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互聯網交易巨頭阿里巴巴的創始人馬雲,最近在一個網上流傳的視像中稱,中國只是在人工智能的應用上領先「而芯片我們還落後20年。」網上有評論質疑,中國的芯片生產,應該不只是落後20年那麼簡單的問題,而是有和無的問題,「唔係芯片好和差的分別,而係有和無芯片的分別。」

自9月10日辭去阿里巴巴董事會主席職務後,馬雲仍然四處演講。根據法廣10月4日的報道,這個流傳的視像雖然具體時間並不確定,但應該可以肯定是在近期、在美國宣佈斷絕華為的芯片供應、以及限制向中芯國際出口之後。

馬雲在視像中以美國禁止抖音海外版TikTok和微信為例,聲稱「這是因為美國開始害怕了,因為中國這些App產品做得比美國做得好」。

他還列舉了美團、餓了麼、拼多多等其它應用(App),認為中國這幾年在App上創新多。不過馬雲也承認,中國並沒有在人工智能領域世界領先,而只是在人工智能的應用上領先;如果沒有基礎科學和科技,再多的應用創新,到最後還是要受制於人。

但事實上,即便在人工智能的應用上,中國也被質疑可能並不是創新多,而只是慣於盜竊知識產權。馬雲自己的阿里巴巴,據報道就是剽竊了美國國務次卿克拉奇(Keith Krach)的概念。

上個月17日訪問台灣的克拉奇,被包括阿波羅網在內的多家媒體,曝出他創辦的第一家電商的概念,被當時招待過的幾位中國訪客竊取,而那間公司就是阿里巴巴。

在誇讚中國App「創新多」的同時,馬雲也承認,不管是互聯網還是應用手機,最後還是需要運算能力,也就是芯片,「真正底層的運算和邏輯,底層的科學和科技,我們還遠遠落後於人」。他這裏所說的「底層」,應該是指「基礎」的意思。

對於馬雲所說「真正底層的東西我們並沒有創新」,並不會讓很多人感到驚訝;但對於他聲稱的中國芯片落後20年,很多人卻不以為然,並不認為中國的芯片生產只是落後20年的問題那麼簡單。

旅美中國問題學者章天亮認為,現代社會分工協作非常細緻,芯片的生產,「裏邊涉及到的工藝是非常非常復雜的」,「如果中共想做一個芯片產業的話,整個這個芯片從頭到尾幾百道工藝它都得掌握,這根本就不可能。」

章天亮舉例說,用於製作芯片的一些基本的原材料,比如高純度的氟化氫,以及荷蘭的光刻機刻芯片時用到的一種膠,都只有日本能做,所以目前能做7納米芯片的三星和台積電,也都要依賴其它供應商的材料和技術。

章天亮引述彭博社報道的中共斥9.5萬億巨資自主研發芯片的報道,指中共「重賞之下,也無勇夫」,因為這可能需要1萬個甚至10萬個勇夫分工協作才能做成,而中共體制恰恰不鼓勵人與人之間的溝通和協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