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月1日,愛沙尼亞拒絕中共出資修建海底隧道,羅馬尼亞6月宣佈,撤銷與中共簽署的兩個核電站機組協議。東歐過去一直在前蘇聯掌控下,與中共算是同一共產陣營。近年來東歐開始遠離中共,特別是中美全面對抗後,東歐很多國家在中美之間選邊站,都站到美國一邊,反對中共獨裁專制。

習近平強推的「一帶一路」,6年來已經敗象盡現,中共黨內都不時傳出向習近平問責的聲音:「一帶一路到底讓多少億打了水漂?」

中共出資建海底隧道 愛沙尼亞基於安全顧慮拒絕  

1日(周六),愛沙尼亞公共行政部長艾布(Jaak Aab)以電郵發表聲明說,基於安全顧慮,愛沙尼亞政府將否決由中共出資興建、通往芬蘭的波羅的海海底隧道計劃。

這項計劃是修建一條100公里長、由愛沙尼亞首都塔林往返芬蘭首都赫爾辛基的鐵路和公路連接線。艾布指出:「據國家當局目前了解的狀況,我們有理由懷疑,基於環保、經濟與安全等方面因素,上述計劃能否付諸實施。」

對於中共而言,這項方案與打造通往北極的貨運連線一樣,都是大規模「一帶一路」倡議的一部份;但愛沙尼亞公共行政部指出,上述海底隧道計劃的財政規劃「不透明」,同時「基於多種考量,並不符合公眾利益」。

愛沙尼亞公共行政部說,取而代之的是,愛沙尼亞將直接與芬蘭政府研議替代性的隧道興建方案。

中共的一帶一路。(網路截圖)
中共的一帶一路。(網路截圖)

愛沙尼亞位一年內對中共態度轉變  阻中共擴張

愛沙尼亞位於俄羅斯的西邊,以前比較親共,但最近幾年,特別是香港反送中運動之後,該國開始不斷批評中共。

7月24日,愛沙尼亞國會外交事務委員會主席艾斯瑪(Enn Eesmaa)表示,他與其他議員們一樣譴責中國(中共)在香港推動國安法。愛沙尼亞6月底與其他20多個國家一起在聯合國人權委員會共同發表了相似聲明。

愛沙尼亞主要反對派、改革黨領袖卡爾拉斯也批評中共在新疆迫害維吾爾人就如同德國納粹當年對待猶太人,她呼吁愛沙尼亞執政當局應對中共更加強硬,在批評俄羅斯侵犯人權的同時,也應該批評中國(中共)。她在當地媒體上特別強調,台灣向愛沙尼亞提供醫療防護物資後,這個波羅的海國家官方卻不敢公開正式感謝台灣。

愛沙尼亞總統卡柳萊德7月中旬對德國《世界報》表示,歐洲應積極武裝,對抗俄羅斯和中國(中共)威脅。她說,西方世界過去忽視了中共的擴張,而如今西方民主正面臨中共體制的挑戰。

在疫情期間,包括愛沙尼亞在內的歐洲國家民眾開始懷疑民主,某些人甚至認為中國更有效地控制了疫情,但專制政權因為不相信自己的民眾,總是掩蓋真相。她特別強調,愛沙尼亞等歐洲國家民眾應該意識到,作為生活在民主國家裡的自由公民所具有的優勢。

這是愛沙尼亞總統在不到一年的時間裡第3次提到中國(中共)威脅,但在一年多之前,愛沙尼亞與北京當局還互動頻繁。卡柳萊德在2018年9月曾訪華,並會晤習近平、李克強等中共領導人。

羅馬尼亞、捷克核電站排除中共

今年6月,羅馬尼亞宣佈,撤銷與中國簽署的有關兩個核電站機組建設的協議,圍繞涉及幾十億歐元的這兩個核電站機組建設項目,羅馬尼亞將重新招標。

捷克媒體今年5月引用政府的一份文件報道,由於涉及國家戰略安全問題,在捷克的一個新核電站建設項目招標中,中共和俄羅斯有可能被排除在外。

捷克首都布拉格市長賀吉普6月也批評中共和俄羅斯在干涉捷克內部事務。賀吉普因為支持台灣和流亡藏人的立場讓中共憤怒。

捷克安全機構去年11月發表的報告同樣再次提到中共和俄羅斯的威脅。報告說,中共情報機構把目光瞄准捷克的科學界、安全機構和政府機關。

2020年1月,捷克首都布拉格市長賀吉普與台北市長柯文哲簽署貿易合作協議。 (MICHAL CIZEK/AFP via Getty Images)
2020年1月,捷克首都布拉格市長賀吉普與台北市長柯文哲簽署貿易合作協議。 (MICHAL CIZEK/AFP via Getty Images)

波蘭:中共是自由世界的主要威脅

波蘭被認為是東歐地區領袖。針對中共威脅議題,波蘭官方尚未像其他東歐國家那樣明確表態。但2017年中國(中共)和俄羅斯首次在波羅的海舉行聯合海軍軍演後,作為波羅的海地區國家的波蘭也發聲反應。當時的波蘭國防部長馬采列維奇說,中國(中共)與俄羅斯的戰略聯盟對整個自由世界都會構成威脅。

波蘭去年曾逮捕了中國電信巨頭華為在當地的一名高級主管,罪名是涉嫌從事間諜活動。華為多年來一直在東歐地區非常活躍。但三個波羅的海國家已開始同美國保持步調一致,重視5G領域來自中共的威脅,並限制使用華為的產品和服務。

中共推動「一帶一路」計劃,曾試圖投資改建著名的立陶宛克萊佩達港,但這項計劃目前已經胎死腹中。

擁有被蘇聯奴役和蹂躪歷史的許多東歐國家過去僅把俄羅斯視為自己的主要安全威脅,而中共則在當地大力推動「一帶一路」項目和中國與中東歐國家的17+1機制。東歐地區也期望能獲得更多中國投資,推動經貿促進當地經濟發展。

中共與東歐的17+1合作,包括16個東歐國家和希臘。但自從中美公開對抗之後,如今東歐國家已把中共與俄羅斯等同起來,視為自己的主要安全威脅。

陳破空:一帶一路屢遭失敗,習為何硬來?

2019年4月25日,習近平出席第二屆「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大會。(How Hwee Young-Pool/Getty Images)
2019年4月25日,習近平出席第二屆「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大會。(How Hwee Young-Pool/Getty Images)

2019年4月25日,第二屆「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大會在北京舉辦,不過專家評論,「一帶一路」是習近平親自提出的「國際大戰略」,從2013年開始大力推動,六年過去了,「無論實際的業績還是國內外的評價,都公認是一項巨大的失敗工程」。

中國問題專家陳破空在專文中說,

「在國際上,鮮聞任何國家因為『一帶一路』而致富發達;在國內,中國人民並未從『一帶一路』獲得任何收益。這個『一帶一路』在國際上的代號就是『債務陷阱』,在國內的代號就是『大撒幣』。

「換言之,在國際上,北京打著國際援助、支援發展中國家的旗號,但大量的投資卻伴隨大量的怨言:生態環境破壞、勞工權益受損、所建項目超出這些國家的實際需求、越來越多國家落入債務圈套。在國內,中共一邊高唱脫貧任務艱巨,一邊又到國外大撒銀子,讓國人感覺怪異:為何不首先或徹底解決國內貧困問題?莫非是錢多人傻?不可思議。

「國際批評『一帶一路』還在於中共輸出腐敗、專制和監控模式。表面上是經濟和貿易,實際上,還包含中共的政治、軍事目的,稱霸世界的野心。」

陳破空舉例說,

「斯里蘭卡,由中國投資的漢班托塔港(Hambantota),因經營不善、收益不如預期,斯里蘭卡為此欠下中國巨額債務,無法償還,最後只能犧牲主權:中國取得該港口及周圍1萬5千英畝土地的使用權,租期99年。

「非洲國家吉布地,因無力償還中國貸款,只能向中國轉讓杜哈雷(Doraleh)港口,中共隨即將這一民用港口軍事化,而中共已經在吉布地建立的軍事基地是為中共在海外建立的首個軍事基地,並不斷增派軍艦和軍人數量。」

文章提到,中鐵公司董事長透露,中共投資的馬來西亞東海高速鐵路和波蘭高速公路、摩洛哥高速鐵路一樣,都是「巨虧」的項目。

陳破空最後說,「強迫症,是獨裁者的通病和頑疾。不認錯的毛澤東,曾跟8億人民較勁;如今,同樣不認錯的習近平,跟13億人民較勁。說到底,『一帶一路』是習近平個人的政治工程,猶如大躍進是毛澤東個人的政治工程,三峽大壩是李鵬個人的政治工程,即便錯了,也不能認錯,務必把錯誤進行到底。」

中共黨內有人要習近平辭職

習近平強推「一帶一路」有其難言之隱。中國經濟面臨巨大的產能過剩問題,把資金和基礎建設團隊搬到海外,不但能減緩對國內增長放緩的擔憂,還能擴大中共的全球影響力,對習的中國夢有幫助,因此他準備投資9,000億美元來搞「一帶一路」計劃。

而近年來,「一帶一路」遭到更多國家的反對和抵制,也給國內反習勢力帶來機會。

2016年3月4日深夜,有官方背景的新疆無界傳媒旗下的新聞媒體「無界新聞」在其網站「一帶一路」欄目,突然刊登一篇題為「關於要求習近平同志辭去黨和國家領導職務的公開信」的文章。公開信署名為「忠誠的共產黨員」。文章列舉多個要求習近平辭職的原因,指責習執政失敗,「不具備帶領黨和國家走向未來的能力,不適合再擔任總書記一職」。

2016年3月底,「明鏡新聞」網站又刊登一篇以171名「忠誠的中國共產黨員」名義發佈的公開信,名為「就立即罷免習近平同志黨內外一切職務告全黨、全軍、全國人民書」。

等到了2020年5月,網路上又傳出多封要求習近平辭職的公開信,其中也提到,「一帶一路」到底花了中國百姓多少錢,這個失敗需要習近平來負責。

消息稱,原定8月舉辦的每年一度的北戴河會議,習近平因怕聽到元老們的反對聲音,怕被問責,決定取消會議。

美國華府中國問題專家石藏山認為,習近平目前面臨的是眾叛親離的混亂局面,中共體制不改變,習面臨的所有難題都難以有解決方案。@