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羅馬尼亞,共產黨領導層通過拒絕參加針對捷克斯洛伐克的軍事干預而明確地表達了自己的獨立。儘管如此,這個「國家共產主義」品牌還是暴露出羅馬尼亞是壓制最狠的(可能除了阿爾巴尼亞之外),特別是在上世紀80年代。壓迫是共產主義體系中固有的,即使沒有莫斯科的指導。

在70年代後期,壽西斯古(Nicolae Ceausescu)自稱「偉大的領袖」(Conducator),就像希特拉、墨索里尼和史太林那樣。他治下的羅馬尼亞面臨著巨大的經濟和社會危機,大規模的抗議運動開始出現。這場運動受到了發生在其它國家的爭取民主權利努力的影響,但在羅馬尼亞,工人的參與強化了這一運動。

1977年8月,3.5萬名礦工在鳩谷(Jiu Valley)舉行了大罷工;在1980年夏天的示威和罷工中,布加勒斯特、加拉茨(Galati)、特爾戈維什泰(Tirgoviste)和其它礦區的工廠被佔領;1981年秋天在莫特魯山谷(Motru Valley)發生的起義;還有其它不滿的表現都導致了嚴厲和大規模的鎮壓:逮捕、強迫疏散、軟禁、毆打、無程序開除工作、監禁在精神病院、審判和暗殺。

鎮壓在短期內贏了,但反抗不可避免地重新出現。示威和罷工在1987年再次爆發,並於1988年在羅馬尼亞第二大城市布拉索夫(Brasov)的民眾暴動中達到頂峰。與維持秩序的部隊的衝突極其暴力和血腥,導致死亡和數百人被捕。

羅馬尼亞部份政治犯的苦難似乎永無盡頭。一個例子是Gheorghe Calciu Dumitreasa,人稱卡丘神父。他出生於1927年,被捕時是一名醫科學生,被囚禁在臭名昭著的皮特什蒂(Pitesti)監獄(見上文)一直到1964年。

當他出獄時,決定成為一名牧師。他在開始與羅馬尼亞工人自由工會(SLOMR)的創始人有聯繫後再次被捕,於1979年5月10日被判處十年徒刑,罪名是「傳遞信息並且危及國家安全」。在監獄裏,他曾五次絕食抗議。

另一個例子是全國農民黨領袖普佑(Ion Puiu),他於1947被判二十年刑期,並於1964年獲釋。1987年,他因參與反對派運動而再次被捕。

1987年,一份法國期刊列出了一些當時羅馬尼亞的政治犯名單:

◆巴拉巴斯(Francise Barabas),一位40歲的紡織廠機械師,被判處六年徒刑。他是來自特蘭西瓦尼亞的匈牙利人,與他的兄弟和未婚妻分發了一些匈牙利語的小冊子,內容是:「打倒鞋匠(壽西斯古的第一個職業)!打倒殺人犯!」

◆布甘(Ion Bugan),電工,出生於1936年,被判處十年徒刑,罪名是1983年3月在布加勒斯特駕駛一輛粘有「劊子手,我們不再要你了。」字樣貼紙的車輛。

◆古塞拉(Ion Guseila),工程師,1985年末被判入獄四年,罪名是發放要求更換國家元首的小冊子。

◆納斯塔塞斯庫(Gheorghiu Nastasescu),一位56歲的建築工人,因散播反政府宣傳被判刑九年。之前他已經因反社會主義宣傳而入獄四年。1983年秋天,他在布加勒斯特一些腳手架上撒傳單敦促人們表達他們的不滿。

◆拖圖(Victor Totu)、帕瓦爾(Gheorghiu Pavel)和拉斯切阿努(Florin Vlascianu),三名生於1955年的工人,被判處七年、八年的徒刑。1983年8月22日國慶節前夕,他們在塗寫將壽西斯古政權與納粹政權進行比較的標語時被捕。

◆意由噶(Dimitru Iuga)在1983年被判處十年徒刑時40歲。他曾多次召開會議,試圖組織年輕人示威反對壽西斯古。他們決心和平地行動。其中7人被判處五年徒刑,除意由噶之外都在1984年大赦時被釋放。

◆利透尤(Nicolae Litoiu),於1981年27歲時被判處十五年徒刑,罪名為「策劃反對國家安全。」1981年夏天,他在普洛耶什蒂(Ploiesti,譯者註:羅馬尼亞東南部的一個城市)黨的一個展位上扔了一個鞭炮,還從市內Omnia商店頂部往下撒傳單。他的姐夫因為事先知情卻未採取行動而被判處八年徒刑。

◆昆醫生(Attila Kun)在1987年1月被判處3年徒刑,罪名是拒絕為因酷刑而死亡的政治犯出具死亡證明書。

◆博爾貝(I.Borbely),一位50歲的哲學教授,1982年因出版匈牙利語的地下報紙被判八年徒刑。#(待續)

編者按:《共產主義黑皮書》依據原始檔案資料,系統地詳述了共產主義在世界各地製造的「罪行、恐怖和鎮壓」。本書1997年在法國首度出版後,震撼歐美,被譽為是對「一個世紀以來共產主義專制的真正里程碑式的總結」。大紀元和博大出版社獲得本書原著出版方簽約授權,翻譯和發行中文全譯本。大紀元網站率先連載,以饗讀者。文章標題為編者所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