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正在將網格化升級、延伸至網絡空間,試圖將中國社會從現實到虛擬空間,都打造為一個網格大監獄。圖為北京的一家網吧。(Getty Images)
中共正在將網格化升級、延伸至網絡空間,試圖將中國社會從現實到虛擬空間,都打造為一個網格大監獄。圖為北京的一家網吧。(Getty Images)

大紀元在近期的系列報導中,揭露了中共假借防疫、加強「網格化」維穩的圖謀。

最近獲得的內部文件爆出更多內幕,披露中共不僅在現實中將中國社會打造為一個網格化大監獄,甚至將「網格化」延伸至網絡空間,正在將企業網站和互聯網公司等網絡主體,也圈入中共的網格中。

大紀元最近獲得了中共廣東省中山市各鎮(區)的社會治安綜合治理(綜治)網格化文件,文件披露了,中共正在按地域、升級網格化治理的細節。

網格化+重點人群=所有人都圈進網格

文件顯示,中山市政府將綜治網格化管控,按照地域劃分,由各鎮(區)來實施中共從上至下、嚴密部署的網格化維穩措施。

以中山市南頭鎮為例。南頭鎮在表格中註明,已經「制定實施意見或方案」,而且「定格、定人、定職、定流程」、「制定工作機制」,有20萬元專項工作經費;並將網格劃分為1個大網格、6個中網格、72個小網格,配備了專職兼職網格員168人,每個網格都有專人管控。

上述區域和人員劃分只是網格化管理的基礎配置,中山市《網格化工作表》的「職能」和「信息化建設」細節顯示出,中共正在將網格化維穩模式,與政府的社會治理功能進行捆綁。

例如,中山市要求各鎮(區)上報「納入網格化管理的職能」,從「綜治、公安、流管、安監、食藥監、衛計、工商、國土、住建、消防、城管、人社等」中選填。

同時,中山市通過提升信息化水平,來加強網格化管控的力度。例如南頭鎮不僅自主研發了網格化系統「微治理平台」,還為消防、流管、城管和食藥監等部門的網格員總共配備了111支網格化終端手機。

南頭鎮的《綜治網絡信息表》則顯示,中山市將網格內的出租屋劃分為「放心戶」、「一般戶」和「重點戶」;對網格內的戶籍人口、常住人口和流動人口進行統計,甚至連境外人員的數量都調查得很清楚。

更為恐怖的是,中共專門設置了「特殊人群」或「重點人群」等「黑類」類別。吸毒人員、刑滿釋放、社區矯正、精神病人者、愛滋病人者和上訪人員,是目前中共設定的六類特殊人群。

而在50年前的「文革」和更早期,地主、富農、「反革命」、「壞分子」、右派、教師等群體,是當時的「黑類」特殊人群。「黑類」是文革研究者造出的名詞,用於形容遭中共打壓和迫害的「政治賤民階層」。

時政評論員李林一認為,這些表格洩露了中共把每個中國人都打上了各種標籤,分門別類地進行「網格化管理」。
值得一提的是,中共如今的網格化管控,不但對成年人貼標籤,就連青少年甚至10歲以下的兒童也不放過,專門設立了「重點青少年」類別,進行維穩管控。

李林一分析說,廣東中山市的內部文件表明,中共正在將社會治理的政府職能、整合進維穩導向的網格中,實質就是將中國社會打造成一個網格大監獄;而將中國人打上標籤,其實就是把所有的中國人都關進不同類別的網格中。

廣東省中山市南頭鎮的《社會治安綜合治理網格化工作表》截圖。(大紀元)
廣東省中山市南頭鎮的《社會治安綜合治理網格化工作表》截圖。(大紀元)

中共廣東省中山市南頭鎮民安社區居委會《綜治網絡信息表》截圖。(大紀元)
中共廣東省中山市南頭鎮民安社區居委會《綜治網絡信息表》截圖。(大紀元)

維穩升級 企業網站也被中共圈入網格

中共的「網格化」管理,是按照屬地原則,將城市或鄉村轄區劃分成為單元網格進行管控。

中山市各鎮區上報市網信辦的內部文件披露了中共利用屬地原則,正在將互聯網也納入網格化治理中。

2020年3月30日,中山市港口鎮宣傳辦在回覆市網信辦的《關於網站網格化治理工作階段性小結》中稱,收到貴辦下發的《關於進一步推進屬地網站網格化治理工作的通知》後,正在分步驟有序開展網站網格化治理工作。

港口鎮宣傳辦披露說,2020年2月就「已完成新增待核網站的排查工作」,現在先讓手上已經掌握的企業統一接入至廣東省網絡安全應急響應平台,「下一步,再對照《港口屬地網站數據明細》表,篩選是否還有未接入平台的企業,敦促其儘快接入」。鎮宣傳辦還提供了鎮上企業申請加入廣東省網絡安全應急響應平台的截圖,作為接入佐證。

港口鎮宣傳辦在匯報中稱,「將嚴格貫徹落實網絡意識形態工作的要求」,「加強屬地網站管理和輿論監測」。

神灣鎮宣傳辦在2019年10月10日的《進一步做好屬地網站網格化治理工作情況報告》中稱,堅決守好網絡意識形態安全「南大門」,「切實增強我鎮網站相關工作人員的政治敏銳性,嚴格執行《網絡安全法》有關規定」,並加強輿情監控。

神灣鎮宣傳辦匯報稱,排查出正常營運的網站有46個,問題網站有74個;已要求正常網站的企業負責人及網站管理員認真落實屬地網站網格化治理的要求,並對問題網站進行了關停查處。

評論員李林一認為,中共對網站加強屬地化和網格化管控,目的是為了所謂的網絡意識形態,就是想把現實中的網格化模式照搬到虛擬世界中,利用屬地原則來管住營運網站的人,從而將互聯網也圈入網格中。

中山市港口鎮宣傳辦在回覆市網信辦的《關於網站網格化治理工作階段性小結》截圖。(大紀元)
中山市港口鎮宣傳辦在回覆市網信辦的《關於網站網格化治理工作階段性小結》截圖。(大紀元)

黨管互聯網 中共網格化排查網絡公司

大紀元還獲得了中山市各鎮區上報市網信辦的,轄區內《互聯網企業基本情況及黨建情況台帳表》。

文件顯示出,今年4月起,中山市網信辦要求各鎮區對互聯網企業的經營和黨建情況進行摸底排查,非公有制互聯網企業需填報企業內的黨員數、高管中黨員數、中層管理者中黨員數,以及是否建立了黨組織和團組織等黨建信息。

以中山市先宏電器有限公司為例,該公司填報信息顯示,有員工25人,高管3人,中層管理者2人,黨員數為零,沒有黨組織或團組織。中共對互聯網公司進行網格化排查的目的,曾被廣東省委宣傳部副部長、省委網信辦主任黃斌一語道破。

2020年4月黃斌在中共中央網信辦網站上刊發文章,點明了互聯網黨建的本質——就是要營造「互聯網企業堅決貫徹黨管互聯網原則」,堅持「聽黨話、跟黨走」。

中共2015年頒佈《黨委(黨組)意識形態工作責任制實施辦法》,從黨規上構架起了網絡意識形態工作責任制度;並於2016年出台《網絡安全法》,要求任何個人和組織都必須履行中共定義的網絡安全保護義務,將網絡意識形態鬥爭「法律化」。

李林一表示,近年來,尤其是今年以來,透過貿易戰、香港民主運動和這次的疫情,全世界正在加速認清並拋棄中共;習近平卻逆反時代潮流,不但加強網絡意識形態鬥爭,甚至還想將網格化延伸至網絡空間,其實是想把互聯網牢牢抓在黨的手中,繼續保黨,實現他的「政治安全」。◇

中山市黃圃鎮上報市網信辦的,互聯網企業基本情況及黨建情況臺帳表(中山市先宏電器有限公司)截圖。(大紀元)
中山市黃圃鎮上報市網信辦的,互聯網企業基本情況及黨建情況臺帳表(中山市先宏電器有限公司)截圖。(大紀元)

中山市神灣鎮宣傳辦上報市網信辦的《進一步做好屬地網站網格化治理工作情況報告》截圖。(大紀元)
中山市神灣鎮宣傳辦上報市網信辦的《進一步做好屬地網站網格化治理工作情況報告》截圖。(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