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中國無人機巨頭深圳「大疆」大舉裁減全球銷售及營銷團隊,引發外界關注。分析人士認為,此次裁員或與「大疆」在歐美市場遭遇越來越大的壓力有關。

「大疆」正考慮對1.4萬名員工隊伍「瘦身」

據路透社8月17日報道,近幾個月內,深圳大疆創新科技有限公司(DJI,簡稱「大疆」)已經將深圳總部180人的企業銷售及營銷團隊縮減為60人。該團隊三分之二的員工被解僱,消費市場的團隊也有類似幅度的裁員。在韓國一個6人的營銷團隊已經解散。另外,「大疆」旗下視像製作團隊已經從鼎盛時期的40至50人縮減到3人。路透社引述消息人士稱,「大疆」正在考慮對其約1.4萬名員工隊伍進行「瘦身」( ‘trim the fat’ on its roughly 14,000 staff. )

被裁的前「大疆」員工在接受路透社採訪時透露,公司聲稱裁員原因是中共病毒(武漢肺炎)疫情衝擊銷售。但公司內部對其業務前景沒有提供太多資訊。由於「大疆」沒有公佈財務信息,外界無法確定其盈利情況及中共病毒疫情對其營收的影響。「大疆」發言人表示,與其它公司相比,中共病毒對該公司的影響相對較輕。

消息人士稱,今年年初,「大疆」北美地區前副總裁 Mario Rebello 和其歐洲首席開發官 Martin Brandenburg 辭去其職務。公司還解僱其內部翻譯團隊,公司的公告現在很少以非中文發佈。2019年12 月份以中文發佈的內部文件《願景與價值觀》現時仍未有英文版本。一連串改變似乎標誌著「大疆」更加以中國為中心。

歐美關注大疆產品用戶信息安全

總部設於深圳的「大疆」公司是世界最大的無人機生產商,在全球消費型無人機及工業型無人機市場所佔份額超過70%。該公司在2019年透露,公司產品的銷量在海外市場和中國市場的佔比是8比2,其中北美市場佔40%。「大疆」對海外市場的依賴程度很高。但近年來,隨著歐美國家開始關注「大疆」產品的用戶信息安全及其對國家安全造成的威脅,「大疆」在海外市場面臨的壓力越來越大。

今年7月24日《紐約時報》引述美國國家反諜報與安全中心(National Counterintelligence and Security Center)主任威廉埃瓦尼娜 (William R. Evanina)的話說: 「所有美國人都應該擔心他們存儲在中國應用中的圖片/生物識別信息/定位及其它數據必須移交給中國的國家安全機關。」2020年7月,法國安全研究公司Synacktiv和華盛頓安全研究公司GRIMM發表報告指出,「大疆」的移動應用程序正在蒐集遠遠超出其所需的信息。

2017年8月,出於安全考慮,美國軍方禁用「大疆」無人機。今年1月,美國內政部決定,除緊急任務外,停飛「大疆」生產的無人機機隊。美國政府官員一直加大警告力度,稱中共可能利用科技產品的弱點,迫使企業披露美國用戶的信息。

另一方面,「大疆」作為無人機整機製造商,其主要關鍵部件仍依賴進口。目前主要從美國進口視覺處理單元、陀螺儀、主控晶片等部件,意大利也提供部份主控晶片的供應,日本則提供攝錄頭設備。

時事評論員譚清表示,中共病毒在全球的擴散令西方國家逐漸在這次疫情中看清中共的本質,對與中共在高科技領域的合作更為警覺。「大疆」作為中國僅次於華為的高科技公司,其在用戶數據方面的威脅已引起美國眾多聯邦機構的重視。「大疆」今後能否仍獲得進口關鍵部件進行無人機生產,是影響其行業前景的關鍵因素。目前仍不明朗。

此次「大疆」全球大幅裁減營銷及銷售團隊,顯示其海外市場前景暗淡。

損失上超十億 「大疆」曾爆內部貪汙

2019年1月,「大疆」曾因內部嚴重貪腐曝出醜聞。根據「大疆」內部公告,損失超過10億元人民幣,至少45人被查處。公告稱,由於涉案層面較廣,公司成立了專門的反腐小組進行深入調查,貪腐主要手段為內外勾結吃回扣、賺價差。

「大疆」表示,涉及供應鏈決策腐敗的研發、採購人員最多,共計26人;銷售、行政、設計、工廠共計19人。問題嚴重、移交司法處理的有16人,直接開除的有29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