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民主黨總統候選人拜登2020年9月29日聲稱,參議院的一份聯合報告中,關於他的兒子從俄羅斯人那裏得到了數百萬美元的說法「不是真的」。

在大選辯論過程中,當拜登暗示特朗普將服役軍人稱作「失敗者」,並誇讚自己的大兒子博‧拜登(Beau Biden)曾在阿富汗服役多年的時候,特朗普總統對拜登談到了他的小兒子亨特‧拜登(Hunter Biden)。

特朗普說:「我不了解博,但我知道亨特。他在參軍的時候因吸食可卡因而被不光彩地開除,」「在你沒有擔任副總統之前,他沒有工作過。但在之後,他在烏克蘭、中國和莫斯科那裏發了財。」

拜登則回應說:「這不是真的。」

拜登還承認自己的兒子有吸毒的問題。他說:「我的兒子,同很多人一樣,他也有毒品問題,但他正在改正,正在解決毒癮問題,我對此感到驕傲,我為我的兒子感到驕傲。」

在辯論中,特朗普問拜登:「為甚麼,只是出於好奇,為甚麼莫斯科市長夫人給了你兒子350萬美元。他做了甚麼獲得了這些報酬?」他指的是亨特‧拜登。

拜登回答說:「這不是真的。這些都不是真的。」

特朗普繼續問道:「喬,他沒有得到350萬美元? 」

拜登說:「不是這樣的,完全不可信。」「聽著,我兒子在布里斯馬(Burisma,一家烏克蘭能源控股公司)沒有做錯任何事。」

但據本月公佈的一份參議院聯合報告中提供的情報,亨特‧拜登和他的助手德文‧阿徹(Devon Archer)與俄羅斯女商人埃琳娜‧巴圖林娜(Elena Baturina)存在財務關係。巴圖林娜曾是已故莫斯科市長尤里‧盧日科夫(Yuri Luzhkov)的秘書,後成為了他的妻子。

報告顯示,2014年2月14日,巴圖琳娜向一個名為Rosemont Seneca Thornton的公司的銀行帳戶匯入了350萬美元。而Rosemont Seneca是一家由亨特‧拜登聯合創立的投資公司。

特朗普後來又提出了這個問題,他說: 「350萬,喬。為甚麼他會得到莫斯科的350萬報酬?」

拜登再次否認說:「這根本不是真的,」「他沒有。」

這位前副總統接著說:「我們想談談家庭和道德問題我不想這麼做。他的家庭,我們可以談論一整晚。他的家人……」

特朗普打斷他說:「我的家人因為來這裏幫助我們政府工作而損失了一大筆錢。」「他們就在這裏。他們每個人都損失了財富。」

拜登對聽眾說,特朗普「不想談論你想要聽的」,然後他第四次否認他的兒子從巴圖林娜那裏得到了報酬。

但特朗普隨後提請觀眾注意,當時還是副總統的拜登曾威脅烏克蘭政府說,如果不解僱一名正在針對烏克蘭的布里斯馬控股公司(Burisma Holdings)展開調查的烏克蘭檢察官,他將取消美國對烏克蘭的10億美元援助。當時他的兒子亨特‧拜登正受僱於這家烏克蘭能源控股公司。

拜登再次表示,特朗普所說的不是真的。

但據報道,拜登此前曾親口承認,他利用了美國對烏克蘭地區援助對烏方進行了威脅。2018年1月,拜登在對外關係委員會(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的一次活動中說,他去了烏克蘭,並計劃宣佈一項10億美元的貸款擔保。

拜登說:「我得到了當時的烏克蘭總統波羅申科(Poroshenko)和當時的烏克蘭總理亞采紐克(Yatsenyuk)的承諾,他們會對那名國家檢察官採取行動。但他們沒有。」

「所以,他們說他們已經——他們正要出去,開始一個新聞發佈會。我說,不,我不會——或者,我們不會給你10億美元。他們說,你沒有權力。你又不是總統。我說,這是總統說的,可以給他打電話。」

「我說,我告訴你,你得不到那10億美元。我說,你不會得到10億美元。我將馬上離開這裏,我想大概還有六個小時。我看著他們說,我六個小時後就要走了。如果這個檢察官沒有被解僱,你就拿不到錢。好吧,狗娘養的,他被解僱了。他們當時安排了一個可靠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