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疫情再起,港府不按專家建議彌補漏洞,對來自大陸國安等免檢人員進行檢測,反而突然指定幾家大陸公司來香港,對40萬、甚至750萬港人進行檢測。香港公司能完成的事,為何非要找大陸公司來做?香港有比大陸更好的檢測方法,為何不用?被林鄭指定的公司名單為何發生變化?這一系列疑團背後,令人細思極恐。

林鄭指定兩家大陸公司 晚上變三家

7月14日,香港行政長官林鄭月娥會同行政會議通過緊急立法,新增或恢復一些防疫措施,並表示將引入兩家中國大陸企業協助,向指定人群提供病毒檢測,且費用由特區政府承擔。

林鄭當時未透露這兩家企業的具體身份,但提到一家是透過廣東省深圳市政府安排,另一家目前主要為澳門檢測,希望先為養老院、食店、物業管理和的士司機等約40萬人提供測試。

專家質疑,林鄭為何不展開競標,而直接指定大陸公司,港府藉口是因疫情太緊急。

7月14日深夜,香港食物及衛生局公佈,實際上有三家企業參與這次檢測支援,分別是華大基因開設的華升診斷中心、中國檢驗有限公司和Prenetics。它們是香港本地僅有,能於短時間內提供每日數以萬計規模核酸檢測服務的三家化驗所。

華升診斷中心董事胡定旭,曾任香港醫院管理局主席,現任中共全國政協常務委員。

中國檢驗有限公司則是中國國有企業,1982年已在香港註冊營運。據中檢公司與中國國家認證認可監督管理委員會網站所稱,中檢「為國家質量監督檢驗檢疫系統駐港窗口公司」,經營各種牽涉通關所需的檢測業務,在新界元朗設有大型檢測中心。

Prenetics又名Circle DNA,2014年在香港由楊聖武(Danny Yeung)等人創辦。楊聖武因曾擔任美國團購企業Groupon在香港的高管,被媒體稱為「香港團購之父」。

Prenetics稍早前贏得替英超球員檢測新冠病毒的400萬英鎊(500萬美元)合同,被吹捧為英超重啟功臣。

綜合媒體報道,大陸每次檢測只需約175元人民幣,而中檢及華大基因每個樣本收費300港元(約合38.7美元;271.24元人民幣);Prenetics稍早前在香港推出「非牟利」檢測項目,每次收費985港元(約合127.07美元;890.52元人民幣)。後者價格明顯偏高。

華大基因:中共生化領域的華為

華大基因名義上是深圳上市的民營企業,但實際和華為一樣,是中共官方扶持的白手套公司。華大基因其實和中共的「國家基因庫」,是同一個單位、兩個不同的牌子。

華大基因於2010年在新界大埔工業村開設香港研發中心。被指定給港人做病毒檢測的華升診斷中心,位於華大的香港研發中心內。

就在港府宣佈將採用華大基因的子公司協助檢測的當晚,華大基因發表業績預告稱,因市場對新冠病毒(中共病毒)檢測試劑盒需求大幅增長等因素,預測2020年上半年業績同比增長7倍。該公司海外已累計發貨超過3,500萬人份。

然而第二天(7月15日),該公司股價猛跌。

調查發現,在利好消息下,華大開盤不漲反跌,盤中一度跌停,其原因與15日解禁478萬股有關。

此前,華大基因發佈提示性公告,7月15日,將有478萬首發股解禁,共涉及4位大股東,解禁市值約9.35億元。

廣東的60名檢驗人員將檢測一個月

8月1日,中共國家衛健委宣佈,應香港特區政府請求,將派出「大陸核酸檢測支援隊」幫助香港檢疫。

該支援隊由廣東省衛生健康委從省內20餘家公立醫院選派約60名臨床檢驗技術人員。其中7名「先遣隊」隊員周日(2日)已經抵達香港。

大陸核酸檢測支援隊隊長餘德文接受中共新華社專訪時稱,將協助香港大規模人群核酸檢測,力爭每日檢測量達十萬至二十萬,甚至更多。

根據中共官方媒體報道,廣東醫療隊構成的「大陸核酸檢測支援隊」的香港通行證簽注停留時間為1個月,而「大陸方艙醫院支援隊」的在港可停留時間為半年。

也就是說,每天檢測20萬,一個月就能檢測600多萬。有分析人士說,看來北京是想把香港750萬人都做檢測。

金域檢驗突然殺出 背景惹疑

等到了8月2日,港人才知道,中國檢驗有限公司和Prenetics 都被刪除了,取而代之的是金域檢驗(香港)有限公司。

據公司網頁介紹,金域檢驗是一所設備齊全的醫學化驗所,服務中心遍佈港九新界,共六間分行,體檢項目包括多款身體檢查計劃、過敏測試、各類癌症指標化驗、婚前檢查、藥物及基因測試等,並由西醫會面及解釋報告。

這個金域檢驗有何大陸背景,能夠參與切割港府上億的檢測生意,還有待調查。

香港本地就找不到60個檢測人員嗎?

外界質疑,香港就找不出60個能夠做核酸檢測的技術人員、必須從大陸找人來嗎?答案也許不是。

「檢測及認證」被特區政府列為「六大優勢產業」之一,但是由於港府不把檢測工作交給香港民營公司,結果這個優勢行業一直沒有發展其優勢。

在2008年至2016年間,香港「檢測及認證」業的產值,只由2008年的45億元,增加至2016年的73億元,其GDP佔比維持在0.3%;而相關就業人數,也只由1.24萬人增加至1.4萬人,仍然佔整體就業人口的0.4%。

香港很多民營生化公司表示,通過中共肺炎疫情,政府應該意識到醫學測試行業的規模與潛力,並傚法世界其它地區,持續發展和重視香港本土的私人醫學測試行業,減低政府部門在突發事件下的負擔,讓政府與檢測行業共同抗疫。

另外,根據《2017年醫療衛生服務人力統計調查》結果,香港合共有3,426名醫務化驗師,當中已有八成受聘於醫管局,但化驗師分四大科目,而只有隸屬微生物部的才會進行中共病毒檢測。

不過香港有8家大學,很多教授的實驗室都能做核酸檢測,香港還有無數民營公司,只要政府放手,民營公司會很快擴大業務。

香港有更好檢測方法  但政府不理會

早在4月,香港海康生命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長於常海就對媒體表示,「我相信每一個香港人,只要有能力的,都想為疫情做點事情。但能做嗎?好像不行。警察做不完的,都會請民安隊幫忙,為甚麼政府不給『僱傭兵』機會?關於檢測,大學教授、私人企業都可以提供技術、儀器上的幫忙,一家不夠兩家,一起努力才行。」談及特區政府停滯不前的檢測效率,於常海也很無奈。

於常海的公司,早前成功研發一項快速檢測中共病毒的技術——「增強型瑩光實時反轉錄—聚合酶鏈反應」(ERT-PCR),比起特區政府使用的「逆轉錄—聚合酶鏈反應」(RT-qPCR)技術,靈敏度高出10倍,可以在4至5小時之內檢測出病毒濃度較低的無病徵隱形病人,而且試劑成本低至50元,更可一次性檢測400個樣本。

他早於3月初去信特區政府,告知這項技術的存在,望能無償捐贈給社會,可惜當局一直沒有回應。

據港媒報道,事實上,除了於常海的團隊,科技大學物理學系教授溫維佳也聯同其學生,研製出可於40分鐘內檢測中共肺炎的儀器;理工大學早前也宣佈成功研發快速診斷系統,可於一小時內成功檢測包括中共肺炎的40種病原體;香港大學李嘉誠醫學院也有一項只需兩小時的快速檢測技術,目前已適用於全球至少40個國家的公共衛生實驗室。問題是,這些技術統統都沒有被香港政府所吸納,他們也就未能助當局一臂之力,提升病毒檢測數量和效率。

更多專家稱沒有必要做全民檢測

目前全世界很少有國家做全民檢測。比如人口2,300萬的台灣,一直被認為是這場中共肺炎疫情中少見的成功防疫案例。目前台灣政府採用的檢測試劑有多元儲備,分別來自台灣、美國和德國等地,每次檢測成本約790港幣。截至7月14日止,台灣Covid-19檢測能力為每日7,166個樣本。目前台灣暫無實施全民檢測的規劃。

香港大學感染及傳染病中心總監何柏良多次提出,參考北京等地經驗,推行全民篩查,尤其是透過在香港街頭廣泛擺攤收集群眾樣本檢測。香港大學微生物學系講座教授袁國勇也主張大幅提升香港檢測能力,到每天做7,500個,但他認為全民篩查毫無作用,「今天可以是陰性,明天可以變回陽性」。

香港醫學會梁子超認為,病毒擴散速度比檢測結果快,而目前香港「火苗」太多,得先透過減少社交活動來減少「火苗」,再進行檢測,才能儘早撲滅火勢,而相比於全民篩檢,針對風險較大群組做檢測,才合乎成本效益。

美國杜克大學茅雯輝博士也告訴BBC中文記者:「全民檢測需要在較短時間內完成,才能實現全面篩查出感染者的目標。考慮到試劑也有一些假陽性的情況,全民檢測也無法100%辨別感染者,反而會有成本、交叉感染、影響正常檢測和醫療等負面效果。」

香港深喉唾液檢測與大陸鼻咽拭子檢測

港府選定華大基因的子公司來做檢測,香港醫學會傳染病顧問委員會主席梁子超則提出疑問。他提出,香港沿用深喉唾液檢測,如果兩家大陸企業採用鼻咽拭子檢測,或不及深喉唾液準確,恐會出現「假陰性」。

不過據香港港安醫院-荃灣的網站介紹,鼻咽拭子測試直接採集鼻咽分泌物作核酸檢測,敏感度及準確性接近100%,而且測試時間較短;深喉唾液測試採集深喉唾液樣本作核酸檢測,敏感度及準確性超過90%。

這兩種方法的最大區別是,香港沿用深喉唾液檢測,不需要受檢者到現場,可以在家把唾液裝在瓶子裏由他人交到檢測點,而鼻咽檢測必須到現場。

假如現場裝了人臉識別設備,那港人的很多信息就被大陸公司掌握了。

中共偷盜DNA  針對個體進行特殊攻擊

8月2日,香港新民主同盟成員范國威、譚凱邦等,在香港醫管局總部門口手持標語抗議,他們質疑大陸來港檢測人員的專業資格、市民DNA資料的私隱問題以及檢測試劑的質量。

據英國《衛報》2017年報道,中共當局採集新疆穆斯林人口的DNA(即脫氧核醣核酸)樣本。他們擔心中國以防疫為名,收集全民DNA。

早在幾年前就有報道,中共正在設立全球最大的DNA數據庫,企圖把個體DNA信息與實時監控工具相結合,建立一個無孔不入的數字化集權國家。中共收集建立人類基因庫,並可能將此武器化,小範圍內可打擊重要敏感人物及其家族,而更大範圍內可摧毀人種。

分析人士認為,中共可以針對搜集到的基因組數據,或健康記錄揭示的特定目標人物進行攻擊,攻擊目標很可能是戰略性人物,例如政治家、軍事領導人。而在香港,可能是反抗中共暴政的所有香港人。

分析人士質疑,香港有能力做大規模的病毒檢測,但港府卻故意找到華大基因;本來只檢測40萬特殊人群,後來變成可能要檢測750萬人;本來可用更方便的唾液檢測,卻非要人到現場做咽喉檢測;這些故意之舉,疑以收集港人DNA數據為目的,這背後或隱藏著更大陰謀:那就是港府故意配合中共,以病毒檢測為名,實為採集所有港人的數據,為進一步鎮壓港人的民主抗爭埋下隱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