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夫婦公佈確診感染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是美國時間10月1日晚9點54分,正好是北京時間10月2日上午9點54分。一直到10月3日傍晚6點,中共黨媒才報道,習近平致電特朗普問候。

一個簡單的問候,出於最基本的人性問候,為甚麼會拖延了32個小時?難道習近平本人不懂基本的交往禮數,在人性關懷上還不如金正恩?或者說政治智慧上也不如金正恩?

拖延意味著習近平被迫左右權衡,該問候還是不問候,難以決斷。

這一拖延,露出了習近平的底牌,他實際上已經決定與美國對抗到底,而且是強硬的對抗到底,哪怕被西方各國孤立,也在所不惜。

這當然不是為了國家民族的根本利益,而是為了他個人的權位、權威,也為了保住中共政權。為此,習近平應該在中共高層內部強力表態,不容任何人質疑。

中央委員們一個也不允許質疑,政治局剛剛討論了《中國共產黨中央委員會工作條例》,黨媒報道稱,這是維護以習近平為核心的中央權威和集中統一領導的「必然要求」。即將召開的十九屆五中全會,誰也不准私下議論習近平的決策。

中共元老們也不允許議論,9月30日的招待會上,中共元老們一個也沒有出現。拿疫情當藉口自然很順當,但這也證明,抗疫表彰會是一場虛假的政治騷,徹底讓中共元老們遠離了決策中心。

習近平自認安排妥當了,是否問候特朗普卻成了習近平的難題。習近平正在全面展開與美國的對抗,此時問候特朗普,習近平很可能認為相當於示弱,這是遲到問候的直接原因。

習近平在聯合國大會上說,「不能誰的拳頭大就聽誰的」,這既是在國際上叫屈,也是公開與美國叫板。習近平一直在操作台海的大規模軍事騷擾,實際針對美軍;越南、菲律賓堅持南海主張,中共稱美國在搗亂,於是在南海繼續恐嚇;美、日、印、澳外長即將在日本會談,中共黨媒開通了釣魚台數字紀念館……習近平完全不準備放棄對第一島鏈的企圖。

近日,中共黨媒一度大肆抹黑特朗普,公然介入美國總統選舉,意圖扶植拜登。中共也乾脆不執行中美第一階段貿易協議,還擬定了針對美國的反制裁企業清單。

中歐峰會談崩後,歐洲公開宣佈與美國站在一起,中共此時更不肯對美國放軟,否則等於對整個西方世界放軟。那樣的話,「港版國安法」該如何收場?新疆、西藏、內蒙如何收場?六四、法輪功和宗教迫害又該如何收場?

習近平因為擔心自己被逼下台,正在被中共一連串的罪惡捆綁,因而也不得不去試圖維繫中共政權。

習近平背上了太多的包袱,承受了太多的負擔,他把對特朗普的簡單人性問候,與眾多的政治算計掛鉤,才產生了遲到問候的尷尬,也暴露了他的底牌。

習近平的猶豫,不僅顧慮對外釋放怎樣的信號,更涉及到對內如何交代。剛剛在內部確定了對外強硬對抗策略,也確定了閉關鎖國的內循環論調,習近平似乎認為,自己再度樹立了一個強硬的領導人形象,應該在五中全會上再度過關。

此時對特朗普的問候,在習近平看來,是一種示弱,也相當於一種自我否定,可能嚴重削弱剛剛找回的一點權威。

美國駐華大使剛剛離開,新一輪外交戰眼看打響,美國政府不承認中共政權只是時間問題。在中共看來,這一切的背後決策者、推動者,就是特朗普;特朗普在聯合國大會上,也公開要求中共對隱瞞疫情負責;特朗普的競選綱領中明確,把製造業搬回美國;特朗普的經濟制裁一個接著一個……

習近平打定主意不肯示弱,因此,是否問候特朗普,成了習近平艱難的抉擇。32個小時中,也許習近平本人冥思苦想,也許再度召開政治局視像會議反覆討論,最終,習近平妥協了,不情願的發出了致電問候。

然而這32個小時,卻透露了習近平的對抗底牌,他自我對抗了32個小時後,最終否定了自己的初衷。習近平沒有在第一時間發出問候,已經表明,他並不想問候,習近平已經視特朗普為死敵。

醫院中的特朗普,至少頭腦是清醒的,他應該看懂了習近平的底牌,也應該更明確了下一步的規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