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75年8月8日,世界歷史上最驚人的人為科技災難,就發生在中共專政的中國大陸!

那是慘絕人寰的河南「板橋水庫」潰壩事件,死去23萬多人,1,000多萬人失去家園,被美國《Discovery》節目《世界史上人為技術錯誤造成的10災難》列為第一位,排在前蘇聯切爾諾貝利核洩漏事件之前。

板橋水庫和石漫灘水庫位於淮河的支流上,是中共要治理淮河的主要工程之一。公元1950年,中共中央治淮委員會成立,1951年毛澤東題詞:「一定要把淮河修好。」之後淮河流域上就開始興建一大串水庫。河南省駐馬店市板橋鎮的「板橋水庫」是其中一座大型的工程,戴著毛的「治淮」的光環,被視為是「鐵殼壩」。

它位於淮河支流汝河上游,白雲山腳下。捧著「蘇聯專家援助」進行設計與施工,於1951年4月開工,1953年6月完工;然而運用中就發現輸水洞洞身裂縫和土壩縱橫向裂縫,於是在1956年2月至12月,又按所謂「百年一遇洪水設計,千年一遇洪水校核」進行擴建,標榜著蓄水防洪的功能。

1975年8月6日來了颱風,板橋水庫在3天的暴雨帶來的洪水中潰壩。板橋水庫決口,8日凌晨洪水沖出壩體,水頭最高達7米以上,鋪天蓋地而下,首當其衝的文城公社幾乎死絕。1小時後,洪水沖到45公里外的遂平縣城,洪水水面寬10公里。

這裏的人沒有接到任何潰壩和洪水警報,許多人在睡夢中成冤魂,也有人在倉皇奔逃走避時遭洪水吞噬。緊接著石漫灘大水庫也垮壩,短短數小時內還有竹溝、田崗兩座中型水庫和58座小型水庫相繼垮壩潰決。淮河中下游多處水庫強行爆破,居民沒有得到任何告知,根本來不及逃離,死於爆破分洪的洪水中。

這些水庫垮壩造成遂平、西平、汝南、平興、新蔡、漯河,臨泉7個縣城淹水數米深,共29個縣市、1,200萬人受災,毀房680餘萬間,沖毀京廣線鐵路100多公里,京廣線中斷18天,影響正常通車48天,直接經濟損失約為100億人民幣。

建水壩,改變江河自然規律;潰壩,更引發巨大的災難。(shutterstock)
建水壩,改變江河自然規律;潰壩,更引發巨大的災難。(shutterstock)

上級沒回應 錯失救命關鍵時刻

板橋水庫潰壩前,水庫管理當局向上級拍出急電,反應緊急狀況請示處置,但是第一、第二通急電都石沉大海,沒有回訊。管理局沒得到上級指示下,不敢採取任何救急措施。等到再向上級發出第三通特告急電時,水庫已經開始決口,不得不緊急自理開啟閘門,可是長年沒有檢點維護的17扇閘門中只剩5道能動彈。此時,上級才來指示炸堤口分洪,以減小潰壩洪水的毀壞力量,一切都已太晚,無法救急。

據1975年8月9日8時駐馬店地委發給上級的特急電報報告說:

「板橋水庫8日0時40分垮壩,遂平縣城被淹沒,有許多人死亡。由於暴雨洪水造成嚴重災害,300多萬人被洪水包圍,有的被困在房頂、樹上已有兩三天,萬分危急!」

到8月21日,還有37萬人泡在洪水中。「遂平縣革命委員75(30)號」文件「關於當前防病治病的通知」中顯露一些災情:

「……災後環境污染嚴重,人群抵抗力下降,乙腦、傷寒、瘧疾等傳染病日趨上升。」

飛機空投食品一半以上落在水裏,許多災民飢餓難當,搶食泡在污水中的食物、動物死屍,結果中毒、染疫;藥品缺乏,死屍遍地,多到沒法埋了。那時打撈起的屍體有10萬多具;接著因為缺糧、感染、瘟疫死亡者13萬多人。

當日,中共沒有任何新聞報道,而且將這件人禍導致的大災難對外掩蓋了20年。一位參與救災的醫務人員項小米的《記憶洪荒》中有這樣一段描述,從中可以窺見當時疫病的慘狀:

「需要救治的災民很多,水災中死去的人就死去了,活下來的人大多都有外傷,砸傷、擠傷、撕裂傷都有。由於天熱,大多數傷口已經開始發炎和腐爛,有些外傷非常嚴重,而醫院太少,根本容納不了如此多傷員,剩下的活兒自然全是我們的。幾乎每天都有人死去。除外傷之外,由於災後人們無處棲身,加上屍橫遍野,與蒼蠅、蚊子大量繁殖伴隨而來的是腸炎和瘧疾的暴發流行……千里平野了無生機,大地被扒光了衣服那樣赤裸著,只是這裏、那裏到處可以看見腐爛了的屍體……」

制度肇人禍

2020年7月28日,長江三號洪峰穿過中國重慶菜園壩的竹木市場。(shutterstock)
2020年7月28日,長江三號洪峰穿過中國重慶菜園壩的竹木市場。(shutterstock)

舊的水庫垮下了,20多萬冤魂和當時慘不忍睹的記憶隨著洪水退去塵埋了,中共則對外掩蓋這段歷史20年。期間,於1986年底又開工復建新的板橋水庫,1993年完成,將水庫包裝了旅遊勝地的外衣。把喪事當喜事辦糊弄老百姓呀!

知情者不禁驚問:悽慘的潰壩人為悲劇怎發生了?僅僅歸咎於上世紀50、60年代建的,質量差、標準低,特別是管理不規範,還有很多隱患,這些說法還不能解答問題,中共政治體制上級對下級的嚴控、下級對上級的層層請示,都造成緊急災變中救急的障礙;一向的「政治正確」領導內行、輕視專業,處處埋藏人禍之因。◇(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