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去年10月底,中共人大財經委員會前副主任黃奇帆對外宣佈,中國對數字(數碼)人民幣研究已趨於成熟之後,數字人民幣開始引發民眾關注。不足一年,數字人民幣的試點已推廣至28個地區。在中共病毒疫情肆虐中國大陸,中、美緊張局勢加劇之際,中共當局發展數字人民幣速度之快,令人關注並質疑其背後的動機。

今年4月底,中共黨媒披露,數字人民幣已經在深圳、蘇州、雄安新區及成都四個地區開始進行封閉測試。並有陸媒引述銀行業人士透露,數字人民幣的測試已應用於銀行內部員工繳納黨費等支付場景。

4個月不到,中共將4個試點地區擴大到28個試點,更包括香港。

中共商務部在8月14日發佈了一項「全面深化服務貿易創新發展試點」的通知,將在全國28個地區試點實施數字人民幣。除北京、上海、廣州、深圳等一線城市之外,還涵蓋了長三角、粵港澳大灣區以及烏魯木齊、西安等中西部城市。

在應用方面,中國打車公司滴滴出行於7月初宣佈,將在其平台上測試數字人民幣支付功能。不到一個月,彭博新聞社報道指,中共央行計劃在美團平台上測試其數字人民幣。

近日,亦有傳聞指蘇州不少公務員已開始收到數字人民幣形式發放的工資。以及最新消息稱,深圳超市要求「現金支付實名制」,外界解讀為強推數字貨幣做準備。

數字人民幣是甚麼?

在中共當局的急推之下,民眾關注數字人民幣究竟是甚麼? 

據官方稱,中共央行發行的數字人民幣與其它數字貨幣不同,英文叫做「DC/EP」。DC(digital currency)是數字貨幣;EP(electronic payment)則是電子支付。

中共央行數字貨幣研究所所長穆長春稱,「其功能屬性與紙鈔完全一樣,只不過是數字化形態」,「具有價值特徵的數字支付工具」。

在發行定位上,數字人民幣(DC/EP)將替代基礎貨幣——紙鈔和硬幣。

《每日經濟新聞》於4月的一篇報道稱,數字人民幣不計付利息,可用於小額、零售、高頻等業務場景,具有法償性,同時也不能拒絕接受數字貨幣。傳統電子支付在沒有網絡的環境中無法交易,而DC/EP不需要網絡也可進行「雙離線支付」。

官方:精準管理  監控社會財富

對於數字人民幣的功能,官媒「中新社」引述中國人民大學重陽金融研究院產業部副主任、研究員卞永祖稱,數字人民幣不僅可讓央行及金融部門更精準把握貨幣流向,令未來貨幣政策會更加精準有力,並且有利於政府了解市民收入情況,幫助政府精準管理及合理調控社會財富。

由此不難看出,中共計劃通過數字人民幣完全掌控金融活動,監控社會財富。

有分析人士在網絡發文指,中國的數字貨幣可配合健康碼、數字ID、面部識別、短距離射頻及GPS跟蹤定位等一系列監控技術使用,逐步達到個人資產數字化。使用者所有類型的交易紀錄都會被記錄,並可記錄更多交易細節,包括時間、地點、人物、金額、物品及數量等。

該分析也得到了官方人士的佐證。

央行數字貨幣研究所所長姚前將數字人民幣的體系歸納為 「一幣、兩庫、三中心」。其中關於「三中心」,他解釋是指認證中心、登記中心和大數據分析中心。「認證中心」用於認證用戶身份,「登記中心」負責數字貨幣的發行、轉移、回籠等登記工作,並將結果發佈於分佈式賬本。「大數據分析中心」則負責整個系統的風險管理,包括了解並分析客戶、反洗錢等。

除監控功能之外,中共官方似乎也傳達出將數字人民幣輸出國際的計劃。2020年5月,陸媒《中國經濟周刊》引述黃奇帆文章表示,數字人民幣的價值不僅限於對傳統紙幣M0的替代,更可以參與構建未來國際貿易的數字結算體系,亦是形成網際網絡(互聯網)經濟新秩序的基礎。

專家:意在鞏固國內權力 監控國人

金融及IT系統專家Raymond對本報表示,對於目前傳聞將數字人民幣擴張到國外的說法,從金融及貨幣技術角度看並不可行。「但在監控國內人民,搵出貪官的財富,取消過多已發行人民幣是有效的。」他說。

Raymond進一步解釋,其實中共全速推動數字貨幣根本做不到經濟對外擴張,反而是加強國內金融監控,中共想鞏固國內權力而不是對外擴張。並且從IT角度來說,數字人民幣向海外擴張,絕對不可能,因歐美政府不會與之聯網。

銀行家:等同兌換券

本港資深銀行家吳明德在其Youtube頻道8月11日的節目「官推數字貨幣,國內經濟『大富翁』化」中指出,數字人民幣與支付寶、微信支付等不同。支付寶、微信支付等如同香港的Octopus(八達通),需雙方同意,交易才能成功。並且存在其中的資金仍屬於市民,民眾可以自由支配。但數字人民幣不同,將來會由中央控制。

他並舉例解釋,如一個地方經濟比較落後,中共央行可以直接在該地放水,並且可以通過數字人民幣控制這些資金只能使用在這個經濟較落後地區。即未來中共可以針對不同地區的經濟情況,去做計劃經濟,宏觀調控。

他補充說,這也意味著人民幣已等同於兌換券,成為政府控制市民消費的手段。例如政府規定,不同的數字人民幣編碼對應不同的物資類型,中央銀行可以根據控制數字貨幣的編碼,來控制人民消費的類型、甚至數量。

網民Gary說,中共急於推數字貨幣,是不是和恢復配給制有關係?現鈔是沒有用途限制的,買糧、買肉、喝酒等甚麼都可以。但數字貨幣就可以限制在某一領域的使用限額,相當於變相施行配給制;而且更加靈活安全高效,絕對沒有拿糧票換雞蛋的問題。

評論:推廣至國際 不現實

時事評論人士文昭在其Youtube 頻道8月18日的節目中表示,中共發展數字貨幣的動機之一就是繞開以美元為基礎的國際銀行轉賬體系,但貨幣是信用符號,在國際上是一種主權貨幣,由國家的綜合經濟、政治實力來保障。如同委內瑞拉的加密數字貨幣「石油幣」,並沒有國家會使用。所以在國際上推廣數字人民幣並不現實。

他並指,數字人民幣將會給中國大陸民眾帶來兩大風險。首先,數字貨幣綁定市民的身份信息,便於監控的同時,也會成為掌權者栽贓打擊、搶奪財產的手段。其次,濫發鈔票仍有印鈔紙、油墨、人工的成本,而數字貨幣可以無成本增發,即進入無成本通脹時代。若出現惡性通脹,則會嚴重摧毀民生。

委內瑞拉的加密數字貨幣「石油幣」,不被其它國家接受使用。圖為委國消費者在一間百貨公司接受加密貨幣的收銀處排隊付款。(YURI CORTEZ/AFP via Getty Images)
委內瑞拉的加密數字貨幣「石油幣」,不被其它國家接受使用。圖為委國消費者在一間百貨公司接受加密貨幣的收銀處排隊付款。(YURI CORTEZ/AFP via Getty Images)

國際態度:數字幣非必要

並非僅有中共央行在研發數字貨幣,全球多個主要央行均在研究。2018年3月,國際清算銀行在一份報告中指,各國央行在發行加密貨幣前,須認真考慮潛在的風險及溢出效應。

報告並稱,這可能會對民眾存款造成影響,這是商業銀行融資的主要來源,從而導致在市場面臨壓力時,會影響金融穩定。報告並指,沒有證據顯示,相比央行現有工具,數字貨幣可使央行更好地實施貨幣政策。

日前,英國廣播公司(BBC)報道指,日本外務大臣中山展宏於今年2月表示,日本央行希望與美聯儲及其它間央行合作研究數字貨幣。他並指出,中國的數字貨幣對目前的全球儲備貨幣體系構成挑戰。

美聯儲於本月14日宣佈,正測試並開發一種等同現金的數字貨幣。但美聯儲理事Lael Brainard強調中央銀行並未計劃發行數字美元,正致力於研究全球的數碼貨幣和中央銀行數字貨幣的影響。

2019年11月12日,前美聯儲主席格林斯潘在第十七屆《財經》年度經濟展望會議上表示,作為央行,沒有必要發行數字貨幣,央行應該提供的是主權信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