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著A1碉堡「轟」的一聲巨響,奠邊府戰役總攻開始。第二天,法軍投降,兩個月後,《日內瓦協定》簽訂,法國退出印度支那。法國人退出北越做的最後一件事,就是護送北越大約60萬天主教信徒前往南越,避免他們被越共屠殺。為了防止共產黨繼續向東南亞滲透,產生骨牌效應,美國派出軍事顧問團和特種作戰部隊,從此,中共支持的北越和美國支持的南越開始對峙。

自左上順時針方向:德浪河谷的美軍;1968年南越陸軍保衛西貢;北部灣事件後兩架A-4天鷹式攻擊機對北越進行轟炸;1972年復活節攻勢中南越陸軍奪回廣治;第一次廣治戰役中逃散的平民;1968年戊申順化屠殺300名遇難者下葬。
自左上順時針方向:德浪河谷的美軍;1968年南越陸軍保衛西貢;北部灣事件後兩架A-4天鷹式攻擊機對北越進行轟炸;1972年復活節攻勢中南越陸軍奪回廣治;第一次廣治戰役中逃散的平民;1968年戊申順化屠殺300名遇難者下葬。

1953年,在越南,法國調集空降兵佔領奠邊府,構築大型工事,準備引誘越共軍隊從叢林裏出來進行常規戰。

在越南的中共軍事顧問、開國上將韋國清向中央軍委申請,調來了一批幹部,他們都是在韓戰前線,上甘嶺這些地方挖工事的好手。法國人的工事都是歐洲馬奇諾防線那種巨型碉堡,由工程兵開著挖掘機、推土機等各種工程機械來構築工事。而中共指導下的挖掘工具只有一樣:小鏟子,而且還要挖得比法國人更深。

坑道工作完成後,他們把一噸炸藥埋在法國A1大型碉堡下面。1954年5月6日,隨著「轟隆」一聲巨響,A1碉堡飛上了天,奠邊府戰役總攻開始。第二天,法軍投降。兩個月後,簽訂了《日內瓦協定》,法國退出印度支那。

法國人退出北越做的最後一件事,就是護送北越大約60萬天主教信徒前往南越,避免他們被越共屠殺。

為了防止共產黨繼續向東南亞滲透,產生骨牌效應,美國派出軍事顧問團和特種作戰部隊,從此,中共支持的北越和美國支持的南越開始對峙。

北越「精神領袖」胡志明長期生活在中國,1959年,他正忙著跟周恩來申請,把他多年的秘密婚姻轉正。周恩來說:「只要越南的同志不反對,我們不當絆腳石。」越南有哪個同志反對呢?黎筍,這是一位來自越共南方局的領導,最後走到了越南共產黨實際領導人的位子。他勸阻胡志明說,「您說了,越南不解放終身不娶,您放心,我一定加快解放南方的神聖事業。」

胡志明直到他的秘密妻子、中共黨員林依蘭去世,也沒有兌現對她婚姻的承諾。不過越共對於入侵南越倒是「信守約定」,越共中央委員會決定武裝統一越南。他們首先進行武裝滲透,在南越進行遊擊戰,殺害農村鄉紳、村長,搞解放區。

1961年1月20日,甘迺迪就任美國總統,發表了美國歷史上著名的演講,他在就職演說中說:「為確保自由的存在和自由的勝利,我們將付出任何代價,支持任何朋友,反抗任何敵人。美國同胞們,不要問國家能為你們做些甚麼,而要問你們能為國家做些甚麼。全世界的公民們,不要問美國將為你們做些甚麼,而要問我們共同能為人類的自由做些甚麼。」

這個著名的演講,並不是甘迺迪隨興而發,而是20世紀60年代初美國主流民意的真實反映。當年的美國在全球對抗共產主義擴張,拯救那些在極權統治下失去財產、信仰、人身自由的人民,讓他們免於遭受來自自己政府的殘酷的屠殺,這種使命感成了基督教信仰為主的美國的全民意願。

可是,這麼強大的美國,這麼正義的民心,為何最後竟輸掉了這場戰爭呢?

戰爭倒計時

就像當初沒有中共支持,越南無法戰勝法國人一樣,面對更為強大的美國人,沒有中共的支持,越南想要取得勝利簡直是天方夜譚。那時,整個國際「共運」在蘇聯的指揮下,都不敢直接對抗美國,但毛澤東從1960年開始表態支持越共。

大家知道,六十年代初,那是甚麼時候呀?那是中華民族餓死幾千萬人的時候。主持經濟工作的劉少奇本來剛剛制定恢復經濟、解決生產的計劃,毛澤東放出風來說,「有階級敵人破壞國際共產主義。」剛剛同意劉少奇新的經濟計劃的林彪和周恩來「出溜」一下子,站在毛澤東身邊了。

毛澤東乾脆讓劉少奇率領代表團訪問北越。這一招多狠呀,劉少奇若不去,就是階級敵人了;如果去,就要放棄自己的經濟計劃,也就是放棄政治威信。劉少奇去了,他對越南承諾:「你們打,費用全是我們家的。」劉少奇被馴服後,林彪再次前往北越,簽訂軍事協議,針對中蘇矛盾,越南必須承諾只接受中共做大哥,中共派出高射炮部隊,建立空軍基地,從全國老百姓的嘴裏分出食品、裝備。戰爭進入倒計時。

中共間諜

這期間,美國甘迺迪總統被刺,副總統約翰遜接任總統一職。1964年8月,越共用魚雷襲擊美國軍艦,東京灣事件爆發。1964年11月28日,約翰遜總統提議展開轟炸北越的「滾雷行動」,美國開始全面捲入越南戰爭當中。

但是,從一開始,雙方領導人的戰略決心就有著明顯的差異。中共方面豁出全部家底也要拼;美國那邊,約翰遜總統卻弄了一個「有限戰爭」的政策:華盛頓不允許美軍以優勢戰力贏得戰爭。打一場不准贏的戰爭,多麼荒唐的事情!

中共高級間諜金無怠,迅速把這份情報交給了中南海。美國國務卿臘斯克用一句話就說明白了美國的越戰政策:「如果河內和北京肯放過南越,我們就打道回府。」這下更堅定了毛澤東的決心,既然美國不願意把戰爭擴大,那中共、越共就有了明確的策略,既簡單又狡猾。中共總理周恩來拿起了直通越共中央的紅色電話,說:「我是周恩來呀,我找黎筍總書記,要打消耗戰,拖長戰爭時間,造成美軍人員的傷亡,美國老百姓就容易被左派媒體和政客調動起來反戰。」

滲透

美國民性的特點,第一是最在乎本國公民的傷亡;第二是深厚的人道主義傳統。從60年代末開始,電視機迅速在美國家庭中普及,以前報紙中讀到的戰爭英雄沒有了,電視裏常常是左翼媒體竭力渲染的美國傷兵在越南叢林的慘狀,從心理上喚起美國人民對自己子弟兵的巨大痛惜。美國人很難理解共產黨對人命的極度輕賤,但共產黨卻利用了美國人的不理解。

60年代, 共產主義滲透美國,主導了反戰運動。在民權運動當中,有一位著名的共產主義變種組織的激進的政治領袖,叫做阿林斯基,他除了掀起反越戰學生運動狂飆之外,更重視讓左翼成員、親共產主義者走進美國的政治體制當中。他培養的兩名政客,後來取得了非凡的成功。

阿林斯基培養的這兩個人,一個被稱作阿林斯基的女兒,她就是2016美國總統候選人,希拉莉克林頓;另一位,是阿林斯基的愛徒,芝加哥阿林斯基社團領袖,美國第44任總統奧巴馬。

「左派」

西方「左派」除攻擊美國政策之外,就是利用美國人的人道主義的寬厚。越戰中有一張非常著名的照片,照片上南越國家警察局長阮玉灣將軍用手槍,槍決越南共產黨阮文斂,記者亞當斯搶拍的這張照片獲得了普立茲獎,它深深地影響了美國人對越南戰爭的態度:「我們的孩子保衛的南越政權這麼沒人道。」然而,亞當斯的照片並沒有告訴人們,阮文斂是越南共產黨鋤姦隊隊長,就在被槍決的那天早上,他帶人殺死了10幾個手無寸鐵的平民,是一個越共惡魔,而且他沒有穿軍裝,是混在平民裏的恐怖份子,不受《日內瓦公約》保護,是可以就地正法的,然而執行正義的人卻成為反面人物。

輸與贏

史泰龍出演的《第一滴血》的蘭保,說出了那個時代輸掉戰爭的英雄們的心裏話:「這場仗本不屬於我,是你要求我參戰,我拼了命要去打贏這場仗,但偏偏有人不讓我們打贏。我們為這個國家出生入死,回國後卻看到機場擠滿了蛆蟲們,抗議、吐痰,叫我嬰兒殺手,用各種卑鄙的話罵我!」

就這樣,魔鬼的滲透,讓一場戰役都沒有輸過的美國人輸掉了整個戰爭。

1975年,福特接任因水門事件下台的尼克遜總統,4月23日,他宣佈越南戰爭正式結束。4月29日,美軍組織了有史以來最大的直升機撤僑行動——「疾風行動」,最後一班美軍直升機,從美國駐西貢大使館屋頂上撤走了最後一批海軍陸戰隊員,這成為越南戰爭結束的標誌。就在同一天,西貢淪陷,南越數十萬人被共產黨清洗殺戮,100多萬華僑投身怒海,成為國際難民。

邪靈最大的力量不是與正義的正面交鋒,而是對生命、靈魂乃至一個民族的附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