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月,台灣和美國的高級政府官員警告說,共產中國正咄咄逼人地威脅著台灣的獨立。美國國防部長馬克·埃斯珀(Mark Esper)稱,北京的恐嚇已經達到了「一個新的高度」。

中國1995年至1996年的「大規模導彈實彈發射演習」(missile drizzle)行動,也被稱作「第三次台海危機」,對台灣的侵略性威脅設定了一個高標準。在九個月的時間裏,北京向周邊海域發射中短程導彈。儘管共產黨的導彈人員小心地避開台灣島,但巨大的浪花包圍了整個島嶼。

發射導彈有幾個目的:(1)嚇唬台灣人接受北京的政治霸權,(2)展示大陸日益增長的軍事實力,(3)試探美國保衛台灣的政治意願。

北京當局2020年的危險舉動有同樣的目標。

1996年3月,兩艘美國海軍航母戰鬥群抵達該地區。北京方面悄然讓步。

然而,中共2020年的軍事實力遠高於1996年的水平,美國可能不再具有決定性的軍事優勢。此外,2020年的外交和軍事威脅是在北京無情地吞併香港之後發生的。

官方的警告引發了最近的幾篇文章,探討北京入侵台灣引發的中美戰爭。有些是相當可怕的,例如,美國海軍學院在8月的《議事錄》(Proceedings)雜誌中指出,台海戰爭可能在2021年1月發生。

作者認為北京當局將在三天內擊敗台灣。文章的標題為「從未有過的戰爭」(The War That Never Was),但這並不意味著戰爭沒有爆發。北京可能在美國總統交接期和疫情持續蔓延之際,發動襲擊,從而共產中國「不戰而勝」,至少不用和美國開戰。該篇文章的聯合作者是前中情局副局長麥克·莫雷爾(Michael Morell)及前參謀長聯席會議副主席、退役上將詹姆斯·溫尼菲爾德(James A. Winnefeld )。

我認為中共快速戰勝台灣的可能性很小,就算暫時只有台灣參戰也是如此。我的最新著作《來自地獄的雞尾酒》中有一個台海戰爭的設想,即中共用數千枚導彈和智能武器襲擊台灣,然後利用氣墊船、直升機和空降兵作為步兵參戰,發動兩棲攻擊。可能的結果是甚麼?與美國的一場大戰。然而,對部份被佔領的台灣的戰爭可能會是漫長而痛苦的。

我勾畫了其它幾個戰爭的可能,我認為至少有兩個情況比入侵台灣更有可能。

一個是「在南中國海的交戰」。一場海戰「引發了中美之間在南中國海短暫而致命的戰爭,菲律賓和越南可能是美國的盟國。這是觸發事件的一個例子:中國和菲律賓船隻交火,美國海軍試圖進行干預,中國導彈擊中了美國軍艦。」

那是有啟發意義的推測。以下是挑釁性的事實:8月21日,菲律賓指責中共在南中國海有爭議的斯卡伯勒淺灘地區(Scarborough Shoal,黃巖島)非法扣押捕魚工具。今年4月,越南聲稱一艘中國海岸警衛隊的船隻擊沉了一艘越南拖網漁船。

當前的事件使我所說的「中共對印度的可能情況」變得很有可能。以下是對中印戰爭第二回合或西藏南部戰爭的總結:中共發動有限的入侵,目標是在東部和西部地區將邊界向南推進25到30哩。中共將迅速呼籲停火,以避免升級為核戰爭,並提出談判永久劃定邊界。

夢幻嗎?今年,印度和中國士兵在貫穿喜馬拉雅山脈的「實際控制線」上發生了衝突。在印度拉達克地區和錫金邦「乃堆拉」(Nathu La)山口的對抗尤其危險。1962年中印戰爭停火帶來了一段時間的穩定,但停火並不是一項已正式批准的和平條約。

但真正讓北京擔心的是內戰:下一個中國革命。中國達到了一個臨界點(2035年?),「由於各種原因……經濟放緩、民族動盪、公民合作的喪失、對腐敗的完全厭惡——專制控制不能持續。」天安門廣場的復仇?#

原文China War Scenarios: Versus the US, Versus India, Versus Taiwan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作者簡介:

奧斯汀·貝(Austin Bay)是美國陸軍預備役上校、作家、聯合專欄作家,也是德薩斯大學戰略與戰略理論的教師。他的最新著作是《來自地獄的雞尾酒:塑造21世紀的五場戰爭》(Cocktails from Hell: Five Wars Shaping the 21st Century)。

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一定反映《大紀元時報》的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