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國務卿蓬佩奧9月2日表示,要對中國(中共)外交官實施新的限制,以推進中美關係裏的對等原則。多位前美國外交官對此表示認同,他們紛紛告訴本台:「早該這麼做了」。這些曾在不同年代派駐中國的外交官們,他們在中國經歷了怎樣的挫折和沮喪?

美國國務卿蓬佩奧2日發出新規,基於「對等」原則,中國外交官訪問美國大學、會見美國當地政府官員或在駐地以外的地方舉行超過五十人的文化活動前,需要先經過國務院批准。

聲明稱,多年來,美國外交人員在中國「面臨嚴重障礙,遠遠超出外交常規」。

美國駐華外交官面對了甚麼?

「不管到哪裏都要先(向中國政府)申請,個人旅遊或公差,那是一個很官僚的過程。」

1990年代派駐北京的外交官楊甦棣接受自由亞洲電台訪問時回憶道:「我當時負責中國的內政事務,每六個星期我會有至少七天到十天到中國各地旅行。我的態度是,儘可能去了解中國,聆聽當地人真實的聲音。」

不過,出行文件的層層審批及地方官員的隨時跟蹤、監控,總讓楊甦棣的行程不太順利。

「上有政策、下有對策。」採訪中楊甦棣突然冒出這句中文。他說當時自己的小訣竅是傍晚五點隨行監控的中國官員下班後,他會溜出被安排的酒店,找尋跟當地人談話的機會。

「我記得走在西藏拉薩的小巷子裏,天已經暗了,但當地老百姓找我到家裏坐坐,我有了那趟旅程最真心的交談。」

楊甦棣說,在他三十多年的外交生涯裏,只有俄羅斯及中國對他國外交官有這樣的要求及對待。據他的了解,在中國的美國外交官處境近幾年越來越糟。

反覆與中方溝通未果後,對中國官僚機構累積的「沮喪」及「反感」情緒在駐地使館及外交官中瀰漫。

跟蹤、監控、小動作

「數十年來,我們一直在跟中方溝通,要求對等。中共持續說不,甚至是一種不在乎的態度。我們早就該這麼做(對中國外交官發出限制反擊)了。」2016至2017年曾派駐在北京、擔任駐華高級國防官員的准將羅伯特·史帕丁(Robert Spalding)告訴自由亞洲電台。

數十年過去,派駐中國的史帕丁甚至已經沒有像楊甦棣那樣能夠到西藏、新疆等各地旅行的自由。他的多次旅行申請都被拒絕。

「美國外交官的活動範圍通常被限制在派駐的城市,只能在非常嚴苛的申請下才有可能到中國其它城市,甚至包含私人行程。我們國防部官員需要向解放軍對口單位申請(出行),外交官則需要向外交部申請。有時候同意、有時不同意,有時根本等不到回音。」

史帕丁提到,中國對美國外交人員的一些「小動作」更是讓人感到氣憤。他舉例,中共限制了美國的外交包裹大小,或是在外交人員的居所進行監控、派人尾隨外交人員等。

層層限制 美國外交官「根本沒有辦法進行工作」

曾派駐過中國的退役外交官、華盛頓智囊威爾遜中心基辛格中美研究所主任戴博(Robert Daly)提到一段近期在中國的經驗。

2016年,美國大使館搞文化交流活動,邀請中文流利且熟知中美文化的戴博到中國幾個大城市及高校進行公開演講,主題是分析共和黨、民主黨黨大會和美國政治。戴博告訴本台,他本來興致盎然地準備跟中國人民交流,如實地談談民主的利弊。

「最後一刻,我到中國以後,一個個城市,長春、成都等(中國)地方外交事務官員突然通知說『不方便』,活動全都給取消了。明明是原來中方都同意的文化交流活動。而且這(突然被取消活動)不是稀有的情況。」

在1987年派駐中國的戴博回憶,六四以前,是他印象中國(相對)最自由的時刻,人們還能有相對自由的交流空間。他觀察,習近平上台以後,這個空間快速縮緊。

「習近平上台以後,限制一年比一年多。所以美國國務院外交官的感受我是非常能了解的,他們根本沒有辦法進行工作。相反,在美國的中國外交官是自由的跑來跑去,利用媒體、社交平台寫帖子,宣傳他們的想法、進入美國的地方政府、美國的大學……這是不對等的!」

戴博坦言,美國內部在討論如何回擊中國時也面臨難處:如何在反擊專制時,同時保有自身自由社會的優勢。

華春瑩批美無大國擔當 美前外交官:詭辯

對於美國國務院對中國外交官的新限制,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2日在記者會上反批美國干擾雙邊正常交往,無大國擔當,還說中國外交官在美國一貫「依法依規」,進行「正常活動」。

「中國政府非常清楚他們在佔這些便宜。當他們說中國外交官在美國遵守美國法律,美國外交官在中國遵守中國的法律,這個是詭辯。」

戴博引用《禮記》的一句話回應:「來而不往非禮也。」#


(轉自自由亞洲電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