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常被問到這個問題,特別是近來,因為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的問題,一些中國人會這樣問。

人們這樣問,是因為打開電視,報紙,幾乎九成以上的「特朗普新聞」都是負面的,批評的,謾罵的,甚至嘲笑的。簡直沒有理由支持這樣一個人。

事實是,我不是支持特朗普;事實是,我等特朗普這樣一個人等了很久。

我從九十年代就開始寫文章,批評美國(及西方)的媒體,以及自由派的文化界,他們一面倒地將西方世界拉向左邊,到了不可理喻的地步。我因為寫過甘迺迪傳,研究過水門案,又寫過巨星傳,讓我對美國五六十年代以來的政治局面的背景有了相當了解。之後因為工作關係,每天都看美國同加拿大的新聞,看了幾十年,因此對於美加兩國的媒體每一天如何的指鹿為馬,顛倒是非,改寫歷史,可以說瞭若指掌。

在這期間,只要是與他們立場相左的人,他們都要打倒。我眼見一個個保守派(特別是成功的保守派人士)被他們一個個整得遍體鱗傷。有的名譽盡毀,有的傾家蕩產,有的甚至抑鬱致死。(這些都不是我信口開河,我都有文章紀載,而時事看板更是為這個目的而寫。)

有的是利用他們的缺點(弱點),將他們打倒,哪一個人沒有缺點?有的是利用他們的家人,將他們打倒。其他的更在「重賞之下必有勇夫」的手段,四處徵召人出來指控,直到將對方打倒。(當克林頓總統性醜聞發生時,美國色情雜誌《Hustler》發行人,一個無賴出一百萬元給任何可以揭發共和黨國會議員醜聞的人,結果打倒了兩個共和黨議員,保住了克林頓。卡瓦諾大法官的任命是另一個例子。)

最早的例子是尼克森,我一直說尼克森的下台,是美國媒體發動的一次政變。他們無法用選票打倒他,就用一件極小的爆竊案,移花接木到尼克森的身上,每一天在報上,新聞中日夜疲勞轟炸。然後在尼克森的應對中找出問題。他們發明了一句話:重要的不是罪過(crime),而是掩飾(cover up)。沒有一個人可以逃過這樣的慘烈過中國酷刑的整肅。他們成功之後,將這方法寫進新聞系的教科書。直到今天,全世界西方的新聞系都以此事件引以為傲,教授教的都是類似的「調查式新聞報道」,此後藉媒體修理保守派的政治人物成為西方媒體的崇高任務。

我見到一個個保守派人物被整,但極大多數都沒有還手的能力或是意欲還手,因為他們見到尼克森就是因為敢於還手,所以被整到歷史留下污名,誰還敢?我一次又一次見到媒體每一天都在斷章取義,移花接木。如果不是每天看記者會,看國會開會,或是聽證會,再看他們編輯好的新聞,是無法知道的。而極大多數市民是只看他們編輯好的新聞,就完全被蒙騙了。

其實很多保守派政客是想還手的,但是一還手,這些媒體就會集體還擊,圍攻。這麼多年來我見到他們的手段不僅卑鄙,而且凶狠,而且越演越烈,到了沒有底線的地步。結果是越來越沒有人敢還手。每一單事例都足以寫一本書,其中少數我有專文記載,除了尼克森之外,有小布殊總統的Katrina事件,有多倫多前任市長Bob Ford被整死的事件,有前總理梅隆尼被自由黨政府及媒體控告十年之久結果勝訴但是遍體鱗傷的事件,有保守派報人Conrad Black被整到坐牢,上議員Mike Duffy被無端端整肅三年,還有哈珀總理,夏裏斯省長。

在美國,從聯邦調查局第一任局長胡佛 J. Edgar Hoover,列根(列根)總統,Robert Bork,Clarence Thomas,Newt Gingrich,Bob Dole,Dan Quayle,Sarah Palin,Brett Kavanaugh,還有很多宗教領袖,這麼多年我除了在紙上申訴,一點辦法都沒有。直到特朗普出現。

特朗普是第一個願意,敢於跟媒體對抗的人,他是第一個對媒體的惡劣作為公開叫陣的人,如果這個時候還不支持他,可能永遠都沒有機會了。如果特朗普失敗,也許保守派再也沒有機會出頭。因此我不是支持特朗普這個人,我是支持他在幫我們每一個人打的這場仗。大家要認清楚,我們不是在幫他,是他在幫我們。

過去三年多,媒體對特朗普的整肅沒有一天稍停,他們發明了通俄的莫須有罪名,之後是烏克蘭的一通電話,現在是新冠病毒。一路上連特朗普身邊的親信一個個不是挑撥離間,就是打倒。特朗普要做到如何的滴水不漏才能脫身?單單這個已經是極大成就。

我不是百分之百的保守派,但是今天西方世界的媒體集體地跟一個政黨站在一起,是極端不健康的局面,是民主政治的一個毒瘤,必須割除,否則西方世界會病死。我們不能讓特朗普一個人打這場仗。他如果倒下了,我們都完了。

他究竟做了些甚麼值得支持。這裏就是他在過去三年多推動的一部份政策,我沒有完整的資料庫,這裏是就記憶所及再找資料,希望儘量做到完整正確:

先說經濟方面,特朗普剛上台(2017年底)就出台了全面的減稅,其中以公司稅最明顯,基本上將公司稅由35%減至21%,不僅讓公司稅負減輕,更讓美國的公司在世界上更有競爭力。一個最明顯的後果是導致很多跨國公司及美國公司將公司及廠房遷到或是遷回美國,大大增加美國的就業,甚至提高政府稅收,一舉數得。美國的公司過去一再面臨加稅,對於這意外的驚喜難以置信,記得頭一兩年,無數的公司給予員工年底分紅,有的每人數千,有的每人數萬元。這是立竿見影的成效。

此外個人入息稅也減輕了,其中最明顯是中產階級的減稅幅度均在3%—4%之間。加上兒童減稅額提高,中等家庭一年等於增加了幾千元收入。

這減稅措施再加上消除各種扼殺經濟的多如牛毛的規定,直接間接增加了就業,(特朗普政府說他們消除了多達一千多項的大小規定,)在減稅措施施行後兩年內,美國增加了七百多萬的就業機會,失業率就不停地下跌,在新冠肺炎沒有出現之前,美國失業率是3.5%,比特朗普上台時的4.7%大幅下跌,也是50年來最低的失業率。此外黑人失業率6%,也是六十年來最低。

此外經濟增長率由他上台時期的不足3%,一度提高到2018年第二季的高峰4.2%,2019年也有3.1%。記得在奧巴馬的八年任期,沒有一季的增長率是高於3%。

雖然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導致的全國封城,拉高失業率,但是過去兩個月的復甦之快,也是史無前例。道瓊斯已經收回大部份的失地。全面復甦指日可期。

特朗普在經濟上的做法是沒有一個總統做到的,其實這些都是他早在八十年代就覺得應當做的。所以一上台(就趁著共和黨控制了參眾兩院的短短期間)一口氣推出這些措施。我建議大家有空在網上找出他在1980—1990年代的訪問看看,這些都是他當時已經覺得應當做的。媒體指責他沒有遠見,沒有計劃,都是無的之矢。

他另一個覺得最該做的就是取代原有的《北美自由貿易協議》(NAFTA),他說是對美國太不公平的協議,讓美國的公司都搬到墨西哥去了,也讓美國的產品外銷加拿大時受到制約。結果他一上台就重新談判這協議。當時民主黨,包括參議院領袖休莫(Chuck Schumer)就打保單說他絕對做不到。結果他做到了,以特朗普跟墨西哥的關係,加拿大的關係,都不是最好,但是他就是做到了。他用抽徵鋼鋁稅,汽車稅做威脅,迫使各國讓步。但與此同時讓加墨兩國都認為自己是贏家。而且已經由三國議會通過,剛過的七月一日開始生效。這又讓美國工作機會大大增加,產品外銷也更為通暢,不僅如此還提高了墨西哥工人的工資標準。

為甚麼以前的總統做不到,也不肯做呢?

與中國談判貿易協議更是複雜過程,像是一場大規模的戰爭。但是特朗普軟硬兼施,目標不變,過去因為兩國不平衡的貿易,美國一年承受五千億元的逆差,他要將這差距拉平。目前談判只完成第一階段,以後的路未必平坦,但是他已經為美國贏得每年數千億元的貿易機會,關稅收入,及出口數額。這都是大家有目共睹。

此外他還同時跟日本、南韓、越南、歐盟都達成新的貿易協議,在美國而言都比過去佔了更大的便宜,但與此同時,日韓等國都承認,這是更公平的協議,沒有怨言。

經濟方面還有一項更大的成就,特朗普讓美國67年來第一次在能源上自給自足,成為全球最大能源生產國家,不僅不用仰賴外國進口石油,還有多餘可以外銷。這在國防策略上都是一大成就,無須擔心能源受控於外國,特別是中東的敵對國家。

特朗普做到了,是因為他無視環保團體的壓力,批准開發化石燃料,開放油管運輸。在西方環保分子以他們在媒體的朋友協助下,阻止任何能源的開發,後果是西方國家更為仰賴中東石油,一方面損害經濟增長,一方面損害國防利益,環保上更比不上自己生產。在加拿大一條油管討論了幾十年也沒有建成。無論你滿足他們多少條件,(動輒多達一百多條,)他們都吵嚷不夠。

外交方面,他一上台就達成競選承諾,將駐以色列大使館由台拉維夫,遷到耶路撒冷。多少人警告會引發中東大戰,結果沒有。這就是勇氣。

特朗普上台之前因為北韓多次釋放洲際導彈,不僅日本及南韓人人自危,(防空洞都建好了,)連美國本土都受威脅。特朗普與金正恩舉行歷史性會談,化解了危機。雖然金政恩繼續有小動作,但是他知道只要有行動,特朗普的反應絕對不會手軟,所以三年來都不敢有大動作。日本及南韓提起特朗普都當作是大恩人。

還有一點很少在新聞上見到的,特朗普一上台就指示國務院,將被敵國政府拘押的美國人都儘量儘快談判,讓他們回家。幾乎每一兩個月都有一兩個人因此回來。特朗普的方式不是付贖金,一毛錢也沒有付出,全部都是運用外交談判方式,或是條件交換方式,在不損害美國利益的原則下,讓自己國民可以回國。我只在Fox News見到這些人,及他們的家人對特朗普涕泗交流的感恩,但其它媒體提都不提。

特朗普未上台前,多少專家侃侃而談說他會發動戰爭,事實是過去三年多,他不僅沒有發動戰爭,還避過了戰爭,甚至在全球各地撤軍。2019年,特朗普下令美軍從敘利亞北部撤出。當地局勢複雜,除了敘利亞政府軍,還有庫爾德反阿薩德勢力,以及土耳其勢力。很多人警告,美軍撤出後庫爾德人就成為各方的俎上肉,不過土耳其是北約盟邦之一,未必就會一發不可收拾。

其中對美國歷史上最長久的阿富汗戰爭,特朗普已經完成第一階段撤軍計劃,由一萬三千人減至八千六百人,預計秋天之前再減至四千人。最終目標是完全撤出。特朗普的理念是:中東的事務由中東人自己搞定。事實是,中東的衝突延續了上千年,他認為無謂讓美國士兵為他們犧牲。

但是特朗普撤軍不表示放棄,他與此同時擴充美軍實力,在2017年的預算中增加國防軍費八千億元。這就是列根總統的理念:維持和平你必須先有實力。你強大了,一來別人不敢動,二來即使真的動了,你可以立即發動攻勢進行遏阻。像民主黨及鴿派,只會一路削減軍費,撤軍,談判,手上卻沒有牌。

其實特朗普一直想跟俄羅斯建立比較好的關係也是為了這個。他認為一來普京是可以談判的人,二來普京自己也面對國內經濟上的困局,他也未必想花巨大軍費在中東佈局。如果雙方有共識,一方面維持和平局面,二來大家可以修養生息。

同一原因,特朗普也計劃由德國撤軍。目前美國在德國有三萬五軍隊,他希望裁減九千餘人到兩萬五千。這個駐軍耗用美國龐大資源,但計劃一出就被歐洲各國譴責,說是為了討好俄羅斯。特朗普說得很有道理:我們在德國駐軍是為了對抗俄羅斯,但是德國每年卻跟俄羅斯購買三千萬公噸的原油。這筆帳算不過去。此外他還迫使德國,及北約其它國家增加對北約的撥款,而不是讓美國一個國家擔負最多的軍費。目前各國已經各自提高了軍費負擔,預料一兩年內全部達到應盡義務。

特朗普政府另一個偉大成就是幾乎消滅了伊斯蘭國。他剛上台時,伊斯蘭國在中東控制了一萬七千平方哩地區,有三萬多「士兵」,還擁有大量油井。但到2018年秋天,在敘利亞反政府勢力幫助下,由美國領導的多國部隊圍剿下,他們的勢力縮小到不到200平方哩。到目前更只剩下零星的「戰士」,不再有地盤。

這是特朗普上台後唯一的「用兵」,成果卻是龐大的,明顯的。最後,他還在2019年10月動用特種部隊在敘利亞北部圍剿伊斯蘭國的頭子巴格達迪最後盤據地,導致他的自殺。可以說徹底消滅了伊斯蘭國。然後,更在今年一月,用無人飛機炸死了伊朗最高指揮官蘇曼來尼(Qassem Soleimani),特朗普說這人就是過去多年來指揮使用路邊炸彈炸死無數美軍及盟軍的,而且情報顯示他就要發動一次更大攻勢。多少人(媒體)指責特朗普這行為是國際恐怖行動,甚至說第三次世界大戰就要發生,但到目前伊朗並沒有,也不敢做出反應。

除了擴充國防實力,特朗普還推動太空國防計劃。這是相當有遠見的,而不是等到其它國家進襲之後再急急追趕。

最後說到他競選時的重大諾言:建造邊界圍牆,圍堵非法難民。他剛上台時,因為奧巴馬的無限制接收難民及非法移民,加上奧巴馬說的「不會遣返兒童」,導致大批非法難民湧向邊界,最常見到的是由中美洲厄瓜多爾、薩爾瓦多等地湧來的難民隊伍caravan,每一個隊伍都有一兩千人,沿途墨西哥人還送茶送水。當特朗普提到這「難民危機」時,還被媒體指責是危言聳聽。那時每個月都有幾萬難民闖關,民主黨、媒體,及人道組織每天監視他是否人道對待這些人,……

現在呢?特朗普強迫墨西哥在南面阻止這些難民進入墨西哥,這樣他們就不能借道墨西哥來到美國邊界。其次,他要求墨西哥派軍隊在美墨邊界執行阻擋作用,墨西哥非常合作,目前有兩萬七千名墨西哥士兵在邊界,幫美國防守。(特朗普怎麼做到的呢?他真的是談判高手。)目前由南面非法進入美國的非法移民由高峰期的一個月幾十萬人,減到僅數千人。而且都必須經過合法程序審核。

特朗普建造圍牆的計劃,在民主黨百般阻擾下,(甚至禁止他由其它項目撥款,)以及每一個步驟都有法律挑戰,但還是建造了215哩。以這個速度,今年底之前會完成四百哩圍牆。這些都是最新式的,具備了監視錄影機制,及警報器的圍牆。這些圍牆也都是選擇在最關鍵的地方,因為美墨邊界不是全部都可以出入,很多有天然阻擋,有些過去已經有圍牆,所以這幾段圍牆具備了關鍵的阻擋作用。

上面這些都是一些主要的措施,還不包括特朗普的許多項行政命令,我經常見到他簽屬行政命令,包括教育上的,勞工法的,退伍軍人福利,各行各業的保障及推動,特朗普經常說,他一個月做的超過其他總統一年做的,甚至四年任期做的,很多人覺得他愛吹牛,但其實一點都不。他過去幾十年在腦子裏的構想,他都一一去做。不像別的官員,一坐到那位子上就同流合污,完全不記得過去說過的話了。

而且要記得,他這些都是在民主黨不斷的彈劾行動下,以及媒體不停的每一天的打擊下做到的。否則他的成就會更大。否則他最後一個競選承諾「基礎建設」都可以展開。

(作者為資深媒體人,畢業於台灣國立政治大學新聞系、於多倫多大學政治學系深造。曾在台灣和加拿大多家中文媒體擔任新聞總監,著有多本書籍。本文為作者授權大紀元刊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