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保障資安及國家安全,全美國進一步就高科技產品對中共實施限制措施。8月26日,美國就如何定義新興技術進行公眾諮詢,料吸引業內人士關注。另外,台灣亦加強審查陸企在台投資新興技術行業,以防技術外流。晶片短缺,衝擊華為業務,電視元件訂單大減,其子公司海思更面臨技術人員流失,中國晶片巨頭上市至今1個多月,市值累計蒸發人民幣1,500億元。

美考慮限制晶片設備等出口 防止落入中共等敵手

特朗普政府以國家安全為由,針對華為等中共企業祭出技術出口限制,因為這些新興技術可以被「中國、俄羅斯或委內瑞拉」等對手的軍隊利用。此外,美國正考慮對半導體製造設備及相關軟體工具、感測器、鐳射和其它技術的出口實施新限制。

8月26日,美國商務部發表聲明,正在就如何定義新技術徵求公眾意見,以確定在出口過程中「是否有需要實行更嚴格控制的特定基礎技術」。商務部表示,公眾評議期在《聯邦公報》(Federal Register)上公佈後的60天內結束,預料此方案將吸引重視保護自身技術優勢的產業關注。

8月26日,中國半導體產業協會副主席魏少軍,在南京國際博覽會舉辦的世界半導體大會( World Semiconductor Conference)稱,中國(共)是全球最大半導體產品進口國。2013年後,中國(共)半導體進口達 2,000 億美元; 2018 和 2019 連續兩年超過 3,000 億美元。如無意外,2020 年將是中國(共)連續第3年進口價值 3,000 多億美元的半導體產品。魏少軍續說,中國(共)進口的半導體產品,配合加工嵌進各式各樣的產品後,大約有50%到最後又出口。

隨著美國對華為禁令逐漸升級,近月以來,中國(共)加快半導體產業發展,投資數百億人民幣,這場變革由中國(共)最大晶片製造商中芯國際等公司主導。中芯國際也計劃大幅增加資本支出,但可能面臨缺乏智慧財產權等一系列挑戰。

近期,美國對中共頻頻出招,以各種方式限制中國半導體產業發展。早在8月18日,總統特朗普宣佈,加強限制華為購買使用美國設備和軟體製造或設計的晶片範圍,收緊了對這家中共電信巨頭的約束。這項規定擴大了美國在5月頒佈的限制,該限制令禁止全球公司使用美國軟體或機器生產華為設計的晶片。此變動使該規定應用於更多的半導體,涵蓋在海外使用美國設備製造的任何晶片。

中國玻璃大王分析中美貿易

大陸媒體8月26日報道,福耀玻璃集團董事長曹德旺對中美經濟進行分析。

曹德旺於1987年成立福耀玻璃集團,目前該集團是中國(共)第一大、世界第二大汽車玻璃供應商,因此他有「玻璃大王」的稱號。

曹德旺表示,就中共病毒疫情爆發之前的一次調查顯示,美國市場60%的服裝及40%以上的鞋子來自大陸。但是,美國賣給中國的則是以飛機、晶元等高科技產品。中共全國飛機場佔60%-70%的飛機都是來自美國的波音飛機,其中的保養、修理都是美國公司認證。此外,飛機一年要用的航材都是從美國高價買得,所需費用相當於一架飛機價格的十分之一。至於晶元價格方面,一片指甲大小的晶元需八九十美元,中國用萬噸輪船裝一船的廉價產品才能換回美國一貨櫃的晶元。

曹德旺稱,事實上,美國也逐漸在一般貿易領域減少對中國的依賴,將目標轉移到東南亞等地。他説:「據我了解到的,美國的那些企業家這些年在印度、越南、柬埔寨、東歐等國家,到處在找能夠替代中國的產品,我們要注意這個現象。」他補充道,中美衝突根源不是貿易問題,是意識形態、政治體制等問題。

台灣為防止技術外流 嚴審在大陸晶片投資

為防止台灣技術外流,台灣經濟部投審會8月21日預告修正「在大陸地區從事投資或技術合作許可辦法」,嚴格審查包括轉讓、授權技術,並加入台灣產業的新興專利權利「積體電路電路佈局權」為技術合作內容。

台灣媒體《工商時報》報道,經濟部接連修正嚴審大陸到台投資規定,並且同步針對台商登陸「技術合作行為」加嚴控管。經濟部官員表示,考慮到實務面對於技術合作的認定,相關法條字眼的「提供」將修改成「轉讓或授權」,明確規定各種合作樣態、避免技術外流。針對與大陸技術合作內容部份,將納入「積體電路電路佈局權」、刪除商標專用權或著作財產權。

投審會表示,電路設計技術過去常被認為是著作財產權的一部份。近年業界有了積體電路電路佈局權概念,這是國內產業的新興專門權利。因此特別納入這項內容。台官員解釋,審查技術合作時,會從合約條件來判斷,即使電路設計技術未進行專利登記,也不會成為漏網之魚,台商若規避審查將受處分。

晶片斷貨衝擊華為電視業務 海思面臨大量工程師流失

8月28日,據台灣媒體DIGITIMES報道,隨著美國對華為的加緊制裁,該公司的無晶圓廠晶片製造子公司海思半導體,現在正在大量流失工程師。報道中提及,外部制裁越來越嚴重,正在將海思逼到絕境。許多工程師已經捨棄了華為IC設計部門在台灣的團隊,受影響最大的可能就是在台灣負責對接Fab(半導體製程)的部門。例如:封裝測試、工藝驗證類崗位,負責tape/wafer out及wafer level、package level 測試等工序。

晶片短缺,連帶華為的電視業務也受到了嚴重的打擊。據DIGITIMES報道,業內人士透露,由於美國貿易禁令限制華為獲得半導體零部件,這也影響到了其餘晶片和智慧手機以外的其它業務部門。華為電視生產的零部件訂單已減少了 30%-40%。不願透露姓名的消息人士評論說:「如果華為不能解決相關半導體元器件的供應問題,華為的電視業務將在2021年被進一步削弱。」

業內人士續說,因人才流失,海思最近還積極從台灣和其它國際晶片製造商那裏挖走人才。此外,報道認為,台積電和美國制裁引發的連鎖反應也將影響華為最近曝光的自建45納米(nm)晶圓廠計劃,此舉被媒體形容為「不可能完成的任務」。除45納米工藝外,還有傳聞稱華為還計劃建設一條28納米工藝生產線。

公開資料顯示, 海思半導體於2004年4月建立,是中共晶片設計公司,屬於華為集團。總部位於大陸廣東省深圳,現為中共最大的無晶圓廠晶片設計公司。

武漢弘芯資金鏈斷裂 唯一七納米光刻機遭抵押

中共巨頭、號稱投資人民幣1,000億元的晶片生產公司武漢弘芯正面臨資金鏈斷裂。目前,其官方網頁已停用。

綜合財新網等陸媒報道,7月30日,武漢市東西湖區政府發佈「上半年東西湖區投資建設領域經濟運行分析」。內容稱,武漢弘芯項目存在較大資金缺口,隨時面臨資金鏈斷裂導致項目停滯的風險。

武漢弘芯半導體製造有限公司在2017年11月成立,重點研發邏輯晶片和系統集成,鎖定14納米以及7納米以下先進邏輯工藝晶圓製造服務,武漢政府極其重視,是武漢當地發展半導體業的重大項目,分兩期共投資人民幣1,280億元建成。

武漢弘芯由前台積電共同營運長蔣尚義擔任執行長。此外,該公司擁有大陸號稱唯一一台能生產7納米的ASML高級曝光機(光刻機)。然而,這台曝光機在該公司出現財務危機後已抵押給銀行,作為借貸5.8億元的抵押品。

據台灣媒體報道,造成武漢弘芯出現資金危機的主因是二期項目的土地無法取得。此舉導致國家半導體大基金、其它股權基金無法導入。此外,武漢弘芯的建設承包商也在2019年11月就傳出合約糾紛,未向承包商付清工程尾款。台灣媒體報道表示,台灣設備廠亞翔旗下的亞翔集成以及帆宣是武漢弘芯的供應商,兩家公司亦仍未收到工程款。

有評論認為,現時大陸有大量半導體公司湧現。然而,在中美關係的惡化及中共竭力尋求科技自主的情況下,這個行業是「高技術密集、高資本密集、高人才密集,還有高風險」,回報週期長,投入者更需要有國家大力支持及自身具有行業經驗才行。另有掌握大陸半導體業發展的人士認為,雖然中國半導體的核心技術與世界差距二、三代,還沒有能力開發高級技術。但是,因為內需市場大,在國產化政策引導下,其發展機會就在於優先及盡力填補高端以下的晶片市場。

中芯國際A股上市逾一月市值跌去1,500億

據hket報道,8月26日,A股市場晶片股重創。中共最大的晶片代工廠中芯國際跌逾6%,上市以來市值累計蒸發1,500億元(人民幣,下同);被稱為「AI晶片第一股」的寒武紀當天跌逾7%。同日,中芯國際收跌6.44%,報66.26元,盤中一度跌7%,創下自今年7月16日在A股上市以來股價新低紀錄,主力資金賣出16.11億元。

中芯國際是中共企業,大股東為大唐電信、中投和上海實業,均是中共國企。中共助中芯國際的A股IPO開綠燈,使其成為科創板上市最快的公司、A股近10年來規模最大的IPO,以及一度是A股市值最高的半導體公司,並在上市首日股價暴漲。然而事實上,從財報來看,如果扣除中共的2.93億美元補助,中芯國際2019年是處於虧損狀態。從上市至今的40天,其股價一直下跌,市值已經累計蒸發1,500億元。

至於另一中共晶片企業,中科院旗下的晶片企業寒武紀,於8月26日收跌7.15%。

此企業在過去3年一直處於淨利潤虧損狀態,此次IPO速度僅次於中芯國際。

同日,其它晶片股的股價也普遍大跌。佳華科技跌14.11%;滬矽產業跌7.10%;兆易創新跌7.06%;華虹半導體盤中一度跌逾6%,收跌4.53%;ASM太平洋收跌1.68%。截至收市,滬指跌1.3%,深成指跌1.76%,創業板指跌2.13%;北向資金淨流出約12億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