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經濟蕭條又遭遇全球圍剿,習近平定調經濟「內循環」,引發國際輿論關注。專家分析,中共面臨與美國經濟全面脫鉤的困境,此舉實質上是開啟經濟備戰,也是無奈之舉,但要實現「內循環」,中共正面臨三大難題。

「內循環」遭遇三難題

自今年5月以來,習近平、中共副總理劉鶴等人多次提到中國經濟「國內大循環」。在7月30日的中共政治局會議上,習近平更定調中國經濟「內循環」的走向。

有分析指出,當前,中共要實現經濟內循環面臨三大困難。首先,內循環是要讓中國降低對海外技術及市場的依賴,但要做到這一點並不容易。尤其在高科技領域,中共嚴重依賴美國等西方國家的技術和產品。

其次,中共對民營企業的扶助不足。在貿易戰及疫情衝擊下,中國民營企業舉步維艱,急需資金,但很難獲得當局承諾的貸款支援。中共「國進民退」的政策並沒有改變。

第三,中國民間消費能力不足。過去幾十年,中共主要依靠外資和出口來拉動經濟增長。經濟內循環是要「擴大內需」,但中國民眾目前的收入和消費水平明顯不足,尤其受到疫情和洪水的影響,大陸民眾收入銳減,消費能力更加減弱。

李克強總理今年5月曾披露,中國仍有6億人口月均收入僅1,000元人民幣。另據官方數據,中國今年第二季國內消費比去年同期減少了3.9%。

中共面臨「脫鉤」困境 

法新社7月31日引述分析說,中共高層強調經濟內循環是不得已的說法,因為中共正面臨「脫鉤」的困境。

德國之聲12日引述專家分析稱,內循環的提出,意味著中共已經意識到中國經濟可能要被迫與外部、特別是西方國家脫鉤,因此需要提早佈局。

專家認為,從美國對中共的制裁來看,不排除未來兩國全面脫鉤。「一旦走到這一步,全球主要經濟體以及同中共有密切貿易往來的多數國家,就不得不選邊站」。

專家分析,中共政府的評估是「中美之戰遲早會到來」,因此內循環實際上是中共政府的經濟備戰手段。

內循環是中共走向崩潰的序曲

旅美時事評論員田園博士撰文稱,中共搞內循環,是下策,是無奈之舉,更是中共走向崩潰的序曲。

田園說,如果內循環這麽容易,北朝鮮應該是世界最發達的國家之一。在當代,沒有任何一個國家能夠獨立於國際經濟體系之外並獨善其身。恰恰相反,和西方市場聯繫越緊密、產業鏈一體化程度越高的國家越有可能成功。

他指出,目前,中共對美元嚴重依賴,對西方科技嚴重依賴,對西方市場嚴重依賴。中國玻璃大亨曹德旺曾說過,中國有消費能力的人實際上不到3億。李克強在今年兩會期間也曾警告說,「關起門來搞發展是行不通的」。

中共想拿「內循環」當解藥

還有分析認為,中共當局是想拿「內循環」當解藥,解開中共經濟陷入的困局。

旅美政經分析人士秦鵬表示,中共是擔心經濟崩潰,所以才提出所謂的「以內部循環為主」,但他認為,純粹靠內需市場發展經濟不會成功。

秦鵬說,「今年是先後經歷了疫情的打擊,以及現在半個中國是泡在水裏,還有小半個中國遇到了旱災,中共當局事實上沒有採取一些對企業的紓困,而是基本讓他們自生自滅,所以在這種情況下,讓更多的人來消費是不可能的。我們看到目前中國的消費確實也在下降,更多的企業在死亡。」

網上流傳的一段影片顯示,一家中國民營企業今年5月受海外疫情影響,廠裡訂單幾乎全部取消。6月資金周轉不過來了,抵押了房子、車子、到處借錢、發完工人工資,什麼都沒有了。

歐洲天鈞政經智庫研究員任中道認為,「經濟內循環」是中共在面臨全球制裁,逐漸淪為孤島的情況下,不得不提出的一個忽悠老百姓的說法,其實就是走回「閉關鎖國」的老路。

大陸金融學者何軍樵表示,中共所謂「內循環」是準備向朝鮮和古巴學習。「各個方面透露的消息來看,中共確實是打算要硬扛,面對西方的這樣一個封鎖,大不了我就扛幾年,大不了我就向朝鮮學習,向古巴學習。」

大陸知名財經博主老蠻撰文指出,「經濟內循環」會把中國經濟一夜打回到40年以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