6日王立軍悄悄進入領事館,他攜帶著一些文件和一個含數十萬美元現金的行李箱。據熟悉情況的美國官員說,他還在領事館裏打了幾個電話。

中共官媒報道,當時王立軍就環保、教育、科技等與美國外交官交換了意見,然後他說擔心自己的生命安全,「要求美國為他提供住所,並進行政治避難申請」。

當時領事館的美國外交官,其中包括情報人員,都保不住王立軍要出逃美國的秘密。領事館僱用了幾個中國公民,他們中也許有人是中共安全機構的線人。

不管是這些線人報告的也好,還是領事館的信息被截獲也好,幾個小時內,中共迅速知道了王立軍進入美領館的消息。重慶方面甚至調動武裝警察來包圍領事館,薄熙來不顧一切地要抓住王。

一位美國前官員說:「王立軍透露的信息聳人聽聞。」王告訴美國外交官,他有中共領導層的內部信息,還自稱有黨和政府內部文件,但他在面談時沒有交給領事館。他建議把文件作為殺手鐧,如果重慶把他抓了,他就把這些文件釋放出來。

在2月6日和2月7日之間,美國華盛頓的官員作出決定,拒絕了王立軍的避難申請。

《華盛頓自由燈塔》報道,王立軍待在美國領事館內的30小時,在白宮的奧巴馬政府高級官員也進行了干預。國家安全委員會的官員和前副總統拜登的辦公室擔心,王立軍的出逃會打亂2月14日拜登和習近平在華盛頓的會晤。

拜登的助手,其中包括國家安全顧問Antony Blinken,都認為王立軍的潛逃會打亂習近平的訪問,他希望國務院儘快處理王立軍的案件,至於是不是他們向希拉莉施壓把王立軍交給北京,目前不得而知。

前政府高官:美國錯失了珍貴情報

美國情報和外交政策分析人士說,希拉莉未能給王立軍政治庇護或臨時避難機會,從而失去了從中共這個封閉世界獲取情報的絕佳機會。

列根政府的前白宮情報總監、喬治布殊政府的前國家反間諜官員Kenneth deGraffenreid說,「希拉莉和奧巴馬沒有從地緣政治角度來處理,他們不理解他們所面對的共產主義政權的真面目」。

Kenneth deGraffenreid認為,王立軍這樣的中共內部人士投誠時,應予以協助,因為他們可以提供有價值的情報。

「鑒於中共政府內部人士透露的信息很少,從情報的角度來看,王具有『足金』價值。」他補充說,王的中共政治派別身份,不應該導致他失去庇護資格。

Kenneth deGraffenreid說,過去美國情報部門接受過那些從事過犯罪活動但能提供情報的叛逃者,比如90年代叛逃的前克格勃將軍Oleg Kalugin,和1978年叛逃的羅馬尼亞情報局局長Ion Pacep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