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駐華大使特里·布蘭斯塔德(Terry Branstad)2020年10月卸任的原因包括,因中共已經把外交對話等渠道堵絕,布蘭斯塔德大使待不待在北京已無所謂;另因布蘭斯塔德大使在美國中西部仍具有影響力,同時他也是談論中共影響力的最佳人選,可以在這次大選中為共和黨政營積極助選。

根據布蘭斯塔德2020年9月14日公開的離任聲明新聞稿,他在上周與總統特朗普通話時確認10月離任,並離開北京返回愛荷華(艾奧瓦)州。

而9月12日,特朗普與愛荷華州共和黨參議員喬尼·恩斯特(Joni Ernst)通話時,公開提及布蘭斯塔德父子。

布蘭斯塔德的兒子埃里克·布蘭斯塔德(Eric Branstad)是「特朗普獲勝2020」的資深顧問,「特朗普獲勝2020」是特朗普連任競選團隊與共和黨全國委員會的聯合籌款委員會。

特朗普在電話中說:「埃里克太棒了,你知道嗎,埃里克的父親布蘭斯塔德正要從中國回來,因為他想來助選。」

恩斯特在9月12日推特帳戶上上傳了這段通話影片。她正在尋求2020年連任。

美媒:特朗普要求大使回美助選

CNN9月1日採訪多名政府官員以及熟悉布蘭斯塔德想法的消息人士後報道說,布蘭斯塔德一直打算只任職一個任期,本計劃留在北京直到美國大選後;但當特朗普總統要求布蘭斯塔德回美為他助選後,情況發生了變化。

一位知情人士說:「這就是為甚麼他要儘早結束任期——因為總統提出了要求。」

還有一位熟悉此事的消息人士稱,特朗普希望布蘭斯塔德回到美國,以幫助在愛荷華州的競選。最近幾個月,在討論布蘭斯塔德離職問題時,布蘭斯塔德曾告訴總統,他想等到夏季中方開始購買農產品後。

據兩位熟悉的消息人士稱,特朗普競選團隊相信布蘭斯塔德可能會對愛荷華州、威斯康辛州、密蘇里州乃至明尼蘇達州的選民產生影響。

接近特朗普競選團隊的消息人士說:「布蘭斯塔德在中西部地區的影響仍然很大。他擁有很高的知名度,可能是談論中國(中共)影響力的最佳人選。」

根據過去幾個月的民意測驗,特朗普和民主黨候選人喬·拜登(Joe Biden)在愛荷華州的選情膠著,支持率不分伯仲。特朗普曾在2016年大手筆贏得愛荷華州,超出希拉莉近10%的選票。

而尋求連任的共和黨現任聯邦參議員恩斯特跟對手格林菲爾德(Theresa Greenfild)也持平,不超過5個點。

美國務院官員:中共把路都堵絕了
美國國務院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高級官員周一告訴美國之音,「中國(中共)政府在很多方面把路都堵絕了,實際上中國(中共)對美國在華外交的存在已經限制了很多,所以,(布蘭斯塔德)大使待不待在那裏基本上已經無所謂了。」

近期,布蘭斯塔德以「基於對等重置中美關係」(Resetting the Relationship Based on Reciprocity)為題撰寫署名文章,並向中共《人民日報》投稿,被《人民日報》以荒謬的理由拒絕刊發。

蓬佩奧批評《人民日報》的做法暴露了中共對言論自由及知識份子的恐懼,事件反映中共的虛偽。

那麼美國駐華大使卸任是否意味著中美關係進一步脫鉤,這位官員表示,中美間脫鉤不脫鉤主要看中共政府本身,跟美大使離任沒有必然的聯繫。

他認為,中方並不想跟美國脫鉤,它只是想繼續佔美國的便宜。

「中國不想脫鉤又不願意改變是導致(中美)脫鉤傾向的根本原因。」他說。「中國(中共)政府是個非常矛盾的東西。他想兩面討好,兩面佔便宜,這是中美關係不對等的很重要因素。反過來說,中國(中共)政府也不敢真正達到對等。」

這位官員表示,蓬佩奧國務卿說得非常清楚,中美在兩國政治制度和意識型態方面存在根本差別。

他說,必須破解中共政府自尼克遜訪華以來一直採取的所謂 「求同存異」政策。

這位官員說:「這個『求同存異』聽起來好像無傷大雅,但卻是非常危險的東西,所謂『同』就是利益,所謂『異』就是政治上、價值觀上根本水火不相容的東西。這導致了到現在為止中美關係停滯不前的一個最基本的原因。

「有些分歧是必須要解決的,比方說,中國(中共)政府不可以任意把一百多萬維吾爾人關起來,而希望美國政府一句話不說;它也不能希望長久地讓美國的公司強制性地轉讓技術而讓美國政府一句話不說。這些都是對美國的價值觀、對美國根本的國家利益最嚴峻的挑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