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年前從加拿大回國的李女士,今年初,在微信上轉發了一篇自由亞洲電台的文章,內容談及中加外交關係的惡化,第二天,四名警察就出現在她家人居住的公寓。他們帶了槍和防暴盾牌。

「我母親嚇壞了,」她說。「她一看到他們,臉色都白了。」

對在大陸的中國人而言,微信幾乎控制了一切:除了聊天、聯絡,還可以支付帳單;而海外華人用它跟國內聯繫或在海外建立「聯繫群」。然而,在這一切背後的,是中共前所未有的強力監控和宣傳。李女士深深親身領會到了這一點。

紐約時報9月7日報道,警察將李女士和她的手機和電腦都帶到當地派出所。他們把她鎖在老虎椅上,反覆詢問這篇文章和她微信上的海外聯繫人,隨後把她在牢房裏關了一晚,之後又審問了幾次。

更令人諷刺的是,李女士說,一名中共警官甚至堅稱中國「保護言論自由」。「我甚麼都沒說,」她說,「我只是想,你的言論自由是甚麼?是把我拖到警察局,讓我夜不能寐,審問我的自由嗎?」

最後,警方逼她寫了一份認罪書和支持中國(中共)的宣誓,然後放了她。

隨著微信變得普及,它已經成為中共強有力的社會控制工具。中共當局隨時監控和引導民眾說甚麼、和誰說以及看甚麼。

上個月,大陸一個民眾僅在微信群嘲諷一句「支援隊是去混政績」的話,就被拘留和罰款。最近在大陸這類事件越來越多,中共對大陸民眾言論的管控正在日益升級。

8月14日消息,黑龍江伊春市一名市民在微信群討論「當地派醫療隊支援湖北孝感」的事情,在一張支援隊照片的下面發送了一句「(醫療隊)不是去混政績就是去過渡了,回來就升職」的信息。

該信息在微信群中獲讚,但立即有一個人留言說「兄弟,說出去的話要負責任的」。隨後,上述市民被拘留5天,罰款200元人民幣。網民評論,微信群中可能有「網警臥底」。

「WeChat」是「微信」的海外版,兩者之間存在千絲萬縷的聯繫,雖然微信和WeChat的名稱以及儲存數據的伺服器不同,但它們都繞不開中共當局的網絡審查。

對海外華人而言,「WeChat」通常是該群體主要的信息來源,美國司法部國家安全事務助理部長約翰·德默斯(John Demers)近期出席智囊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CSIS)的在線活動時說,微信被中共用作一種傳訊工具,以確保中國留學人員對它的忠誠度。

他說,微信是「中國共產黨與在美國的中國人溝通的一種方式」,中共會通過微信向在美國的中國學生傳達一些信息,確保不讓他們接觸「自由民主或宗教自由等思想」。

美國總統特朗普8月6日簽署行政令,禁止美國的個人和實體與WeChat的母公司騰訊進行任何交易。該禁令將在45天後生效。

白宮貿易顧問納瓦羅(Peter Navarro)8月31日表示,特朗普政府除了打擊TikTok(抖音海外版)和微信外,還將瞄準更多中國應用程式。

「它將會被用來盜竊你們的密碼,甚至在某些情況下會被用來勒索和敲詐你。」納瓦羅說,「因為中共基本上是企圖在全球範圍內獲取技術和影響力。這個國家(美國)、這個總統將不會容忍這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