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稱「畫家」的潘姓抗爭者,由於牽涉去年6月21日灣仔警察總部以及7月1日金鐘立法會共兩宗案件,至今尚未判刑還押於小欖精神病治療中心長達14個月。一直關注囚權的社福界立法會議員邵家臻今早到達小欖探訪,驚爆畫家8月20日兩小時內先後被打兩針,翌日才安排見醫生。有關針劑導致畫家身體不適,個多星期後才回復正常。邵家臻即時會見總主任,惟對方未能解釋為何不能即時見醫生,他將繼續去信追問,望為畫家討回公道。

邵家臻今早陪同被控刑事損壞的75歲露宿者劉伯伯到西九龍裁判法院出席聆訊後,就到達小欖精神病治療中心探望畫家。縱使早前懲教署以疫情作為藉口暫停公務探訪,他在長途跋涉之下仍以一般探訪形式進行15分鐘會面。

畫家向邵家臻透露,他在8月20日傍晚6時先被打一針,後於7時許再被打多一針,及至翌日他才被安排見醫生。按畫家所形容,在打針後他像「醉酒」一般狀況,需要長達個多星期才可回復正常精神狀態。

當時邵家臻已即時要求見總主任,以了解為何畫家在短時間內被打兩針以及不批准見醫生。總主任只推搪所有藥物都是經由醫生處方,然而未有解釋當日為何未有安排畫家會見醫生,以及為何在會見醫生前打針。邵家臻表示將去信繼續追問,望為畫家討回公道。

翻查資料,許多曾經還押於小欖精神病治療中心的被告均表示,曾被職員注射俗稱「懵仔針」的鎮靜針劑,聲稱為令被告安眠、鎮靜情緒、對抗焦慮、抑鬱等等,然而針劑有否遭到濫用、被告及其家屬在被告注射前有否受知會均令人懷疑。

近日死因研訊庭就15歲少女陳彥霖召開死因研訊,有證人透露陳彥霖生前曾因情緒問題送入屯門醫院治療,期間被注射過名為「苯二氮平類」(Benzodiazepines)鎮靜劑。根據台灣網上資料顯示,該鎮靜劑具成癮性,施用後或有副作用,包括嗜睡、噁心、嘔吐、記憶力障礙、反彈性失眠、精神恍惚、運動失調、呼吸抑制等等,而服用此類藥物後,動作反應可能較為遲緩。

台灣有關苯二氮平類藥物之介紹連結:https://antidrug.moj.gov.tw/cp-25-2580-1.html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