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體已經曝光過不少中共政府通過派學者與西方國家大學合作的方式,為中共軍隊獲取敏感技術的做法。現在,有情報專家認為,加拿大已被中共當局視為容易利用的對象。

CBC在9月15日發表的一篇文章,披露了加拿大的研究型大學如何成了中共當局青睞的對象,以及加拿大政府在保護國家安全方面如何做得不夠。

美國國務院上周稱,他們在過去3個月中,驅逐了在美國大學工作的1,000多名中國「高風險研究生和研究學者」。

國務院表示,取消這些人的簽證,是為了應對由中共當局支持的,為獲取敏感的美國技術和知識產權的大規模行動。中共政府此舉的部份目的,是要提升其軍隊的能力。

被吊銷簽證的人數,只佔在美國學習的37萬中國公民的一小部份。

2017年,《悉尼晨鋒報》記錄了一系列驚人的項目,見證了澳洲科學家與中國大學合作,從事使中共軍隊得益的軍事研究,其中一些研究是由澳洲納稅人資助的。《先驅晨報》稱,大部份研究成果被應用於新的中國武器系統,或中共政權使用的監視網絡。

在加拿大,國會加中關係委員會在國會休會前幾周的聽證會中,聽到了類似的證詞指控,包括中共當局監控網絡背後的某些核心技術,是在加拿大的大學研發的。

2018年,澳洲戰略政策研究所發表的一項研究結果,研究了中共軍隊科學家和海外研究人員合作的情況,加拿大的滑鐵盧大學、麥吉爾大學及多倫多大學分別排在第4、第9和第10位。

據CBC報道,加拿大前安全情報局局長法登(Richard Fadden)說:「我們不像美國那樣擔心國家安全。從這角度來看,我認為我們被視為更容易利用的目標。」

互相推諉責任

在這次病毒大流行發生前,有超過14萬中國公民在加拿大學習。滑鐵盧研究副總裁迪恩(Charmaine Dean)說,該大學對科學和工程的關注吸引了很多中國研究人員,本地的研究人員也希望與世界各地的人才合作。

加拿大15所主要研究型大學的主管,與加拿大安全情報局官員一直有聯繫,包括定期討論與中國同行的合作問題。

迪恩女士稱,在病毒大流行前,她與情報局官員每月都有互動,討論相關的合作是否存在問題。大學對聯邦政府給予指導持開放態度,但是,關於與中國學者合作的問題,她沒收到過「任何具體或一般性的指導」。

CBC的報道稱,安全情報局不同意此說法。該局的發言人湯森德(John Townsend)說,情報局向包括大學在內的許多相關機構定期提供簡報,以便他們充份了解周圍的威脅環境。「這些威脅可能包括企圖竊取專有知識和研究成果的間諜活動,以及通過外國干預來操縱學生」。

聯邦公共安全部長的發言人鮑爾(Mary-Liz Power)表示,政府通過「保障科學計劃」,為大學及研究人員提供研討會,由安全專家給參與者介紹如何保護其研究和數據的知識。

迪恩女士認為,聯邦政府應負更多責任。她說,本地的研究人員只能假設,已獲得簽證來加拿大學習或做研究的任何人,都已通過了審查,「加拿大政府已經做了評估,並允許他們來這裏」。

專家擔憂

麥凱格-約翰斯頓(Margaret McCuaig-Johnston)曾在聯邦政府的一些頂級科學職位上工作了數十年,然後在渥太華大學研究中國的科學技術戰略。她在CBC發表的報道中說:「我相信,加拿大的每一位公民,都必須捍衛國家安全。」

她說,人工智能和機械人技術是中共軍方非常感興趣的2個領域。「他們確實將重點放在人工智能和開發致命的自動武器上,那些將是在戰場上用的機械人。」

「他們(中共)正在人工智能、生物技術、先進材料、量子計算等方面,尋求加拿大的幫助。」她說,這些領域可以幫助中共的軍隊,以及經濟的其它方面。

麥凱格-約翰斯頓說,如果加拿大在這些領域與中方合作,加拿大的研究(包括政府資助的研究)成果,可能會直接落到中共軍隊手中。

她說,她曾與一些科學家談論過這些問題,他們的觀點令人擔憂,他們常說:「我已經和這些研究人員做了20年朋友,他們不會做那種事情。」

「但是在中國,研究人員被要求與軍隊合作。」麥凱格-約翰斯頓說。

她說,在2017年,加中研究人員共同發表了84篇包含軍事技術的論文。這只是冰山一角,因為還有很多合作研究沒發表論文。像滑鐵盧這樣的大學,應採取更多措施,防止相關技術轉移去中國,「特別是當你的大學被確認是與中共軍隊合作的世界十大大學之一時」。

前情報局長:關閉特定研究領域

法登認為,如果加拿大的大學不能自己採取行動,政府應該封鎖某些研究領域,而不是去審查成千上萬的人。他說:「我認為我們有點像傻瓜,因為我們沒有真正限制中國學生可以學習的領域。」

他說,大約有10個研究領域涉及國家安全。比如光學研究對維持北約的技術優勢,就具有很高的價值。「在某些領域,我們應該簡單地說:『你不能在這些領域學習,你不能在這些領域投資,你不能在這些領域採購。」

「中國人會生氣嗎?絕對會。」法登說,「但是,他們(中共政府)也不允許我們在中國做任何這些事。所以,對等是一條國際關係的重要原則。」

法登表示,不能說所有來加拿大的中國學生都在為中共政府的國家安全部門工作,但是,中共政權在獲取其它國家的知識產權和技術秘密方面,確實是最活躍、最激進的行動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