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聯辦於10月1日國殤日在其官網發稿稱,中聯辦主任駱惠寧到社區探訪香港底層民眾,其中一位據稱居住於劏房的男子在家裏接受了探訪。後有網友起底,發現該名男子名為徐天民,由於在搜索出的照片中疑似手上握有麥克風,誤認其身份為中國大陸媒體記者。

但立場記者搜查發現,徐天民的真正身份是「愛國(黨)護旗手」,在港人反送中抗爭的過程中曾「自費10萬元」為中共護航,清理連儂牆。網友留言,對這位住劏房的基層人士竟如此大手筆提出質疑,並嘲笑中聯辦造假做法低劣。

「自費」10萬清理連儂牆 甘當中共護旗手

在駱惠寧探訪了徐天民後,有網友質疑其人的身份,在網上搜索出一張徐天民出席活動的照片,由於照片中的他疑似拿著麥克風牌,網友懷疑其身份是中國大陸某家媒體的記者,即「做媒」。

但據立場新聞記者翻查資料,發現上述照片攝於今年元旦的中聯辦升旗活動,而另有不同角度照片顯示,當時該男子是在接受《北京日報》的訪問。

中聯辦官網上的照片顯示,徐天民與駱惠寧雙雙對坐於上下鐵床的下方,擺出相互問候的姿勢。徐天民自稱是來港7年的新移民,居住於九龍深水埗。

中共紅媒《文匯報》專訪徐天民稱,其在過去一年的港人反送中運動中,「自發」聯絡「愛國(黨)愛港」人士,成為舉著中共血旗——五星紅旗上街的「護旗手」,其人還會定期清理港人對抗中共極權的「連儂牆」及路障。並稱,疫情之前,他每日清晨都會出門清理街頭標語和海報,隨身攜帶的包裹,裝著一瓶噴漆和一面中共血旗。

另外,徐天民還在騰訊網上以第一人稱的角度發表了一篇題為「我保衛香港立法會的48小時」的文章稱,他曾與同伴今年5月輪流在立法會外看守,只要見到有「黑衣人」在立法會周圍設置路障、攻擊「愛國(親共建制派」議員或侮辱「國旗(血旗)」等行為就會設法制止,更形容當得知《國歌法》完成二讀的消息時,自己「激動得快要掉眼淚了」。

徐天民又稱,為了不給人感覺他是打著「愛國(黨)活動」中飽私囊,一直在默默貼錢製作「愛港愛國(黨)」的橫幅、標語、紅旗等,花費逾10萬元。

因支持中共被任職酒樓解僱

由於頻繁參加這類活動,徐天民稱在其任職的一家酒樓去年10月通知他離職,之後一直找不到飲食業工作,只好在地盤做散工,「好多餐廳都怕被『裝修』,邊有人敢請我?」

徐天民自稱,目前積蓄快將用光,需要把大陸的房子賣掉,妻女需要回到原籍湖南生活。

網民:有10萬花費還叫做基層?

不過有網友對於徐天民稱是在用自己的積蓄「舔共」表示質疑,跟貼指「有10萬元『洗費(花費)』,還叫做基層?」

還有網友指,「沒有抗爭(指港人的反送中運動),大陸人就失業了。」

更有網友指,「如此愛國點解(為何)要來香港?」

另有網友提醒中共,「共產黨無自信,做任何事都要完全under control(控制在手),要零失誤機率才放心。」

網友指,「整齣戲,很噁心!」,並有網友感嘆,「真的肉酸,不要用如此低級的手段啦!香港人除了那幫管治的班子外,全部出名的高質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