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冇搞錯,8月12日。
 
美國對香港的制裁再升一級,美國海關通知,所有從香港制造的產品進入美國,一概改成中國製造(Made in china),不再用香港製造(Made in hong kong)的標識。所以這個新規定,從45天之後實施,就是說,大部份輸美的香港產品,以後都要寫中國製造(Made in china)了,不再是香港製造(Made in hong kong)了。
 
香港特區政府對美國這個新規定和通知表達了強烈抗議。香港政府發言人說:「香港特別行政區在『一國兩制』下享有單獨關稅區的獨特地位,是根據國家《憲法》和《基本法》賦予的,並獲世貿等多邊組織認可,並非個別國家施予或可以撤銷。」就是說美國你是誰?憑甚麽撤銷我們的獨關稅區的地位。
 
香港政府說的有冇道理?當然也有,但美國規定的是輸美產品,而不是出口到別的國家的產品,所以香港政府對美國規定進美國的產品進行抗議,也沒有道理,因爲你是在干涉美國人内政。尤其是美國對聯合國和世貿組織(WTO)極度不滿,正在醞釀退出世貿,所以世貿(WTO)的規定,根本不能管轄美國。過去多年,其實中國也沒有遵守世貿(WTO)的規定,2001年中國加入世貿,有15、16年的過渡期,然後要全面開放市場,但中國沒有遵守。所以,用世貿規則去約束別的國家,肯定沒有用的。
 
特朗普是7月14日簽署總統令,取消了香港的特殊關稅地位。原因很簡單,就是不再認可香港的一國兩制地位。中共在香港推動的一系列措施,按照他們自己的說法,叫做二次回歸,所以香港已經等同於中國,現在外國把香港視同中國,難道不是中共求仁得仁嗎?難道不是香港政府的目標嗎?
 
當然,美國對香港的制裁,不會僅此而已。
 
譬如對香港和中共11官員的制裁,後面一定會有很多很大的連鎖效應。最大的效應,是香港的銀行,會否遵守美國的制裁令?現在有消息指滙豐和渣打,據說已經承諾會遵守制裁令,那麼中銀呢?其它銀行呢?
 
我們先說如果不遵守,會發生什麼問題?簡單而言,就是這些銀行可能失去美元交易和結算的資格。當今世界,全球八成以上的國際貿易和資本運作,都通過美元進行,如果沒有美元交易資格,等於是讓別人剝奪了銀行的國際業務。雖然這些業務盈利大部份可能不是通國美金,譬如滙豐,主要盈利在亞太地區在中國大陸的,但美元結算是它運行的基礎,如果沒有這個基礎,等於一棟樓沒有地基,上面的樓房再花俏,再先進,如果沒地基最終都會倒塌,根本無法長期存在。其它香港的大銀行都一樣,包括中銀、中國工商銀行等等都一樣。
 
所以這是香港銀行業面對的巨大問題。但是如果他們跟隨美國的制裁,同樣有問題,因為違反了「國安法」。「國安法」規定,任何人和機構,都不能接受外國的命令和挑撥,來傷害香港和中國。所以這些銀行制裁我們香港人,是勾結外國勢力呢?還是向外國勢力低頭?是不是都違反了「港版國安法」呢?
 
所以,香港銀行業面對難題了,兩邊都不是人了。
 
還有,香港不單止銀行,那些投資公司呢?基金那些公司呢?如果被制裁的這些人,購買了投資公司的基金那怎麽辦?是不是要投資美國,如果投資美國,是不是違反了制裁令?譬如香港的強積金,我相信港府那些人都有,這些人是不是有自己的私人戶口,如果有,是不是不能投資美國,是不是不能和銀行發生業務往來呢?
 
其實,有關這些制裁還有很多可以追究的細節譬如說不止是美國,如果是五眼聯盟國家全部都跟進呢?甚至包括了歐洲其它國家都跟進呢?怎麽辦?
 
所以,如果要認真追究起來,香港的國際金融中心地位,還剩下多少呢?反過來如果香港認真執行「國安法」,追究遵守美國制裁令的銀行,這些銀行就必須自己切斷和美元的資金聯繫。如果是這樣,也就不用美國來攻擊香港的聯繫匯率制度了,港府和中共自己就斷掉它了。
 
記得之前談到制裁,林鄭月娥說除了美國動用核子手段,否則不怕。她說的核子手段,就是美國切斷聯繫匯率、就是美國來攻擊這個聯匯制度。現在,不用美國來動用了,香港特區政府用國安法自己去按下那個「核子手段」的按鈕就可以了。
 
我們說香港是沒有中央銀行,香港也沒有主權國發鈔機制。香港的港幣,是以美元儲備為基礎的。也就是說,每一美元進入香港,香港就可以發行7.8元港幣。所以美元對香港來說等於是黃金。你切斷美元,你是否可以轉為用人民幣做儲備呢?來發行這個港幣呢?為什麼香港不這樣做,有好處的話為什麼中共不這樣做呢?
 
因爲現代的這個金融和主權貨幣,基本都是主權信用貨幣。你拿著一塊錢港幣,意味著香港政府欠你一塊錢港幣的價值,但用一張紙來證明是1元港幣。香港用美元作為港幣發行儲備,簡單說,香港是相信美國的主權信用。所以不用人民幣來做儲備,就是不相信中國的主權信用。其實就是這麼簡單的道理。
 
很簡單,所以我們說,很快中國和美國都會研發出新的疫苗。香港人,不論黃絲和藍絲,到時候都可以自己選擇。我們假設美國的疫苗和中國大陸的疫苗都在香港進行注射,大家自己選擇,你會選哪個?這和中國大陸居民來香港購買奶粉,來香港打疫苗,其實是一個道理。那些親共的人士,或者那些親共的香港政府官員,平心而論,你們會給孩子吃哪些奶粉?如果能選擇會給孩子打中國疫苗嗎?
 
這是信用問題,當然也是信任問題。金融市場、貨幣市場、資本市場,所有的基礎也都是信用和信任。既然香港政府,選擇信任中共的法律,選擇信任中共的制度,那應該就要同時信任中共的奶粉、疫苗和人民幣。不用再去用美元好了。
 
所以,美國人掌握的不是美元霸權,是甚麽?而是信任霸權。這是二次世界大戰以來,美國支援各國戰勝非民主專制,幫助世界各地恢復經濟,扶助了一個全球化的經濟體系,這是一個結果。
 
實際上,現在國際秩序,現代國際關係的基礎,就是二次世界大戰以後的美國建立的一個體制。我們說包括了現在香港的問題,包括南海、台灣等等問題。
 
本月初,美國國防部長埃斯帕公開說,美軍已經做好了與中共軍隊有一次「高烈度衝突」的準備,而且他說「要打就打贏」。當然那時他就說,希望能夠去中國訪問,要去和中國國防部長談談。記得當時中共媒體諷刺他,說埃斯帕這樣說其實是害怕了。《環球時報》就這麼說的。
 
但最近美軍很多頻繁的活動,我想中共方面大概慢慢反應過來了,看來美國人這次不是講笑說著玩的,尤其是南海方面,那個氣氛是極為緊張。
 
《南華早報》引述「消息人士」報道說,北京透過多個渠道,向美方展示友好姿態,而且還表明中國「永遠不會做首先開火的一方」。當然這個報道是英文寫的,我估計中國大陸慣用中文,意思應該是「絕對不開第一槍」。北京試圖把局勢穩住,不能和美國繼續鬧下去。所以這位消息人士說,「下命令開火很容易,但無論中國或美國都難以控制那後果。」這個說法比較好聽,翻譯其實意思就是,下令開打容易,但打起來,第一中共無法贏,第二,如果是南海的局部衝突,中共必輸無疑,那麼後面的後果就很難預測了。
 
這個後果,一方面是中美關係,雙方會在多大範圍用多大的烈度衝突,是局部還是全面的,大家是要消滅對方,還是抑制對方?這些都難以控制。但另一方面,因為中共在這局部衝突中必輸無疑,所以很可能會引發一系列的中共內部反應。有點像是清末的那些戰爭一樣,打輸之後內部政治的格局,也會因此發生極大的變化。以目前中共的政治格局來看,這個變化一定不利最高當局,也就是不利習近平本人。
 
所以《南華早報》的報道就說,中共國務委員兼國防部長魏鳳和,同美國國防部長埃斯珀,8月6 日通了電話。他們說什麼?雙方都沒有報道通話內容。以目前的局勢,大概就是,中方表達了「絕不開第一槍」的那些話。
 
中共當然也有各種應對方案,也在做與美國全面開戰的準備。這包括清理防空洞、擴大招兵、重新集結民兵。當然,最大的動作,應該是內部已經悄悄下令戰備了,我們說說爲甚麽中共一定會打輸。
 
過去,我們可以經常看到一些有關的報道,說美國軍隊做電腦推演,美國和中國海軍或者艦隊開戰,在西太平洋和南海等等這些地方,結果美國戰敗,航母被擊沉,美國又脫離戰場等等。很多五毛因此非常高興,你看美國電腦計算出來的,認為美國打不過中共。
 
我想介紹一下美國的這種電腦兵棋推演是怎麽回事。
 
因為這種兵棋推演,本身就是要找出己方的漏洞,包括部署和戰術、武器等等各方面可能存在的問題,所以在設定條件的時候,一定會把所有的可能變化的因素,比如天氣因素、地理因素,還有油價、雙方的武器性能、疾病疫情都計算在内,還有雙方盟國參與程度是否對你或他好等等,所有這些可能變化的因素全部都歸為對對方有利。因爲在這種壓力下,才能找出己方的弱點所在了,這個是很簡單的。
 
十幾年前,2003年伊拉克戰爭,在這之前,美國曾做過3次電腦兵棋推演,前面兩次都是美軍輸了,最後一次才勉強打勝了。所以美國人就加碼,當然,最後的結果大家很清楚,戰爭根本就是一邊倒的。
 
這當然是強勢軍隊的做法。弱勢一方一般不這麼做,是另外一種做法。
 
所以簡單來說,美國軍隊這次在南海在西太平洋如此排陣,施加這麼大的壓力,戰意如此明顯而且強烈,甚麽意思?很明顯是已經做了多次的電腦兵棋推演,而且都是可以過關的。意思是,一旦真有戰爭或衝突,結果根本和2003年的電腦兵棋推演差不多,就是完全徹底的一邊倒,沒有任何意外,沒有任何其它可能。
 
這一點,中國國防大學的研究室,應該也是知道的,我相信他們自己的兵棋推演,大概也得出類似的結果。否則,也不會有中共當局全力避免軍事衝突,希望緩和軍事對峙局面的動作了。
 
中方的意圖其實很明顯,一個戰略就是以拖待變。中共的現在全部希望,都在今年11月的美國大選。他們希望特朗普下台,特別希望特朗普下面那些超級鷹派下台,然後北京可以再作打算。所以在這個大選之前,所有有可能和美國發生軍事衝突的刺激動作,我相信中共一定會全力避免,尤其是在南中國海地區。我們今天就談到這裏,多謝大家,我們明天再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