遭中共警察半夜敲門恐嚇並被限制離境的兩名澳洲駐華記者經外交斡旋後本周被迫撤離中國。駐華外國記者協會表示,2020年上半年,有17名外國記者被驅逐出境,創下紀錄。反觀中共,多年來除利用自己的官方媒體在海外從事大外宣的同時,亦從未間斷過對海外華文媒體的滲透。針對中共如何染指澳洲華文媒體,本報記者進行了調查。

海外華文媒體、華人社團與華文學校一向被中共稱作海外統戰的三個法寶。利用海外華文媒體,影響華人的思想走向,被中共視為重要的海外統戰工作。本報記者調查發現很多澳洲華文媒體在報道中共打壓港人、全球質疑中共掩蓋疫情時,為中共背書。

早在2016年1月,澳洲外交政策智囊機構洛伊研究所(Lowy Institute)就發表了題為「中國(中共)增強對澳洲華文媒體控制」的文章,揭示了中共對澳洲華文媒體的滲透,並指出中共宣傳部一直試圖操縱澳洲華人的思想走向,為中共利益和政治目的服務。

中共染指海外華文媒體的重要途徑

中共染指海外華文傳媒的重要途徑之一是利用「世界華文傳媒論壇」進行全方位滲透。「世界華文傳媒論壇」通常由國務院僑辦、中新社聯手省級地方政府聯合主辦。

美國智囊胡佛研究所(Hoover Institution)2018年11月29日發表的報告「中國影響力與美國利益,提升建設性警惕」(Chinese Influence & American Interests: Promoting Constructive Vigilance)指出,中新社對外統戰的核心活動是舉辦「世界華文傳媒論壇」。這些中共參與主辦的會議是北京方面搭建的一個平台,用來說服批評者變更語氣,確保海外華文報紙遵循黨的路線。會議要求新聞報道不僅過濾共產黨不喜歡的觀點,同時也強調「恰當地講中國(中共)故事」的必要性。

報告還說,早在2001年國務院僑辦和中新社舉辦的首屆「世界華文傳媒論壇」上,時任中新社社長的郭招金就表示,會議的主要目標是說服與會的海外華人媒體使用中新社的稿件。

「世界華文傳媒論壇」傳播中共聲音

從2001年到2019年間,國務院僑辦、中新社聯手省級地方政府在中國不同的城市舉辦了十屆「世界華文傳媒論壇」,邀請世界各大洲的華文媒體出席論壇。論壇期間,都有主管宣傳和統戰的中共各級官員參加會議並作指導性講話。

以第十屆「世界華文傳媒論壇」為例,中共統戰部2019年10月11日在網上發表了「第十屆世界華文傳媒論壇在石家莊開幕」一文,文章稱「海外及港澳台地區數以千計的華文媒體是一支獨具特色的輿論力量,在傳播中國聲音……」

參加過八屆「世界華文媒體論壇」的澳洲大洋傳媒董事長馮團彬就曾表示,「作為大洋傳媒的創辦者,大洋傳媒一直把講好中國故事作為己任。」

2001年,時任澳洲《澳華時報》的發行人祝敏申,在首屆「世界華文傳媒論壇」發言中說:「《澳華時報》積極地與中國的主要媒體建立了良好的合作關係。《北京日報》、《北京晚報》於1997年率先在《澳華時報》開闢《北京新聞》專版」,「這一被稱為『借船出海』的方式在全國外宣工作會議上得到肯定」,「同時《澳華時報》的文章和發行人的談話,多次被中國中新社、《人民日報》、中央電視台、中國國際廣播電台等主要媒體轉載發表。如《澳華時報》批駁『兩國論』、《澳華時報》發表文章——支持取締『法輪功』組織等」,「《澳華時報》在批判台獨、藏獨,聲討北約轟炸,駁斥考克斯報告、揭露法輪功本質等大是大非問題上,都發表了旗幟鮮明的文章」。

民主中國陣線主席秦晉博士表示,自從中共政權在經濟上取得一定成就後,就利用國家力量對西方國家進行全方位的滲透。「在整個海外華文媒體當中,大部份都受到中共的滲透、影響和控制。報業的從業人員受到中共經濟力量強大的驅使以及所謂國家自豪感的影響。甚至澳洲政府出資的某些媒體的中文語種,表面上秉持輸出澳洲的價值觀,實際上為北京政府背書。」他說。

逾三十家澳洲華文媒體出席第十屆論壇

從搜狐網2019年10月10日發佈的第十屆世界華文傳媒論壇境外嘉賓人員名單顯示,來自五大洲61個國家和地區的四百多家華文媒體高層人士參加了論壇。其中,有三十多家澳洲華文媒體的三十多位高層出席了該屆論壇。

近期被澳洲聯邦警察和反間諜機構調查的悉尼華裔商人張智森(英文名:John Zhang),當時以澳洲智聲文化傳媒總經理的頭銜出席了此次論壇。

張智森還是正在被澳洲政府調查的新州工黨議員莫索爾曼(Shaoquett Moselmane)辦公室的高級顧問。張智森參與的數個組織都被認為與中共有著密切關係。統戰組織——和統會的網站將張智森列為第七屆理事會副秘書長。

9月9日,澳洲廣播公司披露澳洲聯邦警察局(AFP)和澳洲安全情報組織(ASIO)組成的AFP-ASIO外國干涉特別工作組在調查中共涉嫌利用張智森,通過新州工黨議員莫索爾曼的辦公室滲透新州議會的事件時,兩名派駐澳洲的中共媒體官員——中新社澳洲分社社長陶社蘭和中國國際廣播電台悉尼分社社長李大勇也成為調查目標。

出席過第七屆至第十屆「世界華文傳媒論壇」的澳洲華文媒體名單一覽:

資料來源:(根據中新網及搜狐網資料整理,詳見注1。)

 



幫腔中共鎮壓港人

香港民眾的抗爭受到西方主流社會和媒體的聲援和及關注,但海外華文媒體協會卻走為中共說話的路線。針對港人爭取民主的運動。2019年8月21日,「澳洲財經在線」原文刊登中共海外華文傳媒協會發佈的嚴正聲明,為中共幫腔。

聲明稱「廣大的海外華文媒體堅決反對一切破壞『一國兩制』原則底線、破壞香港繁榮穩定的行徑,堅決反對境外勢力干涉中國內政以及所有分裂中國的圖謀。我們強烈呼籲歐盟和英美加等國不要釋放錯誤信號鼓勵暴力示威行為……」

秦晉博士認為,目前(海外華文媒體)開足馬力幫助中共在海外宣傳、宣揚和擴大中共的政治主張包括香港的國安法,這是不足為奇的事情,因為中共已經經過了將近20年的對外頗有成效的滲透,華文媒體被滲透的情況早已「積重難返」。

目前,海外華文媒體協會擁有160多家會員,協會主席是澳洲華廈傳媒集團董事長項翔。

替中共掩蓋疫情

自疫情爆發以來,許多政府、政要、媒體、學者、科研機構對中共疫情處理及數據提出批評和質疑。

澳維州議員菲恩(Bernie Finn)曾在面書發帖表示,「世界絕不能原諒中共政府給我們所有人造成的巨大痛苦。它撒謊、它掩蓋。它讓病毒逃離中國邊境(擴撒到全世界)。我們永遠不應該忘記這一點。」

2020年4月9日,澳星傳媒網站刊文抨擊菲恩,並洗白中共。文章稱,「中國共產黨和中國政府始終把人民的生命和安全放在首位,新冠肺炎疫情發生後,第一時間採取最全面、最徹底、最嚴格的防控舉措……用中國速度為全球作出防疫準備爭取了寶貴時間。」

文章還稱,「中國從一開始就高度重視國際衛生合作,本著公開、透明、負責任的態度持續面向國內外發佈疫情信息,與世界衛生組織、周邊和有關國家密切合作……中國用實實在在的行動贏得了世界的普遍認同與讚賞……」

澳星傳媒的前身是成立於1994年的華夏傳媒集團,2007年開始與中國國際廣播電台(CRI)合作,並更名為澳星國際傳媒集團。當時,中國國際廣播電台在澳洲沒有營運權,它通過澳星國際傳媒集團老闆姜兆慶在澳洲擁有的廣播電台,成功地把中共的信息輸入了澳洲的中文電台。

姜兆慶是澳洲的主要僑領之一,也是墨爾本東北同鄉會的創立者。2011年中共兩會,全國政協在全球邀請了21個國家38位海外代表作為特別嘉賓列席會議,姜兆慶便是其中一員。

華人社交媒體迎合中共打壓港人

澳洲南海文化傳媒集團高層也多次出席「世界華文傳媒論壇」。2013年,該集團創建的「微悉尼」(WeSydney)微信公眾平台,同樣迎合中共推動國安法的說詞。

2020年6月8日,該平台網站發表撐警、叫好港版《國安法》的文章,把反送中遊行稱為「挑戰中央權威」,把抗爭港人稱為「激進分子」。文章不僅大讚港警,還叫好港版《國安法》,稱「激進分子越是瘋狂,手段越是凶殘,也就越證明國安法的必要性和迫切性」,表示港版《國安法》「徹底剷除激進分子,更是順應民意」。

秦晉博士表示,在澳洲有很多小粉紅,他(她)們來到海外,不接受澳洲價值觀,卻接受微信、抖音的信息,結果,來求學的年輕人價值觀正確的人很少。

2019年12月5日,澳洲政府成立了專責委員會,針對利用社交媒體進行外國干預進行了聽證諮詢,旨在審查外國人利用社交媒體,干預或削弱澳洲民主的風險。

2020年6月9日,澳洲戰略政策研究所研究員周安瀾(Alex Joske)發表了一份里程碑式的報告《黨替你說話——外國干預與中共統戰系統》,揭示了中共統戰系統利用澳洲華文媒體,尤其是擁有大量用戶群的微信社交媒體向華人社區傳遞中共聲音。


秦晉博士表示,海外華文媒體被滲透已從不正常現象變為「正常」現象。他認為澳洲政府要改變現狀,需要制定有效的政策,對這種現狀進行遏止和修正。目前,澳洲對中共的政策表現出強有力的反制趨勢,他相信隨著北京政權的處境越來越困難,遭染指的海外華人媒體也會被削弱。

今年6月26日,澳洲安全情報局(ASIO)曾以涉嫌違反澳洲《外國影響力透明法》為由,分別對3家中國(中共)媒體駐澳機構的4名記者的住所進行了搜查。

注1:
第九屆世界華文傳媒論壇大洋洲參會名單
第八屆世界華文傳媒論壇大洋洲參會名單
第七屆世界華文傳媒論壇大洋洲參會名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